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歐洲保加利亞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位於東南歐之巴爾幹半島。北與羅馬尼亞(Romania)為鄰,東濱黑海(Black Sea),西與塞爾維亞(Serbia)及馬其頓(Macedonia)為鄰,南與希臘(Greece)及土耳其(Turkey)為鄰。
●首都:索菲亞(Sofia)。
●面積:110,994平方公里。
●人口:705萬7,504人(2018年7月)。
●語言:保加利亞語、土耳其語。
●宗教:東正教(82.6%)、回教(12.2%)。
●幣制:列弗Lev(BGN)。
●匯率:US$1=1.71列弗Lev (2018年底)。
●政治制度:民主共和國(內閣制)。
●經濟結構:2018年經濟結構中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比重約為4.2%、27.5%、68.4%。
●主要輸出項目:服裝、鞋類、鋼鐵、機械和設備、燃料、農產品、煙草、資訊業IT組件等。
●主要輸入項目:機械設備、金屬和礦石、化學品和塑料、燃料、礦物、原料等。
●主要出口國家(2018):德國(14.8%)、義大利(8.6%)、羅馬尼亞(8.5%)、土耳其(7.5%)等。
●主要進口國家(2018):德國(12.4%)、俄羅斯(9.7%)、義大利(7.5%)、羅馬尼亞(6.9%)等。
●我對該國輸出:1億2,154萬美元(2018年) 。
●我自該國輸入:3,382萬美元(2018年) 。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匯率、經濟結構、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資料。
3.人口資料、主要輸出入項目取自CIA資料。
4.我國對保加利亞輸出入貿易額資料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歐洲保加利亞綜合評論保加利亞政經概況
:::

保加利亞政經概況

編輯: 張珮瑩

2019/10/17列印

一、政治概況
保加利亞1989年11月開始民主化改革,1991年7月12日制憲、實施多黨政治,成為議會民主國家。2007年加入歐盟(European Union,簡稱EU)。
總統為國家元首,由人民直選,任期5年,可連任1屆。2016年11月總統選舉,保加利亞社會黨(Bulgarian Socialist Party,簡稱BSP)支持之獨立候選人拉德夫(Roumen Radev)獲得59.4%選票,擊敗歐洲發展公民黨(Citizens for European Development of Bulgaria,簡稱CEDB)候選人Tsetska Tsacheva得票率36.2%,贏得勝利,拉德夫總統2017年1月就任,下屆總統選舉將於2021年11月舉行。
政治制度為內閣制,國會多數黨領袖擔任總理組閣,一院制國會,由240名經全民由各選舉區普選產生之議員組成,議員任期4年。2017年3月26日國會選舉,黨派席次分別為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95席、保加利亞社會黨(BSP)80席、愛國者聯合會(United Patriots,簡稱UP)27席、權利與自由運動黨(Movement for Rights and Freedoms,簡稱MRF)26席及意志黨(Volya,或稱Will)12席等;下屆國會選舉預訂於2021年3月舉行。
國會第一大黨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獲95席雖未過半,與3個較小政黨共同組成之愛國者聯合會(UP)計27席籌組聯合內閣,由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黨魁鮑里索夫(Boyko Borissov)第3度擔任總理,2017年5月4日就職,行政系統與國家元首為不同黨派。執政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政府擬推行廣泛自由經濟政策,刺激商業活動和吸引外國投資等。
愛國者聯合會(UP)屬於親俄羅斯政黨,由Ataka、the IMRO-Bulgarian National Movement(簡稱IMRO-BNP)、the National Front for the Salvation of Bulgaria(簡稱NFSB)等3個政黨組成;愛國者聯合會(UP)對於政府強烈反俄羅斯立場之提案、即選擇性不支持聯合內閣,造成政府政策逆轉情況普遍,為政府政策不穩定根源。聯合內閣122席,對於環境問題、或因政黨間領導紛爭等導致內部政策分歧情形,時而發生,政策亦倚賴12席意志黨(Volya)之部分支持。
最大反對黨保加利亞社會黨(BSP)領導人Korneliya Ninova強烈親俄及反歐盟言論,無法獲得中間溫和選民支持;該黨計80議席、提出法案亦難於國會獲得執政黨支持通過。2019年2月~5月保加利亞社會黨(BSP)未參與國會聽證,使國會運作擬達法定人數遭受困難。保加利亞社會黨(BSP)持續提出推翻聯合內閣動議,多次遭拒,主因為該黨與權利與自由運動黨(MRF)26席合作之票數、仍不足以發起內閣不信任案。
