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南美厄瓜多
:::

基本國情

+more
● 地理位置:位於南美洲大陸西北角,因赤道(西文名Ecuador)橫貫其國土,乃以Ecuador為國名,北鄰哥倫比亞,東南接秘魯,西部瀕太平洋,在南美洲僅略大於烏拉圭。 ● 首都:基多市(Quito)。 ● 面積:283,561平方公里。 ● 人口:1,690萬4,867人(預估2020年7月)。 ● 語言:西班牙語。 ● 宗教:憲法規定宗教信仰自由,絕大多數厄國人民信仰天主教(約74%),少數信仰基督教(約10.4%)及其他宗教。 ● 幣制:美元。 ● 匯率:使用美元/無匯差。 ● 政治制度:總統制國家;由總統掌理行政權。 ● 經濟結構:2019年產業結構中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約為6.9%、32.7%、60.4%。 ● 主要輸出項目(2019年):石油和石油產品(40.7%)、香蕉等(14.9%)、蝦(14.7%)、魚罐頭(5.9%)等。 ● 主要輸入項目(2019年):原料(32.3%)、資本財(22.4%)、消費品(20.9%)、燃料和潤滑油(18.7%)等。 ● 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2019年):美國(30.6%)、祕魯(7.5%)、中國大陸(6.9%)、智利(6.8%)等。 ● 主要進口來源國家(2019年):美國(23.8%)、中國大陸(15.5%)、哥倫比亞(8.3%)、巴拿馬(7.4%)等。 ● 我對該國輸出:1億2,298萬美元(2019年) 。 ● 我自該國輸入:1,064萬美元(2019年) 。 註: 1. 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 人口資料取自CIA資料。 3. 經濟結構、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資料。 4. 我國對該國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相關網站

中南美厄瓜多綜合評論厄瓜多政經概況
:::

厄瓜多政經概況

編輯: 張珮瑩

2020/06/20列印

一、政治概況
厄瓜多位於南美洲大陸西北角,因赤道(西文名Ecuador)橫貫其國土,乃以Ecuador為國名,1830年共和國成立以來政治不穩,文人、軍人輪替執政達19次之多,至1979年正式由文人政府統治,確立總統民主制,但政府治理機制仍然脆弱,自1997年以來,因外部經濟衝擊已導致3位總統遭到罷免。
政體為總統制,由總統掌理行政權,為國家元首與最高行政長官,部會首長由總統任命。總統任期4年,得連選連任一次。最近一次總統大選於2017年舉行,由國家團結政團(Alianza PAIS, Patria Altivai Soberana,簡稱PAIS)候選人莫雷諾(Lenin MORENO)在第2輪投票以51.16%領先反對黨候選人Guillermo Lasso,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於2017年5月24日任職,下一次選舉訂於2021年2月舉行。
主要政黨為國家團結政團(PAIS)、創造機會政團(Movimiento Creando Oportunidad,簡稱CREO)、基督社會黨(Partido Social Cristiano,簡稱PSC)、前進黨(Partido Avanza)、社會團結行動政團(Movimiento Sociedadmas Accion,SUMA)、愛國社會黨(Partido Sociedad Patriotica,PSP)、新國家政團(Movimiento de Unidad Plurinacional-Pachakutik)由原住民族組成。
國會採一院制,議員137席,由人民直選產生,任期4年。最近一次國會議員選舉於2017年2月19日舉行,執政黨國家團結政團(PAIS)74席,較前次選舉減少26席次;反對派贏得63個席位,為近十年來最多的席次,其中創造機會政團(CREO)34席,基督社會黨(PSC)獲15席,餘14席由小黨及獨立候選人取得。
現任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曾於2007年~2013年擔任前總統Rafael Correa(任期為2007~2017年,截至目前任期最長)時期之副總統。但莫雷諾(Lenin MORENO)為奉行自由經濟的右翼總統,上任後以打擊前朝之貪腐政權作為其政策主軸,認為國家在左翼政府的10年執政裡,大幅擴張公共支出、舉債嚴重暴增,貪腐疑雲與惡性赤字等,使政府財政難以為繼;加以各種補貼政策的保護壁壘,產業升級困難、亦難以吸引外資,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就任後不斷強調「經濟改革」,推出各項社會民生方案,與前總統Rafael Correa矛盾激化,執政黨國家團結政團(PAIS)分裂。
