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歐洲土耳其
:::

基本國情

+more
● 地理位置:位居歐、亞大陸交界,三面環海,東北與高加索諸國接壤,西北與東歐相接,東部及東南部與中東為鄰。境內亞洲部分稱為安那托利亞(Anatolia),約佔總面積97%;歐洲部分稱為色雷斯(Thrace)。 ● 首都:安卡拉。 ● 面積:779,452平方公里。 ● 人口:約8,201萬7,514人(2020年7月)。 ● 語言:土耳其語。 ● 宗教:大多數為伊斯蘭教,亦有基督宗教。 ● 幣制:土耳其里拉(Turkish Lira;TL)。 ● 匯率:1US$ = 5.95土耳其里拉(2019年12月)。 ● 政治制度:總統制。 ● 經濟結構:2020年經濟結構中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比重約為7.8%、29.5%、62.7%。 ● 主要輸出項目(2019年):鐵鋼(17.8%)、紡織品和服裝(16.0%)、運輸設備(10.1%)、農產品加工(7.7%)等。 ● 主要輸入項目(2019年):燃料(21.2%)、化學製品(16.5%)、機械設備(9.4%)、運輸設備(8.6%)等。 ● 主要出口國家(2019年):德國(9.7%)、英國(6.6%)、伊拉克(6.0%)、義大利(5.7%)等。 ● 主要進口國家(2019年):俄羅斯(11.4%)、德國(9.5%)、中國大陸(9.4%)、美國(5.8%)等。 ● 我對該國輸出(2019年):10億2,168萬。 ● 我自該國輸入(2019年):3億3,655萬美元。 註: 1. 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匯率、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 人口數資料取自CIA資料。 3. 經濟結構、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資料。 4. 我國對該國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歐洲土耳其綜合評論土耳其政經概況
:::

土耳其政經概況

編輯: 張珮瑩

2020/02/17列印

一、政治概況
土耳其自1980年軍事政變,政局持續不穩定;2002年國會大選,由正義發展黨(AKP)脫穎而出,一黨獨大執掌政權,結束自1991年之聯合內閣,政局趨穩。2007年10月21日公投通過修憲,自2014年起總統選舉改由全民直選,總統任期由原訂7年、不得連任,變更為5年、可連任一次。
正義發展黨(AKP)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以推動經濟發展為口號,先後於2003年3月、2007年7月、2011年6月勝選,三度連任總理。政治局勢遇有動盪,即行干預,多次粉碎政變,艾爾多安總理政治權力鞏固。惟依規定,總理僅得連任3屆;艾爾多安於2014年8月10日參加首次總統直選,以51.71%得票率當選,為該國首位以總統直選方式先後擔任總理、總統職務之政治人物。
艾爾多安2014年任職總統以來,憑藉黨內、政壇強勢地位,隨權力膨脹,2015年起,即擬更改政體為「總統制」;惟因正義發展黨(AKP)多年執政,貪腐案件層出不窮,2016年7月15日,反對正義發展黨(AKP)的軍人發動政變,意圖推翻政府,但8小時內迅即被平定。
2015年土耳其誤擊落一架俄羅斯戰機,致與俄羅斯關係交惡,2016年7月發生軍事政變後,各地接連數起恐怖自殺炸彈攻擊案件發生,導致外人投資及旅遊業產值大幅下降,經濟成長受阻,為強化總統權力及中央控制,2017年4月16日全國公投修憲通過、2018年7月9日生效由「內閣制」改為「總統制」,自此原本虛位的總統握有實權,總統無須國會同意,有權任命及解任內閣閣員,頒布行政命令和緊急狀態令,並廢除總理(Prime Minister)一職。廢除總理後,總統獲更大授權,可提出系列改革措施,提高行政效率、發展經濟,土耳其擬藉此穩定動盪局勢,但亦引向強人總統獨裁專制之路。
2017年4月通過修憲,原訂於2019年11月舉行之總統及國會議員選舉,提前於2018年6月24日舉行,選舉期間,執政艾爾多安總統限制言論和結社自由,對傳媒嚴格控制,他黨候選人欠缺傳媒報導。總統選舉結果投票率86.2%,艾爾多安得票率52.6%勝選。下次選舉預訂2023年6月舉行。
一院制國會,議員依政黨比例代表制產生,2017年4月修憲後、計600席議員,任期5年;提前於2018年6月24日舉行之國會選舉,選舉結果為正義發展黨(AKP)295席、與民族行動黨(MHP)49席共組「People’s Alliance」,獲得議會過半席次;共和人民黨(CHP,146席)、良黨(IYI Party,43席)共組「National Alliance」計189席;庫德族黨的人民民主黨(HDP)計67席;下次選舉預訂2023年6月舉行。
2019年3月31日舉行地方選舉,選舉結果正義發展黨(AKP)候選人在伊斯坦堡(Istanbul)、首都安卡拉(Ankara)等主要城市挫敗,均由反對勢力共和人民黨(CHP)候選人勝選。共和人民黨(CHP)表現出色,部分係因選民對經濟困境不滿、共和人民黨(CHP)努力擺脫菁英主義形象,加以,獲得人民民主黨(HDP)的支持,共同擊敗競爭對手正義發展黨(AKP)。地方選舉挫敗後,預計正義發展黨(AKP)中與艾爾多安總統意見相左者,將在2020年初另組政黨。
