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非洲南非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 非洲南部,東南濱印度洋,西濱大西洋,北接納米比亞、波札那、辛巴威及莫三比克。
首都 普利托利亞
面積 1,220,813平方公里
人口 55,380,210人 (2018.7,CIA est.)
宗教 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
幣制 ZAR(Rand)
政治制度 總統制。
匯率 1美元 = 14.38 ZAR (2018.12.31,EIU)
主要輸出項目 礦物製品(20.2%)、 貴金屬(16.3%)、車輛,飛機和船隻(13.2%)、鋼鐵產品(11.9%)等。(2018)
主要輸入項目 機器及設備(24.4%)、礦物製品(13.9%)、車輛,飛機和船隻(9.8%)、化學製品(10.4%)等。(2018)
主要出口國 中國大陸(9.6%)、德國(7.1%)、美國(7.5%)、英國(3.9%)。(2018)
主要進口國 中國大陸(19.4%)、德國(12.2%)、美國(7.0%)、沙烏地阿拉伯(4.9%)。(2018)
我對該國輸出 694.30百萬美元(2018年) 400.84百萬美元(2019年1-8月)
我自該國輸入 1,037.96百萬美元(2018年) 395.26百萬美元(2019年1-8月)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匯率、主要進出口國家、主要輸出入項目取自EIU資訊。
3.人口數取自CIA資訊。
4.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非洲南非綜合評論南非政經概況
:::

南非政經概況

編輯: 鍾佳華

2019/09/26列印

一、政治概況
南非政體屬總統制,總統由眾議院(National Assembly)議員選出,任期5年,得連任1次,有權任命副總統及各部會正、副首長。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於2019年5月22日由新國會選出,2019年5月25日就任總統,未來5年任期內將面臨政治及經濟挑戰;拉瑪佛沙於前任總統祖瑪(Jacob Zuma)因嚴重貪腐案辭職下台,時任副總統一職,於2018年2月接任總統。下一屆總統選舉將於2024舉行。
國會為兩院制,眾議院計有400席議員,按政黨得票比例分配,任期5年;省聯院(National Council of Provinces)計有90席議員,全國9省每省配得10席,依各省議會政黨比例各推派10名議員組成,任期亦為5年。1989年非洲民族議會黨(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ANC)結合共產黨(SACP)與最大的工會組織(COSATU)組成政治聯盟,稱為三方聯盟(tripartite alliance),逐漸成為南非最具影響力的政治力量;ANC自1994年取得政權,施政重點聚焦在經濟成長、創造就業機會及財富重新分配,歷次選舉均贏得壓倒性勝利。ANC憑藉其在國會擁有多數席位之優勢,進行社會及經濟轉型,在基礎設施以及社會福利等方面亦有顯著進展,使得南非的政治情勢尚稱穩定。
2019年5月8日南非舉行國會大選,執政的非洲民族議會(ANC)得票率從2014年的62.1%降至57.5%,獲得230席、民主聯盟黨(DA)84席、經濟自由鬥士黨(EFF)44席、印卡塔自由黨(IFP)14席、新自由陣線黨(VF Plus)10席、其餘小黨共18席。省聯院目前主要政黨為非洲民族議會黨(ANC)獲得54席、民主聯盟黨(DA)20席、經濟自由鬥士黨(EFF)11席、新自由陣線黨(VF Plus)3席、印卡塔自由黨(IFP)2席組成。此為ANC黨首次得票率未超過六成,最大在野黨民主聯盟(DA)得票率亦表現不佳,值得留意的是從ANC黨分裂出來的極左派經濟自由戰士黨(EFF)得票率大幅拉升至10.79%,投票率從2014年的72.4%急劇下降至66%,顯示人民對政治體系及南非政府的不滿情緒。預期經濟如果未復甦,選民恐將轉支持激進政黨,ANC在2021年市政選舉將會面臨嚴峻考驗,並可能在2024年失去其多數席位。下屆國會選舉訂於2024年舉行。
拉瑪佛沙總統於2018年6月20日發表之首次國情咨文中表示,當前面臨嚴峻的挑戰為南非幣持續貶值、經濟成長萎縮、失業率高不下、治安環境不斷惡化等問題長期困擾著南非的發展。拉瑪佛沙強調,南非將通過穩定蘭特匯率、吸引外商投資、擴大南非國際旅遊市場規模等措施實現經濟成長的目標。另南非政府在全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下,促進經濟成長及創造就業機會,將面臨嚴峻的挑戰,財政政策緊縮及增加稅收,以控制政府債務,並防止信用評等降級。中期挑戰為克服基礎設施瓶頸、技術勞工短缺及結構性障礙。因此,工業激勵措施及基礎設施投資仍為優先事項,惟貪腐恐造成威脅。其他挑戰包括勞動市場仍然僵化以及反競爭行為規則的日益嚴格。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一)、總體經濟
南非礦產資源豐富,儲量位居全球第5位,其中鉑族金屬、錳、鉻、金等資源儲量為世界第1位,螢石、鈦、蛭石、鋯礦資源儲量居世界第2位,另外還有大量的磷酸鹽、煤炭、鐵礦、鉛礦、鈾、銻、鎳礦資源,礦產出口為南非重要的創匯來源。預估南非2018年服務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68.5%、工業占29%、農業占2.4%。南非為非洲最先進的國家,2018年GDP達3,681億美元,人均所得6,370美元,貧富不均為社會風險(犯罪、罷工。示威遊行)的主要來源。