依據2008年9月全民公投通過的新憲法,提高行政權力,但政治整體治理系統零散、執行機制薄弱,缺乏解決司法機構政治化、商業強大遊說機制、及基層和原住民團體動員等問題之執行面具體措施,致改革進展受到限制。2018年2月全民公投通過系列憲法改革,包括重新實行總統2屆任期限制等,朝民主化更邁一步,但社會、財政等挑戰持續為政府治理之壓力。
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就任後,於2017年12月為增加稅收,公司所得稅稅率由22%提升至25%,並擴大稅基有效達到徵稅成效,同時促進民營部門成長,2018年6月推出針對吸引投資的財政激勵措施。另外,債務為能取得國際資金來源(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政府擬採取緊縮措施,獲得反對黨基督社會黨(PSC)及創造機會政團(CREO)等支持通過,在2019年10月3日啟動重大撙節政策,取消施行近40年的油價補貼,但引發為期11天全國性抗議,為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就任以來面臨最嚴峻挑戰。
2019年10月的全國性抗議,社會動亂導致數人喪生、1,500多名警察和抗議者受傷,政府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將政府所在地由首都基多市(Quito)遷移至全國第一大城惠夜基(Guayaquil)。國營石油公司PetroEcuador宣布因不可抗力之示威抗議影響原油運送。原住民團體10月7日占領國會,聲稱要求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辭職始同意結束抗議。政府在10月13日撤銷取消燃料補貼決定,消除引發動亂的直接動力,抗議活動隨後平息,政府得以將業務重返基多市(Quito)。
執政黨分裂後的中左翼黨(left-of-centre Alianza PAIS,簡稱AP)在國會137席中僅有44席,雖未達多數席位,但獲得其他政黨支持,部分法案獲得反對黨基督社會黨(PSC)及創造機會政團(CREO)支持通過。莫雷諾總統任期內只有當反對黨PSC、CREO和執政聯盟成員撤回對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的支持,莫雷諾總統遭國會表決罷免的情形才可能發生。
2020年5月國家法院表示證實前總統Rafael Correa及其前副總統Jorge Glas涉及厄瓜多境內國際公司(包括巴西建築公司Odebrecht等)之貪腐結構,法院因2012-2016年Sobornos (Bribes)貪腐案判處其2位均分別為8年刑期。莫雷諾總統示意2021年擬不參加總統連任競選,預計前總統Rafael Correa所支持之候選人將在2021年總統大選中參與角逐。
厄瓜多為拉丁美洲石油出口國之一,經濟高度倚賴石油產業,占出口逾40%,石油價跌影響該國經濟,國會於2019年12月通過稅收改革法案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12月19日完成厄瓜多擴展基金融資(Extended Fund Facility,簡稱EFF)的第2及第3次合併審查,厄瓜多政府可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3月11日核定授予36個月期42億美元額度項下,申請動撥約4.984億美元。
由於經濟美元化,美元化提供總體經濟穩定,但暴露厄瓜多潛在競爭力不足情形,政府政策亦受到限制;受到國際油價下跌及新冠肺炎(COVID-19)影響,2020年3月10日政府宣布削減14億美元預算,同時宣布為改善與債權人達成債務償還條件,尋求外部融資20億美元。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蔓延、政府3月17日起實行嚴格隔離,停止各省之間運輸、國內航班和私家車流通,除保健和緊急服務外,公共服務均關閉,21時至次日上午5時實施宵禁,僅商店和超級市場維持開放。因封鎖措施,政府提供企業和個人優惠貸款、展延所得稅繳交。
2020年3月國際石油價格暴跌,厄瓜多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原已龐大的預算融資需求,資金缺口原仰賴市場資金,但因疫情及油價等影響,國際資本市場價揚、高昂融資成本、致借款轉為不可持續,凸顯經濟疲弱主權國家進入市場的脆弱性。2020年3月國會呼籲在醫療衛生緊急情況下暫時停止償還外債,並尋求債務免除之可行性。由於國會對償還債務的反對,為應對醫療保健和經濟危機,財務流動性壓力加劇。油價下跌等對厄瓜多經濟的負面影響,考驗政府保護經濟和面對資金缺口、避免違約的能力。