政府與庫德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和談在2015年7月破裂,庫德問題阻礙該國東南部的經濟發展,在國內、政府針對庫德自治主義者的要求採取不妥協的政策。同時,土耳其譴責敘利亞之庫德團體對其領土完整性造成威脅,儘管美國和歐盟國家提出警告,土耳其持續對敘利亞東北部庫德武裝分子發動攻擊。
2018年美土關係緊張,引發同年8月土幣里拉(Turkish Lira,簡稱TL)匯率暴跌。2018年8月里拉(TL)貨幣危機後,總體經濟成長、維持里拉匯率穩定為土耳其政策挑戰。然而,政府尋求結構性經濟改革議程,可能受到美國擬採取的懲罰性措施影響,土耳其面臨的外交危機、恐將挫敗政府穩定里拉(TL)和促進經濟成長的努力。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預估2020年7月土耳其人口數約8,201萬7,514人;估計2019年平均每人GDP為9,120美元,產業結構,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約為6.6%、30.4%、63.1%。
土耳其是全球第7大的農產國,也是全球最大榛果、無花果、杏仁、杏桃、葡萄乾生產國,為第4大生鮮蔬果、第6大菸草、第8大穀類及第10大棉花生產國;為少數不需要仰賴進口、可自給自足,並有多餘農產品可供外銷國家,出口農產品包括穀類、豆類、糖、堅果、乾果、橄欖油等。
硼礦藏量占全世界73%,亦為全球鉻礦供應國之一,藏量僅次於哈薩克、南非及印度,居世界第4。
(一)、總體經濟
2017年全球需求回升、政府刺激措施(如耐用消費品減稅、政府對中小企業提供之信用保證機制、提高基本工資刺激民間消費等)支持,提高出口競爭力,工業、服務業及營建業領域成長強勁,相對有利基數效應,2017年實質GDP成長率達7.4%。
2018年因大額外部融資需求,為吸引外資流入,中央銀行持續採行相對緊縮貨幣政策,亦限縮民間消費、投資;全球流動性緊縮、前3季油價上漲,美土關係緊張等負面影響,8月份土耳其里拉(TL)匯率暴跌,通貨膨脹加速,大額外幣計價債務成本提高,為抑阻土耳其里拉(TL)匯率貶值,9月中央銀行將政策利率由17.5%上調至24%,國內利率上升和風險溢價削弱經濟成長,2018年全年實質GDP成長率降至3.0%。
土耳其里拉(TL)貶值效應持續對2019年經濟表現產生負面影響,國內高利率影響民間投資,製造業產出放緩,工資增幅低於通貨膨脹率、抑制民間消費,自2018年第4季起、連續3季度實際GDP成長率較上年同期下降之後,為有效刺激經濟成長,2019年下半年,中央銀行將政策利率由24%逐步調降至12%,2019年第3季實際GDP成長率較上年同期成長0.9%。估計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為0.1%。
政府核准自2020年1月1日起最低工資調升15%,因就業和工資成長,及通貨膨脹率、利率下降,民間消費將強勁成長5.1%;儘管成長幅度有限、政府部門支出將持續支持經濟成長。隨著整體經濟情勢的改善和融資成本的下降,預估未來投資將逐漸恢復。然而,產能過剩(尤其是營建業)將抑制投資成長率。面對全球需求疲弱,相對疲弱的里拉(TL)匯率仍持續有效推動出口,預測2020年、2021年實質GDP成長率為3.8%、3.6%。
(二)、通貨膨脹
2017年土耳其里拉(TL)貶值蘊生輸入型通貨膨脹,調升法定基本工資(調幅8%),推動物價上漲,2017年CPI年增率平均11.1%。2018年前3季油價回升,食品、非酒精飲料、蔬菜、交通運輸、電信通訊等價格上漲,2018年9月中央銀行為遏止土耳其里拉(TL)跌勢,調升政策利率至24%,2018年10月單月CPI升至25.2%峰值,在高通膨預期對訂價及消費者行為影響下,持續對物價指數產生連鎖效應,2018年CPI年增率平均為16.3%。
2019年上半年國內利率政策維持不變,2019年6月單月消費者物價指數較前一年度同期增加15.7%,為上半年最低增幅。艾爾多安總統2019年7月6日撤換任期僅剩10個月中央銀行總裁Murat Cetinkaya、由副總裁Murat Uysal升任,2019年下半年政策利率由24%逐步調降至12%,其間因里拉(TL)在2018年8月急劇下跌後已漸恢復貨幣穩定性、加以國內需求減緩,10月份單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幅8.6%,為2019年下半年最低增速,11及12月份因基期效應、經濟復甦及里拉(TL)疲弱,單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幅分別為10.6%及11.8%;2019年全年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15.2%。
