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非洲坦尚尼亞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非洲東岸,東臨印度洋;介於肯亞與莫三比克之間,與蒲隆地、剛果民主共和國、肯亞、馬拉威、莫三比克、盧安達、烏干達與尚比亞等國接攘。
●首都:杜篤馬 (Dodoma)。
●面積:947,300平方公里。
●人口:5,545萬1,343人 (2018年7月)。
●語言:英語及史瓦希里(Swahili)語。
●宗教:基督教( 61.4%)、伊斯蘭教( 35.2%)、傳統信仰(1.8%)。
●幣制:坦幣(T. Shilling)(TZS)。
●匯率:TZS2,292.55:US$1 (2018年底)。
●政治制度:共和。
●經濟結構:2017年經濟結構中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比重約為23.4%、28.6%、47.6%。
●主要輸出項目:黃金、咖啡、腰果、製成品、棉花等。
●主要輸入項目:民生消費品、機器及運輸設備、工業用原料、原油等。
●主要出口國家(2018年):印度(21.0%)、南非(20.7%)、肯亞(6.4%)、比利時(6.0%)、瑞士(4.9%)等。
●主要進口國家(2018年):中國大陸(22.1%)、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2.1%)、印度(10.1%)、沙烏地阿拉伯(7.2%)、南非(4.8%)等。
●我對該國輸出(2018年):2,574萬美元。
●我自該國輸入(2018年):502萬美元。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匯率、政治制度、主要輸出入項目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匯率、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Global Insight資料。
3.人口數、經濟結構資料取自CIA資料。
4.我國對該國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非洲坦尚尼亞綜合評論坦尚尼亞政經概況
:::

坦尚尼亞政經概況

編輯: 張珮瑩

2019/09/17列印

一、政治概況
坦尚尼亞Tanzania國家名稱中TAN為坦噶尼喀(Tanganyika)內陸區、ZAN為桑吉巴(Zangibar)濱海區。坦噶尼喀(Tanganyika)內陸1886年劃歸德國勢力範圍,1917年英軍占領,1920年☆英國委任統治地,1961年宣告獨立,一年後成立坦噶尼喀(Tanganyika)共和國;桑吉巴(Zanzibar)為印度洋沿海島嶼,曾為阿拉伯半島阿曼蘇丹國成員,1890年淪☆英國保護地,為非洲、阿拉伯、印度交易中轉之國際貿易港口,1963年6月獲得自治,同年12月宣告獨立,☆蘇丹王統治的君主立憲國,1964年桑吉巴人民推翻蘇丹王封建統治,建立桑吉巴(Zanzibar)人民共和國。1964年4月26日,坦噶尼喀和桑吉巴組成「聯合共和國」,同年10月29日更改國名☆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
坦尚尼亞總統、副總統由直接選舉產生,任期5年,可連任一次,總理、內閣成員等均由總統任命。2015年10月25日舉行總統選舉,執政逾半世紀的革命黨(Revolutionary Party,簡稱CCM)候選人John Pombe Joseph Magufuli以58.5%得票率勝選,候選人之一民主與進步黨(Party of Democracy and Development,簡稱 CHADEMA) Edward Lowassa為革命黨(CCM)前總理、獲40%選票;下次總統選舉預定於2020年10月舉行。
主要政黨為革命黨(CCM)、民主與進步黨(CHADEMA)、公民聯合陣線(Civic United Front,簡稱CUF)及民族建設與改革會議(National Convention for Construction and Reform–Mageuzi,簡稱NCCR–Mageuzi)等。
坦尚尼亞一院制國會(Bunge),共393議席,任期5年,其中264席由人民直選產生,113席為婦女名額由比例代表投票間接選舉產生,5席由桑吉巴議會(Zanzibar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推舉代表擔任,10席由總統直接任命,1席為司法部長任命。最近一次國會(Bunge) 選舉於2015年10月25日舉行,革命黨(CCM)獲253席為過半多數,次為民主與進步黨(CHADEMA)70席、公民聯合陣線(CUF)42席等,下次選舉預定於2020年10月舉行。
坦尚尼亞國會(Bunge)制定法律效力僅及於坦噶尼喀內陸;桑吉巴(Zanzibar)維持半自治,設政治領袖(President)、獨立之立法機構(Zanzibar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或Baraza La Wawakilishi)、司法機關等,但在事關聯合共和國整體利益議題上,坦尚尼亞聯合政府擁有最終發言權。桑吉巴居民幾乎全為穆斯林,亦參加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全國選舉,桑吉巴立法機構計82議席,任期5年,其中50席直選產生,20席女性以比例代表投票選出,10席由桑吉巴政治領袖(President)任命,1席議院發言人、1席司法部長;桑吉巴立法機構最近一次選舉於2015年10月25日舉行,下次選舉預訂於2020年10月舉行。