厄瓜多政府4月18日宣布,總計約192億美元國際債券的10家民營機構持有者均已同意4月8日發起「同意徵求(Consent Solicitation) 」,自今年3月~8月屆期約8.11億美元利息已獲同意展延,同時為應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而引發公衛和經濟危機,該國提出債務減免要求,規劃利用8月中旬付息前之4個月期間,政府尋求債權人同意債務重整,而非引發無序違約(a disorderly default),確保債務的可持續性。
在疫情發生前,厄瓜多就因債台高築及對石油的依賴而處於經濟困境,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對厄瓜多造成重大影響,全球需求急劇下降,2020年3~4月油價暴跌,經濟雪上加霜,為減輕危機造成的社會影響,政府對遏制病毒傳播採取積極措施並加強公衛相關的必要支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5月2日核准提供厄瓜多快速融資工具(the Rapid Financing Instrument,簡稱RFI)之緊急援助(Emergency Assistance)金額計6.43億美元,將資金迅速引導至醫療保健、社會保護系統等。新冠肺炎(COVID-19)醫療危機期間,政府的首要任務為保護窮人和加強社會安全網,增加社會援助,保護弱勢民眾。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造成經濟重創,國內寬鬆財政政策及暫時停止外債償付的政治壓力持續增強,造成國際收支危機,政府為避免外債無序違約,更加需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或其他外部資金提供者之支持,莫雷諾(Lenin MORENO)政府必須持續維持財政紀律,提升國家債信信譽。然而,政府在經濟遭受重擊、缺乏可運用的財政空間,造成經濟改革議程更加複雜。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厄瓜多天然資源有石油、漁業、木材、水力發電;主要農產品包括香蕉、咖啡、可可、花卉等,雖石油與天然氣蘊藏豐富,但因缺乏適當的煉油設備,以原油出口為主;海外僑匯亦為重要經濟來源。1999~2000年因經濟遭受銀行危機,進行採用美元作為法定貨幣等改革,美元化穩定經濟、恢復經濟成長。
厄瓜多快速的城市化進程、與世界經濟的融合,並未為該國人口帶來長期利益。過度依賴石油,政治不穩定、執行機制薄弱、高度貧困和不平等,導致教育水準和生產力低下、勞動力市場非正式工作占比高。2018年城市人口占總人口的63.8%,城鄉發展差距大,貧困、收入不平等致山區及雨林區原住民貧窮程度高,政府雖增加社會支出,但因國家發展計畫執行效率不彰、致進展有限,2018年全國低於貧窮線之人口比率為21.5%。
2019年產業結構中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約為6.9%、32.7%、60.4%,平均每人GDP為6,206美元;預估2020年7月人口數1,690萬4,867人。
(一)、總體經濟
莫雷諾(Lenin MORENO)總統2017年5月就任後加強吸引民間投資,2016年4月強烈地震後之重建,相關消費、政府支出及出口增加,2017年實質GDP成長率由2016年負值(-1.2%)升至2.4%,經濟恢復成長。
前總統Rafael Correa(2007~2017年)雖努力改善基礎建設,但未能增加民間投資和儲蓄,並藉由法規增加資本障礙,形成損害投資的法律框架。莫雷諾政府因反對前總統Rafael Correa管理政策,為減少貪腐,加強民主、恢復經濟與就業等,於2018年初就7項經濟、政治議題進行公投。公投結果決定廢除與2016年恢復地震災後相關之稅收、降低Yasuni保護區金屬開採的限制、及多項政治改革等,政府實施經濟計畫,但因基期較高,2018年實質GDP成長率為1.3%。
政府因近年國際油價走低、面臨財政問題,為能增加石油產量,擬於2020年1月退出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同時積極改善礦業投資環境,尋求外國投資開發金、銀、銅等金屬礦產。2019年10月大規模廢除燃料補貼法令抗議運動後,無法排除新一輪示威遊行發生的可能性,影響國內政治緊張局勢及財政整頓前景,全球景氣擴張皆不如預期,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續降至0.1%。
