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亞洲烏茲別克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 位於中亞地區中部,北鄰鹹海與哈薩克,東接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南部與土庫曼、阿富汗接壤,為雙內陸國。 首都 塔什干(Tashkent) 面積 447,400平方公里 人口 30,565,411人 (July 2020 est.) 宗教 伊斯蘭教 幣制 索姆(Uzbekistani Som;UZS)。 政治制度 總統制。 匯率 1USD兌換9,522 UZS (EIU,20191231) 主要輸出項目 貴重金屬(34.9%)、礦物燃料,礦物油及其蒸餾產物(16.5%)、棉(8.7%)、銅及其製品(4.7%)等。(2019) 主要輸入項目 機械及機械設備(25.7%)、車輛及零配件(9.8%)、鋼鐵(6.5%)、電器機械設備及零件(6.1%)等。(2019) 主要出口國 俄羅斯 (13.6%)、中國大陸(11.8%)、哈薩克(8.1%)、土耳其(7.5%)及吉爾吉斯(4.2%)等。(2019) 主要進口國 中國大陸(23.1%)、俄羅斯(18.2%)、韓國(11.5%)、哈薩克(8.7%)及土耳其(5.9%)。(2019) 我對該國輸出 11.64百萬美元(2019年) 3.15百萬美元(2020年1-6月) 我自該國輸入 1.00百萬美元(2019年) 0.98百萬美元(2020年1-6月)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主要輸出入項目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匯率取自EIU資訊。 3.人口數取自CIA資訊。 4.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5.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輸出入國家等資料取自WTO附屬機構 INTERNATIONALTRADE CENTER (ITC)。

相關網站

亞洲烏茲別克綜合評論烏茲別克政經概況
:::