2019年12月單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幅仍呈上揚趨勢,貨幣政策委員會(MPC)於2020年1月16日會議(2020年第一次會議)決議為支持經濟復甦,調降政策利率至11.25%。因2020年1月全球油價下跌致國內燃料、能源成本下降,食品價格仍呈波動,1月份單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幅為12.2%。國內需求復甦、間接稅率提高,倘里拉(TL)匯率再次疲弱將對進口商品價格呈上行壓力,將導致通貨膨脹率上升,預估因全球石油產能持續過剩、價格適度下降,2020年、2021年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為11.2%、9.4%。
(三)、財政情況
政府為增加財政收入,自2018年1月起調升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至22%(稅率原為20%);6月國會及總統選舉支出加速,8月里拉(TL)貶值,為協助對抗通貨膨脹,政府採行新的支出,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2.0%,較2017年(1.5%)為高,公共債務占GDP比重28.7%。
2019年財政收入中,將中央銀行部分累計準備餘額轉移為國庫收入,政府持續尋覓此類財源挹注財政收入,致審慎財政聲譽受到傷害,估計2019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3.0%(倘未加計此筆轉入收入,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約4%),公共債務占GDP比重30.2%。
政府於2019年12月增列旅宿服務、不動產等產業之新稅項,提高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至40%;2020年1月道路、橋樑通行費及各種公共服務費用大幅度增加。預估2020年、2021年公共債務占GDP比重為30.4%、30.6%,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3.2%、3.0%。
(四)、就業情況
土耳其政府聚焦於營建、觀光產業和消費領域促進經濟成長,然近年國內和周邊地區政經情勢動盪,致觀光、營建產業頗受波及,外資流入亦呈衰退。東南部省份因公部門(Public Sector)未能提供足夠就業機會,民間部門缺乏資金和意願進行投資及創造就業,居民多湧向大城市覓職。當大城市的生產和投資活動未能相應提升,使得失業率亦居高不下。
2018年共創造54萬9,000個工作機會,勞動參與率為53.2%,較上年成長0.4%,2018年失業率10.9%。2018年、2019年經濟成長趨緩,致失業率提升,2019年11月單月失業率為13.2%。預估2019年、2020年失業率為13.7%、12.3%。
(五)、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土耳其製造業以組裝(Assembly)為主,進口原物料、機器設備等中間財,在地組裝為成品,銷售國內市場或出口。俄羅斯2016年逐步解除對土耳其經濟制裁等,有助提振土耳其出口、2017年出口1,662億美元,因土耳其高度依賴進口石油和天然氣、全球能源價格上升,加以黃金進口增加、國內進口需求增加等因素,進口額達2,251億美元,貿易逆差由上(2016)年409億美元擴大為590億美元,經常帳赤字473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比重5.6%。
2018年全球流動性緊縮,前3季油價上漲,8月份里拉(TL)暴跌、有利商品出口,全年出口額達1,746億美元,國內需求下降、進口額減為2,165億美元,貿易逆差降至419億美元,經常帳赤字272億美元,占GDP比重為3.5%。
2019年反應2018年中里拉(TL)貶值急劇貶值,金融狀況趨緊、投資者和消費者的支出能力下降,資本財、消費品的進口下降,貨幣貶值支持出口商品競爭力,估計貿易逆差縮減為180億美元,里拉貶值亦使土耳其已成為國際遊客更能負擔之旅遊目的地,2019年外籍旅客到達人次5,190萬,為歷史新高,旅遊業收入亦創新高、達345億美元,較前一年度(2018年)成長17%,旅遊業收入部分抵消長期貿易逆差對國際收支的負面影響。估計經常帳轉呈盈餘14億美元,占GDP比重為0.2%。
面對全球需求疲弱,里拉(TL)相對貶值,2020年持續有利出口、相對較低的油價,預估2020年貿易逆差301億美元;然而,受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蔓延,對國際旅遊造成衝擊,經常帳曾於2019年出現盈餘之後,預估將在2020年為經常帳赤字95億美元,占GDP比重為1.2%。
(六)、匯率
2017年政治不確定性、外國投資者信心下降,里拉(TL)續貶,2017年年底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TL3.78:US$1。2018年美土關係緊張,加上高通膨、高外債、高貿易赤字、高失業率等經濟結構問題,引發8月里拉(TL)暴跌,里拉(TL)為新興國家中表現最稱弱勢,2018年年底兌美元匯率為TL5.27:US$1。