2019年10月抗議活動後,亞馬遜南部地區、原住民社區的新一輪緊張局勢加劇,影響該地區石油站點的開發;該國石油產業更因2020年4月7日安第斯(Andean)山麓丘陵山體滑落中斷國有SOTE管道及民營OCP的專用管道,4月10日下游國家石油公司Petroecuador宣布因不可抗力事件迫使石油工業停產;因受疫情境內隔離措施,大多數經濟活動呈現停滯,基於庫存、國內未發生燃料短缺,且因國際油價價低減輕事故對經濟直接影響,但停產打擊財政和出口收入。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和油價暴跌,嚴重打擊公共財政、對該國脆弱經濟造成負面影響,加以政府未能確保與民間債權人完善進行債務重組的情況下,仍可能發生無序主權違約,估計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將呈萎縮9.0%。
由於2020年經濟遭受嚴重收縮,即將在2021年2月舉行的總統、國會選舉產生高度的不確定性,預測2021年大選之前,政治、社會動盪將呈加劇。經濟、政治的不確定前景除可能影響與債券債權人的談判,亦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未來提供資金的意願。
(二)、通貨膨脹
厄瓜多因採行美元化、通貨膨脹趨向國際水準,但因工資調整、進口商品關稅、進口配額、罷工、社會抗爭及因停電導致成本提高等因素,亦常使通貨膨脹偏離國際水準。
2018年政府實施經濟計畫、需求疲弱影響,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由2017年之0.4%、降至-0.2%。2019年消費者價格持平,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為0.3%。
2020年美元疲弱將導致進口商品價格上漲、成本上升,然因內需不振,估計消費者物價指數平均為-0.3%,預測2021年將為0.1%。
(三)、財政情況
厄瓜多經濟高度依賴石油出口,原油價格變動對政府財政產生重大影響。2017年度政府支付2016年4月強震後重建費用,但受惠於國際石油價格上揚,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由2016年度之7.3%降至4.5%。2018年前3季國際油價持續走揚、政府削減財政支出,財政赤字占GDP比重降至3.1%。2019年撙節支出(財政支出占GDP比重由2018年38.5%、降至36.2%),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續降至2.8%,然而,扭曲的政策優先事項(例如難以取消的石油補貼等),因提供民眾的特殊利益、構成重大財政拖累,政府債務占GDP比重升至46.9%。
經濟活動不振進一步阻礙政府減少財政赤字及降低融資需求的努力,雖然2019年12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完成擴展基金融資(EFF)的第2及第3次合併審查,政府可動撥約4.984億美元。2020年3月國際油價暴跌,3月17日政府因新冠肺炎(COVID-19)採行嚴格隔離措施,國會呼籲在醫療衛生緊急情況下暫時停止償還外債,為能騰出財政有限資源因應公衛危機,政府支付3月24日到期債券之本金3.25億美元,但2億美元利息擬利用30天的寬限期延期支付,4月8日向國外的10家總額約192億美元債券持有機構提交「開始徵求同意書(Commencement of Consent Solicitations) 」,要求將3月~8月總額8.11億美元的利息支付擬展延至8月15日;政府於4月18日表示,業已全數獲得債權人同意利息支付展延。此項外部債券條款變動避免付款違約,但對債券持有人造成實質性減損,被視為不良債務交換(Distressed Debt Exchange,簡稱DDE)。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5月2日核准提供緊急援助(Emergency Assistance)額度6.43億美元,協助政府迅速將資金引導至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之公衛必要支出,達到社會援助,保護弱勢民眾之效。估計2020年政府收入占GDP比重由上(2019)年33.4%、將降至27.2%,政府支出占GDP比重亦由上(2019)年36.2%、降至33.3%,政府債務占GDP比重由上(2019)年46.9%、升至57.2%,估計2020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擴大為6.1%。
(四)、就業情況
厄瓜多持續多年採行最低工資政策,該國的最低工資已成為拉丁美洲最高者,加以投資條件欠缺吸引力、欠缺具競爭力之熟練勞動力,無法成為勞動密集或製造業之外來投資目的地。惟近年教育水準持續提升,加以對非石油部門生產性投資及技術轉移等,預計將促使競爭力提升、並促進長期經濟成長。