南非為高度開放經濟體,易受外部因素影響,尤其國際商品價格走勢,影響南非之礦產出口及原油進口頗巨。受到乾旱、能源短缺、主要礦產出口價格低迷、旅遊業衰退、就業市場萎靡不振以及政策不確定性等不利因素持續抑制南非經濟成長,2016實質GDP成長率為0.4%。2017年因降雨恢復有利於農業復甦,國際商品價格上漲,實質GDP成長率升至1.4%。由於外部動盪及國內政治不確定性影響,2018年實質GDP僅成長0.8%。
展望未來,南非面臨之挑戰是維持經濟成長、加強工業、貿易發展及創造就業機會,惟全球經濟成長不確定性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動向,恐再增南非經濟成長下行風險。COFACE分析南非Eskom公司電力削減,顯著影響製造業和採礦業;此外,受外國資本波動所衝擊,導致其經濟脆弱。預期2019年美中貿易戰以及英國脫歐,仍對全球經濟有關鍵性的影響;南非礦業因罷工及停電影響產能,農業產量也因乾旱而下滑,建築業則因投資動能下降,導致經濟成長疲軟。預測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仍維持0.8%;2020年得益於政策改革和基礎設施支出,預測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為1.8%,經濟依然疲弱。
(二)、通貨膨脹
2016-2017年南非CPI年增率分別為6.6%及5.2%,
2016年由於乾旱影響農作收成,導致食品價格大幅上漲所致,超過南非儲備銀行(央行)設定的通膨目標區間(3-6%);2017年則因雨季恢復正常,食品價格下跌所致。2018年調漲營業加值稅及電費,以及油價上漲,抑制市場消費需求,2018年CPI年增率略降至4.5%。
展望未來,2019年由於南非幣貶值及全球油價走軟,加上政府謹慎的貨幣政策、需求疲軟和基礎設施投資提升效率,將有助於控制通脹。預測南非2019-2020年CPI年增率分別為4.6%及5.1%,符合南非央行(SARB)設定的通膨目標區間(3-6%),因此央行於2019年7月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COFACE分析南非雖採取貨幣寬鬆政策,並提高燃料和電力價格,但國內需求疲弱,預期南非將維持適度的通貨膨脹。
(三)、財政情況
南非財政不佳,2016至2018年會計年度南非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分別為3.9%、4.5%及4.7%,係因政府財政收入成長減緩,擴大財政支出,導致年度赤字目標超標,2018年10 月公布「2018 年預算報告」,政府將縮減財政支出、改革國營企業及營業加值稅稅率上調等財政改革措施。
展望未來, 2019/20財年南非政府紓困260億南非幣予國營電力公司Eskom,2020/21年將為330億南非幣。利息費用是國家預算中成長最迅速的項目,政府債務負擔雪上加霜。Euler Hermes分析南非國有企業流動性不足增加政府公共債務的上行風險,債務比率趨勢惡化。COFACE分析南非政府債務將持續增加,未來恐面臨信用評等進一步下調風險,將影響其借款成本。預期南非對半國營企業之紓困計劃未列入預算,恐使財政風險上升。預測2019及2020年會計年度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分別為4.7%及4.6%。
(四)、就業情況
南非嚴格之勞工法、過高的實質薪資、強勢之工會以及技術勞工欠缺,勞動市場多充斥著無技術勞工,乃造成南非高失業率結構性問題之根源。南非2016至2018年失業率分別高達26.7%、27.5%及27.1%,全國失業人口佔總人口四分之一,故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乃政府的施政目標之一。南非勞動市場之工會組織架構及規範僵化,導致罷工活動頻仍,進而擾亂經濟活動。由於大多數工會支持實行最低工資,導致工會間競爭,加劇罷工和暴力風險,雖然罷工行動較以往為少,但面臨新採礦章程,工資恐再調漲,將使停工現象增加。另,技術勞工不足,也是南非就業機會的一大隱憂。預測2019及2020年失業率分別為28.2%及29.3%,高失業率問題仍在。
(五)、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2016年-2018年貿易順差分別為22億美元、49億美元及17億美元;係因全球主要礦產品的需求和出口價格疲弱影響,南非出口成長緩慢,此外,受到油價成本上漲和國內進口需求增加,導致貿易收支餘維持小幅盈餘,而服務帳、所得帳和移轉支付帳赤字大過商品貿易帳盈餘,2016年-2018年經常帳逆差分別為84億美元、89億美元及134 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2.8%、2.5%及3.6%。
展望未來,由於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及南非幣貶值,南非出口將適度成長。進口則因國內生產總值成長緩慢和油價下跌,使商品貿易保持順差。惟支付外國投資者及南部非洲關稅同盟(SACU)成員國的移轉支付帳赤字大過商品貿易帳盈餘,經常帳仍將維持逆差。預估2019年及2020年貿易順差分別為18及10億美元;經常帳逆差分別為158億美元及177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4%及4.5%。
(六)、匯率
2016年底-2017年底南非幣兌美元匯率分別為13.70及12.38,係因南非為維持投資級信用評等,採行審慎財政和貨幣政策,以及礦價溫和上升等因素所致。由於美國緊縮政策致使美元強勢,加上南非政府推動無償徵收土地政策,削弱市場投資意願,導致南非幣兌美元持續貶值,2018年底南非幣兌美元匯率為14.38。
展望未來,預期美國貨幣緊縮放緩,惟南非幣仍易受新興市場經濟所影響而波動;南非國內經濟成長疲弱及政策不確定性等國內外因素,將對南非幣兌美元匯率前景構成下行壓力。預測2019年底及2020年底南非幣兌美元匯率將分別為14.92及15.82。