因內部政策紛爭,愛國者聯合會(UP)於2019年7月決定排除Ataka政黨,Ataka之3席議席不再隸屬愛國者聯合會(UP),此舉使國會聯盟未能擁有過半席位。預測由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領導之國會聯盟恐將無法順利完成2021年屆期之4年任期。
近年保加利亞通過一連串立法改革,2016年7月通過司法機構改革法案、2018年1月通過反貪腐法案、2018年3月通過洗錢防制法等;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聯合政府認為類此立法之政治成效,能使保加利亞立法框架符合歐盟委員會之要求。
依據2007年保加利亞加入歐盟時,歐盟為監督保加利亞履行鞏固法治承諾引入之查核機制,2018年11月歐盟委員會年度監測報告表示,查核6項目中之司法獨立、立法框架、有組織犯罪等3項,預定於2019年10月完成監測程序;然而,報告針對該國媒體環境指出「利益關係欠缺透明度之部分媒體藉由傳媒為工具,對法務機構之攻擊,令人擔憂」,並表示該國媒體環境倘持續惡化,對於原擬2019年底完成之查核機制作業、恐造成延遲情形。
保加利亞曾於2011年3月遭歐盟拒絕加入申根簽證,尤以德、法反對為最。保加利亞於2018年7月啟動加入歐洲匯率機制(The Exchange Rate Mechanism,簡稱ERM II)及銀行業聯盟(Banking Union)流程,截至目前尚於受評核階段。政府年年宣稱即將完成歐盟要求全部程序,加入申根簽證國、進入歐元區,但時程一再順延,未來將可完成之時程尚難預估。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保加利亞天然資源相當有限,僅有少量低階碳氫化合物儲量,於黑海近海處具備開採石油及水電發電之潛能;金屬礦資源包括銅、鐵、鉛、鋅、錳及黃金等;已開採礦產為褐煤及鋁土礦,其中煤礦品質不佳、產品運輸未達經濟效益,僅適用於發電;另有計約600處天然溫泉礦等。
2018年產業結構,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為4.2%、27.5%、68.4%,平均每人GDP 為9,260美元。2018年7月人口數約705萬7,504人。
(一)、總體經濟
保加利亞2007年加入歐盟後、經濟開放,然而,平均每人GDP仍為歐盟會員國中最低者。除依賴能源進口、亦依賴其他國家對其出口之外部性需求,該國經濟對於外部市場環境具敏感性。
2016年保加利亞經濟面在強勁國內需求、相對較低國際能源價格影響下,實質GDP成長率3.9%。2017年5月鮑里索夫(Boyko Borissov)總理、組成執政聯盟,保持強有力總體經濟紀律,並控制公共支出,2017年實質GDP成長率3.8%。
2015年~2018年因外部條件改善、國內信貸恢復成長、勞動力市場強勁及薪資成長支撐,實質GDP成長率平均約3.6%,其中2018年國內投資毛額占GDP之比率達19.0%,實質GDP成長率3.3%。
2019年第1季及第2季實質GDP成長率與上年同期相較分別為3.5%及3.3%,預計未來,在全球貿易環境更具挑戰性情形下,內需仍為經濟成長動能,預估2019年、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3.2%與2.8%。
(二)、通貨膨脹
2014年~2016年因國際油價、國際商品價格跌勢影響,保加利亞通貨膨脹率均呈負成長,分別為-1.6%、-1.1%及-1.3%,繼3年通貨緊縮後,2017年因能源、國際商品價格上升及國內公共事業管理費用增加等,通貨膨脹率轉正,平均達1.2%。
2018年薪資成長強勁,通貨膨脹率進一步加速,2018年通貨膨脹率平均2.6%。2019年第3季電價調高、通貨膨脹將持續強勁,7月消費者物價上漲率成長2.9%,預估2019年、2020年通貨膨脹率平均分別為2.7%與2.4%。
(三)、財政情況
2007年1月加入歐盟(EU),保加利亞平均生活水準與歐盟落差頗大,為歐盟會員國貧窮國家之一,獲得歐盟金援興建公共基礎建設、公路及大樓等。
2016年財政收入成長高於預期,資本支出執行不足,財政盈餘占GDP比重為1.6%。2017年因稅收等政府收入增加,加以歐盟資助投資項目延遲、政府支出同步減緩,財政盈餘占GDP比重為0.8%。政府審慎財政規劃,為財政盈餘作出貢獻,2018年財政盈餘占GDP比重為0.1%。
由歐洲發展公民黨(CEDB)領導之政府推行經濟自由政策,著重企業稅收環境,刺激商業活動和吸引外國投資,目前執行之歐盟計畫(2014年~2020年),截至2019年5月,保加利亞僅使用所分配資金之29%,在該計畫2020年底屆期前,尚可使用結構性資金額度約達70億歐元(約占保加利亞國內生產毛額(GDP)之一成以上),將可獲益於歐盟資金和公共部門投資計畫實現,預期政府資本支出增加,然鑑於未來加入歐元區目標,政府仍將保持謹慎預算支出,預估2019年、2020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分別為1.7%、0.3%。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2017年出口增幅大於進口增幅,貿易逆差由2016年之11億美元、降至9億美元,服務帳盈餘抵消貿易及所得帳之逆差,經常帳盈餘由2016年之14億美元、增為18億美元,2017年經常帳盈餘占GDP比重為3.1%。