莫雷諾政府採取加強民間主導經濟成長之政策,但結構改革進展緩慢,2018年、2019年失業率為4.1%、4.4%,估計2020年失業率將為6.8%。
(五)、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作為一個小型的開放經濟體,厄瓜多可以得益於全球貿易的成長,但亦易受到商品價格變化的影響。美元化框架對出口導向部門產生限制,因為競爭力不再來自本國貨幣貶值,而是來自生產力的提高。對於國內競爭力水準較低的產品生產也受到影響,國內消費者可購買負擔得起的外國產品,進口對國內產業產生損害。
2017年厄瓜多因進口增幅(21.38%)高於出口增幅(12.64%),貿易順差由上(2016)年16億美元、2017年降為3億美元,海外僑匯挹注,但因服務帳逆差,經常帳為赤字5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為0.5%。2018年進口增幅(16.06%)仍大於出口增幅(12.76%)、轉呈貿易逆差3億美元,海外僑匯降低、致所得帳逆差,服務帳逆差,經常帳為赤字15億美元,占GDP比率為1.4%。
出口也受到該國主要夥伴美國需求減弱影響,2019年出口增幅僅3.17%,但因進口值下降,貿易順差10億美元,所得帳、服務帳皆為逆差,經常帳赤字1億美元、占GDP比率為0.1%。
展望2020年因總體經濟惡化,外部需求萎縮,石油收入減少、非石油出口收入亦受到重創,尤其是蝦類、礦產品出口受到國內封鎖影響經營活動,及中國大陸、美國等主要出口市場需求下降,整體出口減幅為38.16%;內需萎縮導致進口壓縮、進口減幅為36.41%,貿易順差3億美元,海外僑匯受境外經濟活動停止之影響,持續所得帳、服務帳皆為逆差,經常帳赤字擴大為17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為1.7%。
(六)、匯率
厄瓜多於2000年3月採美元作為國內貨幣。由於貨幣美元化,不再制定貨幣政策,貨幣政策隨同美國聯準會決定,亦因貨幣美元化有利於低通貨膨脹率及多元化國際融資管道,但2020年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美元疲弱、石油價格下跌,厄瓜多經濟危機導致融資和流動性問題,美元化短期風險業已上升,未來獲得全球融資機會仍然有限。
(七)、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政府預算赤字資金缺口端賴融資挹注,外債逐年攀升,2018年、2019年外債分別為450億美元、512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分別為41.9%、47.6%,債負比率分別為32.7%、27.5%,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分別為1.67%、1.60%,外匯存底僅18.96億美元、18.66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均僅0.87個月。
估計2020年外債續升至534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為53.6%,債負比率為40.8%,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為1.53%,外匯存底25.82億美元,外債遠高過外匯存底,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1.3個月,整體外部流動性明顯不足。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厄瓜多對外政策為遵守國際法、推動世界和平與共存、譴責以武力解決爭端、支持民族自決及拉丁美洲與安地諾集團(Andean Community)及里約集團(Rio Group)之統合。厄瓜多於2009年6月24日加入由委內瑞拉主導之波利瓦替代聯盟(ALBA)成為正式會員,嗣於2018年8月退出。
美國係厄瓜多最主要貿易夥伴,前總統Rafael Correa執政期間因反覆與美國發生政治、外交衝突造成緊張局勢,並對貿易產生不利影響,厄瓜多轉而尋求地區的其他夥伴(委內瑞拉等),前總統Rafael Correa並試圖加強拉丁美洲的政府間組織,以減少美國對該地區的政治影響。莫雷諾(Lenin MORENO)政府恢復與美國的關係,2018年川普總統續授予厄瓜多優惠貿易條件三年,於2019年5月簽署6項新的雙邊合作協議,兩國並將正式重啟全面雙邊貿易協定(FTA)談判。