烏茲別克政經概況

編輯: 鍾佳華

2020/07/31列印

一、政治概況
烏茲別克於1991年8月31日經公民投票通過脫離蘇聯獨立建國,1992年通過憲法,政體採行總統制,成為民主共和國。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任期七年。國會分上、下兩院,上院有100席,其中84席由各州議會選出,16席由總統指派;下院有150席,其中135席由普選選出,另15席為生態運動黨(Ecological Movement of Uzbekistan,EMU)保留席,上、下院國會議員任期皆為五年。
前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於2015年3月以90.4%得票率贏得連任,惟卡氏於2016年9月因病逝世,總統職由總理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代理,米氏並於2016年12月舉行總統補選後,正式當選烏國總統。下一屆總統選舉預計將於2021年12月舉行。
烏茲別克分別於2019年12月(第一輪)和2020年1月(第二輪)舉行國會選舉,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獲得53席次、民族復興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 Milly Tiklanish)獲得36席次、正義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 Adolat)獲得24個席次、以及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獲得22席次,另15席則分配予2008年成立的生態運動黨( Ecological Movement),該黨由親政府的環保組織和衛生部門行動主義者組成。下一屆國會大選預計於2024年12月及2025年1月舉行。
米爾濟約耶夫贏得2016年12月的總統選舉後,於2017年2月政府宣布2019-2021年的發展策略,主要優先政策有五:1.維持經濟成長2.經濟自由化3.改善社會服務4.改善公共建設5.改善投資環境,以吸引外資等。並於2017年9月允許匯率自由浮動制度,索姆對美元貶值50%,顯示其願意進行重大經濟改革;2019年再增新措施,以改善公司治理、稅收及國際關係,並促進國有資產私有化,旨在提高投資者的透明度。2020年3月廢除對棉花產業之管理法令,為其另一項創舉。烏國隨著貨幣自由化而來的經濟改革,恐使反對聲浪擴大,如果發生動亂,當局恐以暴力方式予以處理。
2020年烏茲別克原計劃加快私有化及銀行改革,惟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國際資本市場狀況不佳,政府將致力於公共衛生和經濟刺激,而延緩出售大型銀行計劃。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一)、總體經濟
烏茲別克自然資源豐富,是世界上重要的棉花、?金產地之一。國民經濟指標產業是「四金」:?金、白金(棉花)、烏金(石油)、藍金(天然氣)。其棉花產量居世界第5位、黃金儲量居世界第4位,鈾資源儲量居世界第7位,天然鈾產量居世界第5位,是工業原料和農牧產品供應地,但經濟結構單一,製造業和加工業落後,企業虧損嚴重,目前國內經濟依然處於困境。依CIA數據顯示2017年農業、工業及服務業產值占GDP比例約為17.9%、33.7%、48.5%。agriculture: 17.9% (2017 est.)
2017年實質經濟成長率為4.5%,係因俄羅斯及哈薩克經濟衰退,以及國際商品價格疲弱影響,烏茲別克經濟成長逐漸趨緩。2018年俄羅斯及哈薩克經濟溫和復甦,加上主要出口商品如黃金、棉花及銅的價格回升,且政府持續推動經濟改革,2018年實質GDP成長率為5.1%,呈溫和成長。烏國於2018年投入近40億美元發展7項經濟計畫,2019年政府以擴大出口、吸引觀光及外國投資為國家發展主要政策方針,在投資驅動下,工業生產總值強勁成長,經濟成長獲得支撐,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小幅升為5.6%。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爆發,衝擊外國對烏國投資,恐影響其結構性改革和基礎設施發展所需資金;惟該國孤立主義和充足黃金外匯存底,及政府對經濟活動仍具影響力,控制生產並防止工作機會流失,將有助於減輕損失,捍衛經濟。預估2019-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0.9%及6.1%。
(二)、通貨膨脹
2017年受到政府推行貨幣匯率自由化影響,烏茲別克索姆大幅貶值,增添輸入性通膨壓力,2017-2018年平均CPI年增率由2016年的12%大幅升至14.4%及17.7%。2019年隨烏茲別克索姆持續貶值,加上國內需求成長,輸入性通膨壓力仍大,惟外國資本流入的增加和相對強勁的經濟成長將有助於抑制通膨,CPI年增率降為14.6%。
展望未來,政府經濟改革及國內需求疲軟,將使2020年通貨膨脹率略微放緩。由於國內需求疲軟和能源價格下跌,通貨膨脹率將持續下降,預估2020年及2021年CPI年增率將分別降為13.8%及12.2%。
(三)、財政情況
2017年烏茲別克財政盈餘占GDP比率分別為0.3%,係因主要出口商品價格持續走低,影響財政稅收所致。政府為促進國內需求,實行擴張財政政策,提高公共投資支出,以促進民間消費,從而推動GDP成長,並創造就業機會;另政府將降低和簡化稅率的稅賦結構,以減少國內猖獗的逃稅行為,財政收支將由盈餘轉為適度的赤字,2018-2019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分別升至0.2%及1.3%。
2020年政府因應新型冠狀病毒蔓延,進行財政紓困計畫及及稅收損失,將導致2020年的財政赤字大幅增加,政府自國際貨幣基金(IMF)獲得3.75億美元的緊急貸款,以填補2020年財政缺口。預測2020-2021年政府赤字占GDP比率將分別升至5.5%及4.2%。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對外貿易方面,2017年烏茲別克雖受惠國際景氣復甦及商品價格回升,出口成長緩慢,但進口需求成長加速,貿易盈餘大幅降至0.63億美元,因所得帳順差挹注,經常帳轉為順差5.83億美元,占GDP比率1.2%。2018年因進口成長,出口衰退,商品貿易轉為逆差68.66億美元;經常帳再度轉為逆差35.94億美元,經常帳逆差占GDP比重降至6.9%。2019年烏茲別克貿易自由化伴隨著商品貿易帳和服務帳赤字的擴大,服務帳、所得帳和移轉支付帳盈餘不足以彌補,經常帳仍將維持逆差;商品貿易逆差73.08億美元;經常帳逆差32.46億美元,經常帳逆差占GDP比重為5.7%。
展望未來,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爆發,雖烏茲別克加強進口替代政策,惟國內需求疲弱及對中國大陸之出口損失,恐擴大2020年經常賬戶赤字。表示國際石油價格下跌,加上疫情導致天然氣價格和需求雙雙下滑,出口成長受到衝擊,經常帳赤字恐將擴大。俄羅斯金融之不確定風險,致匯款流入減少。預估2020年及2021年商品貿易逆差分別為70及80億美元;經常帳逆差分別為52及43.2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8.8%及-6.2%。