2019年3月份地方選舉激烈言論,與美國緊張關係再次出現、伊斯坦堡市(Istanbul)市長重新選舉等國內政治不確定性,均對貨幣穩定造成負面影響,下半年並在央行獨立性受到懷疑情形下,政策利率由24%逐步調降為12%,匯率除受貨幣政策影響外,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亦為里拉(TL)匯率波動的驅動力,2019年10月美國司法部以涉嫌協助伊朗規避美國制裁為由,起訴土耳其國營Halkbank,並因美國對土耳其向俄羅斯採購導彈防禦系統將施以制裁,里拉(TL)匯率續呈跌勢,年底兌美元匯率為TL5.79:US$1。
2019年總統撤換中央銀行總裁,干預中央銀行獨立性,損害外國投資者信心,國內政治的不確定性,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土耳其對敘利亞東北部發動攻擊,引發國際制裁、與美國關係緊張,2020年經常帳赤字擴大等,均持續對里拉(TL)匯率造成影響,預測2020年底里拉(TL)兌美元匯率為TL6.23:US$1。
(七)、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土耳其為協助經濟成長及為經常帳赤字取得融資,長期仰賴外部借款,2018年8月里拉疲弱、經濟活動減緩,2018年全球金融市場緊縮政策,債權人持續關注債務餘額與政治風險。
2017年與2018年土耳其外債餘額分別為4,562億美元及4,451億美元,占GDP比率分別為53.7%及57.9%,外債占出口比率分別為161.2%及152.6%。估計2019與2020年外債餘額分別為4,519億美元及4,803億美元,占GDP比率分別為59.4%及58.6%,外債占出口比率分別為140.8%及142.2%。
2017年~2020年外匯存底分別為841.93億美元、728.98億美元、734.99億美元及669.05億美元,外債總額均高於外匯存底。
2018年~2020年債負比率分別為36.5%、29.2%、29.8%,短債占外債比重分別為26.14%、27.23%、及28.91%。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3.65個月、4.00個月及3.47個月,短債占比呈遞升趨勢,整體而言,外部流動能力欠佳。未來經濟成長、經常帳表現等,均為影響外匯存底及償付外債能力之重要因素。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土耳其位居亞、歐大陸交界,境內亞洲部分約為總面積97%、歐洲部分約為總面積3%,有東西橋樑之稱。土耳其為北約會員國,然而,世界局勢多變,2016年7月軍方政變,土耳其認為西方盟國未對政府表達聲援,加以,政府為能確立為地區大國的雄心,促使外交政策轉變,儘管受到西方盟國制裁的威脅,向俄羅斯採購S-400導彈防禦系統、及持續對敘利亞東北部庫德武裝分子發動攻擊等。
近年土耳其政府與美國關係緊張,2018年8月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因恐怖主義罪名於土耳其被拘留、美方對土耳其官員實施制裁等(該部分制裁在布倫森牧師於2018年10月獲釋後解除)。2019年10月美國司法部起訴土耳其國營銀行Halkbank,原因為2012年涉嫌協助伊朗規避美國制裁,且因Halkbank未能就涉嫌洗錢和欺詐指控在法庭作出回應,2020年1月21日美國檢察官要求對Halkbank處以每日最高100萬美元罰款。此案可能對Halkbank、及土耳其經濟造成潛在破壞性影響,除銀行須面對高額罰款外,可能進一步損及該國之外國投資者關係。
土耳其國內天然氣僅提供該國需求的2%,倚賴向俄羅斯、亞塞拜然和伊朗進口。艾爾多安總統並就東地中海天然氣儲量問題,持續與區域對手希臘、塞浦路斯進行抗爭。
對土耳其和俄羅斯互惠互利的天然氣運送管道TurkStream落成典禮於2020年1月8日在伊斯坦堡(Istanbul),由艾爾多安總統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共同舉行。俄羅斯以TurkStream天然氣運送管道經由黑海運送天然氣至土耳其、經巴爾幹西部,擴大俄羅斯對歐洲之天然氣出口,俄羅斯亦可增加對巴爾幹西部之政治影響,並逐步減少經由烏克蘭運送天然氣。
對外貿易方面,2018年土耳其主要輸出項目為運輸設備(18.2%)、紡織品和服裝(16.3%)、農產品加工(10.3%)、鐵和鋼(7.8%)等;進口主要輸入項目為燃料(19.3%)、化學製品(15.0%)、機械設備(8.5%)、運輸設備(7.9%)等。
2018年土耳其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為德國(9.6%)、英國(6.6%)、義大利(5.7%)、伊拉克(5.0%)等,主要進口來源國家為俄羅斯(9.9%)、中國大陸(9.3%)、德國(9.1%)、美國(5.5%)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貿易往來方面,2019年我國對土耳其出口10億2,173萬美元,進口3億3,651萬美元,貿易順差約6億8,522萬美元。2020年1月我國對土耳其出口金額9,850萬美元、進口2,984萬美元,貿易順差約6,867萬美元。