前總統Rafael Correa的政府領導下,中國大陸成為厄瓜多經濟的最大投資國,亦為國際借款資金的來源之一。厄瓜多能源部門作為貸款的抵押、並以石油輸出作為償還形式。截至2019年11月厄瓜多對中國大陸的債務總額約為184億美元。近年莫雷諾(Lenin MORENO)政府試圖尋求其他借貸資金來源,例如於2019年3月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3月11日授予42億美元融資。
對外貿易方面,2019年厄瓜多輸出項目為石油和石油產品(40.7%)、香蕉等(14.9%)、蝦(14.7%)、魚罐頭(5.9%)等;輸入項目為原料(32.3%)、資本財(22.4%)、消費品(20.9%)、燃料和潤滑油(18.7%)等。
2019年厄瓜多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為美國(30.6%)、祕魯(7.5%)、中國大陸(6.9%)、智利(6.8%)等,主要進口來源國家為美國(23.8%)、中國大陸(15.5%)、哥倫比亞(8.3%)、巴拿馬(7.4%)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我國與厄瓜多雙邊貿易往來,多年均呈貿易順差,2019年我國出口至厄瓜多金額約1億2,298萬美元,進口約1,064萬美元,貿易順差約1億1,234萬美元。2020年1~5月我國對厄瓜多出口金額約4,495萬美元、進口459萬美元,貿易順差約4,036萬美元。
對厄瓜多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9年我國出口至厄瓜多主要出口產品包括塑膠及其製品(22.81%)、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20.61%)、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11.83%)等;我國自厄瓜多主要進口產品包括食用蔬菜等(20.36%)、魚類(17.31%)、礦石、熔渣及礦灰(16.52%)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目前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穆迪(Moody’s)及惠譽(Fitch)給與厄瓜多主權信用評等分別為SD(選擇性違約)、Caa3及RD(限制性違約);穆迪評等展望為負向。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厄瓜多景氣指標為B,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屬於高風險(High Risk)等級;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厄瓜多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4,中期評等分為C(高風險)、短期評等為4(風險最高)。
世界經濟論壇2019年10月公佈最新「2019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4.0」資料,厄瓜多在全球141個參評經濟體中,競爭力排名第90名,較上年之排名86名、退步4名。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2019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報告,厄瓜多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93名,較上年之排名114名、進步21名,與斯里蘭卡、東帝汶(Timor-Leste)等國列同一等級。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布之2020年經商容易度調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厄瓜多於評比之190國中名列第129名,較上年之排名123名、退步6名。

六、重大訊息
穆迪(Moody’s)於2020年2月6日因厄瓜多政府面對債務的可持續性和發行新債的挑戰,採取緊急改革面臨阻力,導致政策不確定性,阻礙經濟成長,調降厄瓜多政府長期外幣評等由B3降為Caa1,未來展望由負向調整為穩定。
惠譽(Fitch)於2020年3月19日因國際油價大幅下跌,影響厄瓜多資本市場資金管道、IMF和其他多邊組織及時撥付等,致厄瓜多償債風險增加,調降厄瓜多長期外幣評等,由B-調降至CCC。