桑吉巴2015年10月25日舉行政治領袖(President)選舉,革命黨(CCM) Ali Mohamed SHEIN勝選,該次選舉雖經桑吉巴選舉委員會(Zanzibar Electoral Commission)宣布取消,但反對黨公民聯合陣線(CUF)對2016年3月20日舉行再次選舉採抵制態度,2016年3月20日再次選舉仍由革命黨(CCM) Ali Mohamed SHEIN以91.4%得票率勝選。自1995年迄今,桑吉巴反對派業已4度表達選舉具爭議性,國際觀察員亦稱投票存在違規行為,但執政革命黨(CCM)均宣稱取得勝利。
2018年2月發生桑吉巴(Zanzibar)為追求更高自治權之分離主義活動,東非法院(East African Court of Justice)業已駁回對該次分離主義分子之法律訴訟案;桑吉巴持續爭取更高自治權之分離主義訴求,為坦尚尼亞政治緊張之根源。
坦尚尼亞境內多數人民生活於貧窮線下;2010年~2015年任職於公共工程部(Ministry of Public Works)、綽號「推土機」(Bulldozer)的Magufuli總統,2015年11月就任後對經濟改革發展、打擊貪污及減緩貧窮,雖略具成效,但亦受到壓制言論自由、打擊反對黨之批評。
執政革命黨(CCM)於國會(Bunge)多數席位優勢,Magufuli總統與革命黨(CCM)中央集權之政策決定過程,欠缺立法機關嚴謹審查。2020年舉行大選,Magufuli總統依規定將可尋求其第2屆任期。執政革命黨(CCM)握有資源、可支配控制政治環境,革命黨(CCM)黨內機制運作,持續獲得農村地區基層強力支持。反對派雖表示全國選舉委員會欠缺公正性地偏向Magufuli總統的革命黨(CCM)、無法創造公平競爭環境,提出對全國選舉委員會進行改革之訴求;然而,鑑於選舉時間迫近,反對派不易於現行壓制性規則中動員,預測革命黨(CCM)將於2020年總統選舉中勝選,並於國會(Bunge)持續保有多數席位。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坦尚尼亞具有豐富觀光資源,全國44%土地面積屬於野生動物保護區及國家公園。國內蘊藏礦產包括煤、銅、鑽石、金、鎳、銀、鈾及特有寶石tanzanite等,近期亦發現豐富天然氣蘊藏;煤礦產業被視為未來長期快速成長領域,並已計劃興建燃煤發電廠,改善能源短缺情形。
目前農業仍為該國重要經濟支柱,2017年產業結構,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約為23.4%、28.6%、47.6%。農業占比略低於四分之一,僱用約65%勞動力。政府積極推動市場開放及經濟自由化政策,致力發展通訊、銀行、能源及採礦等產業。
估計2018年7月人口數約5,545萬1,343人;2018年平均每人GDP約1,003美元。
(一)、總體經濟
坦尚尼亞政府在2008 年全球經濟衰退時採行財政及貨幣政策方案、獎勵投資,刺激經濟成長,2009 年~2016年經濟成長率達 6% ~ 7%。2015年11月就任Magufuli總統之經濟發展議程,擬推動改善基礎建設、教育進步等,但預算執行為政府面臨之挑戰。
由農業、製造業、建築業和服務業等共同推動經濟成長,經濟相對多元化,儘管所得水準低,當產業暴露經濟脆弱性,整體環境尚具備吸收衝擊之能力,政府保護國內產業,加強吸引外國投資,2017年及2018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7.1%及7.0%。
政府持續在農業、採礦產業保有強大影響力,監管政策易變、突增稅收、缺乏透明度等商業環境不確定性持續存在,經濟下行風險拖累商業營運及投資前景;每當政府國內收入低於原訂目標、預算支出計畫執行不足,抑制經濟活動;然而,相對較低的通貨膨脹、及信貸成長之逐步復甦,預計將可刺激民間消費提升,第2個國家五年發展計畫(2016/07~2021/06)之優先事項為基礎建設、工業化、創造就業機會、及實施民營部門為主導之發展策略等,預估2019年及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6.5%及5.8%。
(二)、通貨膨脹
坦尚尼亞2013年~2017年通貨膨脹率平均約6%,2017年~2018年初因氣候因素推高相關食品價格,2017年通貨膨脹率平均為5.3%。2018年第1至3季全球油價上漲對國內燃料成本走揚,然而,2018年下半年起國內食品價格疲弱,抵消油價上漲對通貨膨脹之影響,2018年通貨膨脹率平均為3.5%。
2018年下半年起國內食品價格疲弱情形,延續至2019年初中斷;2019年初食品價格逐漸上升,然而,2019年第2季起全球油價下跌致國內燃料價格下降,抵消食品價格回升之影響,2019年1月~6月通貨膨脹率平均3.3%,預計今(2019)年下半年食品價格持續穩步回升,預估2019年、2020年通貨膨脹率平均皆為3.7%。
(三)、財政情況
坦尚尼亞體制框架薄弱,財政收入動員能力低,優惠信貸債務有助緩解財政衝擊,近年均呈財政赤字,2016/17財年(2016/07~2017/06)、2017/18財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分別為1.9%、1.3%。
2018/19財年擴大基礎建設,財政支出約提高30%,稅收占GDP比重停滯不前,政府國內收入僅約GDP之15%,政府優先事項為持續擴大稅基,為便於加強稅收,規劃採用電子系統,惟進展緩慢;2018/19財年政府債務約51%獲得優惠性貸款支持,估計2018/19財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約1.7%。