(七)、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2018年南非外債較2017年增加55億美元至1,818億美元,外債占GDP比率為49.4%,占出口比率為166.9%,債負比率為13%,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為18.76%。南非外匯存底由2017年底之455億美元增至2018年底464.8億美元,支付進口能力僅5.12個月,短債占外匯存底比重達70.77%,整體而言,整體外部流動能力尚可。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南非為非洲最先進之經濟體,在區域性及全球組織內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現為非洲聯盟(AU)、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和南部非洲關稅同盟(SACU)等經濟組織的會員國,亦持續推動非洲衝突區域的和平運作;並分別於2007-2008年、2011-2012年及2019-2020年三度擔任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
南非已加入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AU)於2018年3月21日於盧安達成立之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AfCFTA),將使非洲整合為單一市場,提高區域內貿易量,亦可逐步整合非洲各國產業,跨國形成產業鏈。AfCFTA未來將搭配其他政策,例如標準融合、改善基礎建設、產業逐步升級及提升海關效率;此外,強化智慧財產權及投資保障,以提高投資意願。拉瑪佛沙將於2020年擔任非洲聯盟下任主席。
對外貿易方面,2018年南非主要出口產品包括礦物製品(20.2%)、 貴金屬(16.3%)、車輛,飛機和船隻(13.2%)、鋼鐵產品(11.9%)等產品,主要進口產品包括機器及設備(24.4%)、礦物製品(13.9%)、車輛,飛機和船隻(9.8%)、化學製品(10.4%)等產品。2018年南非主要出口國包括中國大陸(9.6%)、德國(7.1%)、美國(7.5%)、英國(3.9%),主要進口國包括中國大陸(19.4%)、德國(12.2%)、美國(7.0%)、沙烏地阿拉伯(4.9%)。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2018年我國對南非出口694.30百萬美元,進口1,037.96百萬美元,貿易逆差為343.65百萬美元。2019年1至8月對南非出口400.84百萬美元,進口395.26百萬美元。2018年我國對南非進出口貿易結構方面,我國對南非出口主要為機器及其零件(占18.11%)、塑膠及其製品(占13.30%)、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占12.73%)等。我國自南非主要進口主要為礦物燃料(占30.87%)、鋼鐵(占17.97%)、貴金屬及其製品(占12.97%)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目前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惠譽(Fitch) 及穆迪(Moody’s)給予南非主權債信評等分別為BB、BB+及Baa3,評等展望方面,標準普爾及穆迪皆為穩定(Stable),惠譽則為負向(Nagative)。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南非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B,景氣指標為A4,屬中度風險國家。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南非國家評等為C3,屬高度風險。
世界經濟論壇公布最新「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資料顯示,南非的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0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67名,排名較2017年的61名退步6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南非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73名,排名較2017年的71名退步2名。另依世界銀行2018年經商容易度排名,南非在190個國家當中列第82名,排名同2017年。
六、綜合評述
南非為高度開放經濟體,易受外部因素影響,尤其國際資金及商品價格走勢波動,皆影響南非之礦產出口及原油進口。另一方面,因國內的電力短缺問題、財政赤字壓力及投資環境惡化嚴重影響外國對南非之投資,再加上外部風險情勢因素包含中美貿易談判變數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動向皆有可能引發南非成長展望不佳。預測2019年南非實質GDP成長率為0.8%,CPI年增率略升至4.6%,失業率高達28.20%,失業問題嚴重、技術勞工不足,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維持4.7%,經常帳赤字占GDP增為4.0%,外債占GDP之比率增為51.0%,債負比率為12.8%,外匯存底估計為461.4億美元,支付進口能力僅5.57個月,綜合而言,南非經濟復甦力道趨弱,外債仍遠高於外匯存底,償付外債能力尚可。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CIA、EIU、IHS
MARKI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