對土耳其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9年我國出口至土耳其主要產品為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23.91%)、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22.92%)、塑膠及其製品(13.93%)等,自土耳其進口主要產品為鐵道及電車道車輛以外之車輛及其零件與附件(24.74%)、鋼鐵(10.52%)、泥土及石料、石灰及水泥(7.87%)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惠譽(Fitch)、穆迪(Moody’s)核予主權信用評等B+、BB-及B1,標準普爾(S&P)評核未來展望穩定,惠譽(Fitch)、穆迪(Moody’s)評核未來展望負向。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土耳其在景氣指標為A4,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B,屬於顯著風險(Significant Risk);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土耳其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3,中期評等為C屬於中高度風險,短期評等分為3,為具敏感性(Sensitive)之中高度風險。
世界經濟論壇公佈最新「2019全球競爭力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4.0報告」資料,土耳其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1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61名,與上年度排名相同。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2019年5月公布「2019 世界競爭力報告World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19」,土耳其在63個參評經濟體排名第51名,較上一年度46名、退步5名。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土耳其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78名,與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迦納(Ghana)、印度、科威特(Kuwait)、賴索托(Lesotho)、千里達及托巴哥(Trinidad and Tobago)列同一等級,較上一年度81名、進步3名。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布之2020年經商容易度調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土耳其於評比之190國中名列第33名,較上年之排名43名、進步10名。

六、綜合評述
土耳其橫跨歐亞大陸,為歐洲與亞洲市場交通樞紐,自然資源豐富,採政教分離,經濟發展相較鄰近其他回教國家自由、開放與進步,工業基礎發達,地理位置優越,與歐盟的關稅同盟,為具競爭力的出口基地。
土耳其經濟仰賴外部投資流入,易受投資者信心不穩定變化影響。2018及2020年經常帳赤字占GDP之比重3.50%、1.20%,2019年為經常帳盈餘、占GDP之比重為0.2%;2018年~2020年失業率10.90%、13.7%、12.3%,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平均16.3%、15.2%、11.2%。
2018年8月土耳其里拉(TL)匯率暴跌,為抑阻匯率貶值,9月中央銀行將政策利率由17.5%上調至24%,2019年下半年逐步調降為12%,匯率、利率貨幣波動影響,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高通膨、高失業率等均減緩經濟成長,2018年~2020年實質經濟成長率3.0%、0.10%、3.80%。
土耳其外債遠高於外匯存底,2018年~2020年短債占外債比重分別為26.14%、27.23%、及28.91%,債負比率為36.5%、29.2%、及29.8%,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3.65個月、4.00個月及3.47個月,外部流動能力欠佳。
土耳其位處重要地緣戰略地位,銀行體系發展成熟;近年里拉(TL)貶值,消費者物價指數高,財政赤字,影響投資人信心,加以地緣政治風險,面臨的外交危機等,恐將對政府經濟改革議程及促進經濟成長努力產生負面影響,仍需觀察日後政治、經濟風險情勢變化。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外貿協會全球資訊網、CIA、EIU、IMF、Global Insigh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WEF、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IMD、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