(五)、匯率
烏茲別克央行過去採行管理浮動匯率政策(crawling-peg system),釘住美元匯率,並實行若干外匯管制措施。2017年9月5日烏茲別克中央銀行宣布結束管理浮動匯率,實行匯率自由浮動制度,進而使索姆大幅貶值超過50%至接近黑市價格,2017年底索姆兌美元匯率貶至8,101:1。2018年美國緊縮政策致使美元強勢,加上土耳其里拉和俄羅斯盧布等其他區域貨幣所影響而波動,2018年底索姆兌美元匯率再貶至8,322:1。2019年中央銀行仍強力干預外匯交易市場,以防索姆過度波動,2019年底索姆兌美元匯率續貶為9,522:1。
烏國雖取消對索姆的實質控制,但仍為受控貨幣,使得索姆於疫情期間,其他貨幣暴跌之際,僅小幅下滑;另2020年通貨膨脹率預估放緩,匯率將相對穩定。預測2020年底及2021年底索姆兌美元匯率分別為10,245:1及10,226:1。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2019年烏茲別克外債較2018年減少21億美元為155億美元, 2019年外債占GDP比率為41.4%,占出口比率為111.52%,債負比率為15.84%,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為4.43%。烏茲別克外匯存底由2018年底之120.7億美元增為2019年底124.7億美元,2019年底支付進口能力5.63個月,短債占外匯存底比重為8.51%,整體而言,整體外部流動能力尚可。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烏茲別克於獨立建國初期,為避免前蘇聯各共和國間的政經關係瓦解,其外交政策係以維繫獨立國協為主要目的,然因獨協各成員國間彼此缺乏互信,致使烏國的外交政策受挫。
在促進區域經濟合作方面,近年來,烏茲別克與中國大陸簽署投資協議,中國大陸成為是烏茲別克最重要的出口市場,對烏國經濟影響力已超越俄羅斯;惟俄羅斯仍為烏茲別克主要的貿易夥伴,在政治、經濟及安全亦關係密切。烏國亦重視發展對美關係,美國曾於2001年在阿富汗反恐戰爭時在烏國設立空軍基地,2005年在烏國要求下撤出,惟2012年烏茲別克提出「外交政策構想」,規定烏茲別克不參加任何軍事政治集團,不允許在本國領土上設立外國軍事基地和設施,但烏美關係於2012年明顯走近,美解除對烏軍援禁令,更擬向其提供一定軍事裝備;2020年3月烏國在歐亞經濟聯盟(EEU)享有觀察員地位,未來2-3年可能成為正式成員資格。EIU表示米爾濟約耶夫將採取平衡、積極的外交政策,以期避免依賴任何一個國家。
烏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率先與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等鄰國接觸,使外交關係得以正常化;與哈薩克發展戰略夥伴關係;並與哈薩克和土庫曼間維持良好關係,確保並擴大對俄羅斯、中國大陸及歐洲之出口路線。
對外貿易方面,依據WTO附屬機構 INTERNATIONALTRADE CENTER (ITC)資料,2019年烏茲別克主要輸出項目為貴重金屬(34.9%)、礦物燃料,礦物油及其蒸餾產物(16.5%)、棉(8.7%)、銅及其製品(4.7%)等,主要輸入項目為機械及機械設備(25.7%)、車輛及零配件(9.8%)、鋼鐵(6.5%)、電器機械設備及零件(6.1%)等。2019年烏茲別克主要出口國家為俄羅斯 (13.6%)、中國大陸(11.8%)、哈薩克(8.1%)、土耳其(7.5%)及吉爾吉斯(4.2%)等,主要進口國家為中國大陸(23.1%)、俄羅斯(18.2%)、韓國(11.5%)、哈薩克(8.7%)及土耳其(5.9%),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為烏茲別克最主要的貿易夥伴。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2019年我國對烏茲別克出口11.64百萬美元,進口1.00百萬美元,貿易順差為10.64百萬美元。2020年1至6月對烏茲別克出口3.15百萬美元,進口0.98百萬美元。2019年我國對烏茲別克進出口貿易結構方面,主要出口為機器及機械用具(49.35%)、鋼鐵(19.54%)及塑膠及其製品(8.23%)等;主要進口為食用蔬菜(39.89%)、棉花(30.75%)及油料種子(28.74%)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國際三大信評機構惠譽、標準普爾及穆迪分別給予烏茲別克BB-、BB-及B1之主權債信評等;惠譽及穆迪均給予穩定(Stable)之評等展望,標準普爾於2020年6月5日表示由於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爆發,導致政府為提供紓困,使得外債、財政及經常帳赤字超出預期,加劇其流動性風險,未來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向的評等展望,反映外部脆弱性風險上升。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烏茲別克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B,景氣指標為B,屬重大風險國家。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烏茲別克國家評等為D4,屬高度風險國家。
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全球競爭力4.0」報告,全球141個參評經濟體,並未列入烏茲別克。依據世界銀行公布的2020年全球經商容易度調查,烏茲別克在全球190國中排名69名,較上年度76名進步7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9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9)」報告,烏茲別克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53名,與喀麥隆、中非共和國、葛摩(Comoros)、塔吉克列同一等級,較上一年度158名進步5名。
六、綜合評述
烏茲別克位於中亞心臟地帶,自然資源豐富,為中亞五國中人口最多,且年輕人口快速成長,近年政府開放外匯市場,施行新稅制,設自由經濟區,以吸引外資。2019年GDP規模為579.2億美元,人均所得估計約為1,756.25美元。預測2020年烏茲別克實質GDP成長率為0.9%,CPI年增率降為13.8%,財政赤字占GDP比率攀升為5.5%;經常帳赤字占GDP增為8.8%,失業率大幅上升至13.36%,外債升至168億美元,外債占GDP之比率增為54.46%,債負比率為16.01%,外匯存底減為107.0億美元,支付進口能力5.13個月,總體而言,烏茲別克外債總額高於外匯存底,但支付進口能力及償付外債能力尚屬穩健,雖經濟改革致投資加速成長,惟投資環境仍存有腐敗和基礎設施落後,競爭能力不足,金融體系低度發展之弱點。

資料來源: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EIU、IHS MARKIT、CIA、Standard & Poor’s、FITCH、Moody’s、IMF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