惠譽(Fitch)於2020年3月24日因厄瓜多對屆期債券利息擬以寬限期延期支付,政府並宣布擬重新協商債務條款,預期可能會導致不良債務交換(DDE)或寬限期後無法支付債券利息情況,調降厄瓜多長期外幣評等,由CCC調降至CC。
標準普爾(S&P)於2020年3月25日因近期油價暴跌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全球經濟之負面影響,加劇厄瓜多原已龐大的預算融資需求,調降厄瓜多長期主權信用評等,由B-調降為CCC-並列於負面影響的信用觀察(CreditWatch)。
穆迪(Moody’s)於2020年4月3日因厄瓜多財政狀況惡化,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導致經濟和金融震盪,政府為便將有限資源重新配置於COVID-19相關公衛支出等,政府極有可能進行債務重整(Restructuring),調降厄瓜多長期信用評等由Caa1降為Caa3,未來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向。
惠譽(Fitch)於2020年4月9日表示,厄瓜多政府於4月8日向全球債券的持有人提交「徵求同意(Consent Solicitation) 」展延外債支付後,另擬利用因此延長四個月期間進行全面債務重整,以確保債務可持續性。Fitch認為如果債券持有人同意,延期付款將構成不良債務交換,調降厄瓜多長期外幣評等,由CC調降至C。
標準普爾(S&P)於2020年4月13日因厄瓜多原訂2020年3月27日到期之3筆債券利息支付(仍於30天寬限期內)、受到COVID-19衝擊、社會和政治壓力提升,政府雖已於2020年4月8日宣布向債券持有人進行徵求同意書,擬將債券利息展延至今年8月中旬,為恐債務重整協議不易達成,調降厄瓜多長期主權信用評等,由CCC-調降為SD(選擇性違約)。
惠譽(Fitch)於2020年4月20日因債券持有人同意政府提出之「徵求同意(Consent Solicitation) 」協議,償付債券款項擬展延4個月,惠譽(Fitch)認為此作業屬於不良債務交換(DDE)之第一步,調降厄瓜多長期外幣評等,由C調降至RD(限制性違約)。

七、綜合評述
厄瓜多為小型的開放經濟體,經濟高度依賴石油,原油價格變動對財政產生重大影響。該國的最低工資為拉丁美洲最高者,國內欠缺具競爭力之熟練勞動力,影響國外投資。
2019年平均每人GDP雖達6,206美元,但城鄉發展差距大,貧困、收入不平等致山區及雨林區原住民貧窮程度高,2018年全國低於貧窮線之人口比率為21.5%。
厄瓜多自2000年3月採行美元化,但因工資調整、關稅、社會抗爭或因停電導致成本提高等因素,通貨膨脹亦常偏離國際水準;2019年10月政府為取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之財務支持,啟動撙節政策,取消油價補貼,引發全國性抗議,2019年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0.3%,實質GDP成長率0.1%,財政、經常帳雙赤字,財政赤字占GDP之比重為2.8%,經常帳赤字占GDP比重為0.1%。外匯存底18.66億美元,外債總額512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僅0.87個月,整體外部流動性明顯不足。
新冠肺炎(COVID-19)蔓延對國內經濟造成重大影響、全球需求急劇下降,2020年3~4月油價暴跌、經濟雪上加霜,3月17日政府因新冠肺炎(COVID-19)採行封鎖措施,國內活動停滯、經濟不振,國會呼籲因應公衛危機、暫時停止償還外債,政府4月18日表示總額約192億美元國際債券持有機構已全數同意將3月~8月總額約8.11億美元利息,展延到期日至8月15日;此項外部債券條款變動避免付款違約,但對債券持有人造成實質性減損,被視為不良債務交換(DDE)。
為應對醫療保健和經濟危機,財務流動性壓力加劇,該國已提出債務減免要求,政府尋求債權人同意債務重整,以確保債務的可持續性。目前在政府未能確保與債權人完善進行債務重組的情況下,仍可能發生無序主權違約,估計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將呈萎縮9.0%。在2021年大選之前,政治、社會動盪恐將加劇,莫雷諾(Lenin MORENO)政府在本屆任期結束前應對政府治理提出挑戰,採行有意義的經濟改革;但經濟、政治的不確定前景除影響與債券債權人的談判,亦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未來提供資金的意願。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CIA、WEF、EIU、IMF、IHS Marki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