2018年出口增幅小於進口增幅,貿易逆差增為27億美元,服務帳及所得帳均呈盈餘,經常帳盈餘擴大為30億美元,占GDP比重為4.6%。
歐盟為保加利亞主要出口市場,歐元區經濟長期放緩將影響對保加利亞出口需求,抑制保加利亞工業部門成長,預估2019年、2020年貿易逆差分別為25億美元及30億美元,服務帳及所得帳均呈盈餘,外部平衡改善,經常帳盈餘分別為30億美元及31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4.5%及4.4%。
(五)、匯率
保加利亞中央銀行(Bulgarian National Bank,簡稱BNB)自1999年採行將保加利亞幣列弗(Lev)匯率固定約1.95583列弗(Lev)兌換1歐元,自採行此政策起數年,雖保加利亞政治不穩定,銀行業相對脆弱,但此舉有助於投資者對該國之信任,加強總體經濟穩定。預估中央銀行(BNB)將保持此強有力的政治承諾,直至加入歐元區為止。
2016年~2018年底保加利亞幣列弗(Lev)兌美元匯率分別為1.86列弗(Lev)兌1美元、1.63列弗(Lev)兌1美元、1.71列弗(Lev)兌1美元。
受2018年美國貨幣緊縮政策之部分影響,美元兌歐元匯率2018年2月觸及近1.25美元兌1歐元峰值後,歐元呈貶值趨勢。2019年初,歐元匯率疲弱,預估2019年美元兌歐元平均為1.12美元兌1歐元。隨著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寬鬆政策,預估2020年歐元呈升值趨勢,平均約為1.15美元兌1歐元。
預估2019年及2020年年底列弗(Lev)兌美元匯率分別為1.74列弗(Lev)兌1美元、及1.68列弗(Lev)兌1美元。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保加利亞2017年外債餘額404億美元,2018年外債餘額396億美元,呈下降情形。2018年外債占GDP的比重為60.7%,占出口比重為86%,債負比率為19.9%,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為21.94%,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重為35.14%,外匯存底餘額為270.45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7.92個月。
預估2019年外債餘額383億美元、較2018年降低13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重為57.5%,占出口比重為82.0%,債負比率為16.9%,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為22.06%,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重為30.44%,外匯存底餘額呈逐年上升趨勢,外匯存底餘額為303.9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8.77個月。整體而言,外部流動能力正常。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歐盟執委會2002年10月通過保加利亞候選國國家加盟報告,2005年4月13日歐洲議會通過保加利亞入盟案,同年4月25日保加利亞與歐盟25會員國簽署入盟條約,保加利亞於2007年1月正式成為歐盟會員國。
保加利亞於2004年加入北約組織受北約及歐盟規範。另俄羅斯為保加利亞長期盟友,保加利亞所需之石油、瓦斯幾全仰賴俄羅斯供應,因歷史淵源及能源需求,保加利亞亦與俄羅斯維持良好關係。
保加利亞於2006年4月與美國簽署設立2處美軍軍事基地協定,保加利亞政府傳統外交政策,揭明與美國、俄羅斯同時發展政、經、文化關係,並明確指出將強化與中東、亞、非、拉丁美洲傳統夥伴(Traditional Partners)關係,另保加利亞亦注重睦鄰,與巴爾幹半島鄰國希臘、羅馬尼亞、馬其頓及土耳其關係皆友善。
保加利亞於2018年1月~6月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為進入歐盟10年後首次擔任主席國。
對外貿易方面,2018年保加利亞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為德國(14.8%)、義大利(8.6%)、羅馬尼亞(8.5%)、土耳其(7.5%)等,主要進口來源國家為德國(12.4%)、俄羅斯(9.7%)、義大利(7.5%)、羅馬尼亞(6.9%)等。
保加利亞主要輸出項目為服裝、鞋類、鋼鐵、機械和設備、燃料、農產品、煙草、資訊業IT組件等;主要輸入項目為機械設備、金屬和礦石、化學品和塑料、燃料、礦物、原料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我國多年來與保加利亞的雙邊貿易維持順差。2018年我國對保加利亞出口1億2,154萬美元,進口3,382萬美元,貿易順差8,773萬美元。2019年1~9月我國對保加利亞出口金額7,301萬美元、進口2,471萬美元,貿易順差4,830萬美元。
對保加利亞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8年我國出口至保加利亞主要產品為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44.84%)、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20.82%)、鐵道及電車道車輛以外之車輛及其零件與附件(12.25%)等,自保加利亞進口主要產品為醫藥品(18.71%)、銅及其製品(15.59%)、非針織及非鉤針織之衣著及服飾附屬品(11.22%)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核予保加利亞主權信用評等BBB-、未來展望正向。惠譽(Fitch)、穆迪(Moody’s)分別核予保加利亞主權信用評等BBB、Baa2,因政府決策增強財政措施,持續進行歐盟一體化及提高保加利亞外部性、競爭力等政策,有助經濟成長,惠譽(Fitch)及穆迪(Moody’s)先後於2019年3月22日、2019年8月30日將未來展望由穩定調整為正向。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保加利亞景氣指標為A3,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A4,屬可接受風險(Acceptable Risk)。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保加利亞國家評等為B2,中期評等分為B、短期評等為2,屬中度風險(Medium)。
世界經濟論壇(WEF)2019年10月公佈最新「2019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4.0」資料,保加利亞在全球141個參評經濟體中,競爭力排名第49名,較上一年度51名相較、進步2名。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2019年5月公布「2019 世界競爭力報告World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19」,保加利亞在63個參評經濟體排名第48名,與上一年度排名相同。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保加利亞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77名,較上一年度71名相較、退步6名。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布之2019年經商容易度調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保加利亞於評比之190國中名列第59名,與上一年度50名相較、退步9名。

六、綜合評述
保加利亞2007年加入歐盟後,擁有開放經濟,生產成本低、產品競爭力佳,政府公共債務比重不高、財政尚屬穩健,具備多項旅遊資產。保加利亞不同民族間關係和諧,人民教育水準高,惟近年因對經濟狀況不滿而向外移民之人數有逐漸增加之趨勢。
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貪腐情形為保加利亞經商最大障礙,為經濟發展隱憂,該國缺乏受過良好教育勞動人力,預期將透過強化教育機構獲得改善。經濟發展不利因素另包括政府組織效率低、政府政策不確定性等。保加利亞平均每人GDP為歐盟國家最低者,全國人口數呈下降趨勢等,均為長期經濟發展須克服之問題。
保加利亞屬小型市場環境,成長動能來自強勁國內需求,2017年~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3.8%、3.3%、3.2%,繼2014年~2016年之3年通貨緊縮後,2017年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因能源、國際商品價格上升及國內公共事業管理費用增加等,轉為1.2%,2018年及2019年通貨膨脹率增速加快,平均為2.6%及2.7%。2017年~2019年財政盈絀占GDP之比重分別為0.8%、0.1%、-1.7%。2017年~2019年經常帳盈餘占GDP比重分別為3.1%、4.6%、4.5%。
2017年~2019年外匯存底分別為266.93億美元、270.45億美元、303.9億美元,雖低於外債總額,外匯存底餘額呈逐年上升情形,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分別為8.68個月、7.92個月、8.77個月,整體而言,外部流動能力正常。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外貿協會全球資訊網、CIA、EIU、IMF、Global Insigh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WEF、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IMD、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