2019/20財年通過預算方案擬增加政府對能源、採礦產業等之商業參與,由國內稅收、非稅收入等支應約三分之二政府支出,減少對外援之倚賴;但政府迄未能改善稅收管理,尚未收妥退休基金、國營電力公司TANESCO等欠款,估計2019/20財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約2.3%。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2017年~2018年坦尚尼亞礦業出口疲弱,出口值遞減,進口主要為基礎建設方案資本財需求,2017年、2018年貿易逆差分別為27.19億美元及37.95億美元。觀光收入創造該國 25%外匯收入來源,服務帳呈上升趨勢,雖官方轉移支付近年來有所下降,但企業利潤匯回母國影響所得帳收入,2017年、2018年經常帳逆差分別為17.13億美元及26.51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3.3%及4.5%。
展望2019年、2020年,商業環境不確定性持續存在,刻正進行基礎建設,例如分階段建設鐵路網絡、及推出新的基礎建設方案等,資本財進口逐步增加,如能加速實現工業化議程,將促進經濟多樣化並促進出口,預估2019年、2020年貿易逆差持續擴大為38.95億美元及40.95億美元。經常帳赤字預計增為28.14億美元及31.90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4.4%及4.7%。
(五)、匯率
源於外部經濟發展,中央銀行(Bank of Tanzania,簡稱BOT、央行)流動性管理目標為緩解過度波動,採取必要干預措施,坦尚尼亞坦幣(T. Shilling,簡稱TZS)2016年底~2018年底兌美元匯率分別為TZS2,172.62:US$1、TZS2,230.07:US$1、TZS2,292.55:US$1。
受到國內需求、資本密集型基礎建設方案進口增加,持續貿易逆差,政府改善商業環境態度、治理記錄等對外國援助和投資流入之影響,加以預期美元周期性強勢,預估2019年底、2020年底坦幣(TZS)溫和貶值,兌美元匯率將分別為TZS2,307.95:US$1、TZS2,381.55:US$1。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2017年底、2018年底坦尚尼亞外匯存底餘額呈遞減趨勢,分別為59.06億美元、50.45億美元,外債總額178億美元、190億美元,外匯存底餘額遠低於外債總額。
近年黃金產量增加、占出口值約35%,2017年、2018年底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分別7.41個月及5.57個月,外債占GDP比重分別為34.21%及33.0%;外債占出口比重分別為208.53%及218.84%;短債占外債比重分別為10.45%及10.24%;短債占外匯存底比重分別為7.41%及5.57%。
預估2019年底外債總額為207億美元,外債占GDP比重32.47%,外債占出口比重為213.28%,短債占外債比重10.03%,短債占外匯存底比重36.76%,外匯存底53.01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5.39個月,整體而言,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尚可。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獨立自主為坦尚尼亞之對外政策。Magufuli總統自2015年11月上任以來,積極參與國際社會,與115個國家建有外交關係,美國及英國均為其主要投資和援助國,坦尚尼亞享美國「非洲成長暨機會法案(AGOA)」零關稅、免配額優惠。
坦尚尼亞為東非共同體(East African Community,簡稱EAC)及「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簡稱SADC)」會員國,該 2 個區域經濟體已與「東南非共同市場(Common Market for Eastern and Southern Africa,簡稱COMESA)」簽署非洲三方自由貿易區協定(Tripartite Free Trade Area,簡稱TFTA),加強區域內經貿投資關係,3 區域經濟共同體共計 26 個會員國,形成龐大單一貿易集團。
坦尚尼亞與肯亞、烏干達、衣索比亞等周邊國家關係密切,積極參與調解肯亞危機及辛巴威危機。此外坦尚尼亞並重視發展與中國大陸、印度、日本等亞洲國家關係。坦尚尼亞境內約有50萬名難民,數量高居非洲各國之冠,主要來自蒲隆地及剛果民主共和國。坦尚尼亞與馬拉威 (馬拉威湖「Lake Malawi」及宋威河「Songwe River」) 邊界爭端未決。
對外貿易方面,坦尚尼亞主要輸出項目為黃金、咖啡、腰果、製成品、棉花等;進口主要輸入項目為民生消費品、機器及運輸設備、工業用原料、原油等。
2018年坦尚尼亞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為印度(21.0%)、南非(20.7%)、肯亞(6.4%)、比利時(6.0%)、瑞士(4.9%)等,主要進口來源國家為中國大陸(22.1%)、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2.1%)、印度(10.1%)、沙烏地阿拉伯(7.2%)、南非(4.8%)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貿易往來方面,2018年我國對坦尚尼亞出口2,574萬美元,進口502萬美元,貿易順差2,072萬美元。2019年1~8月我國對坦尚尼亞出口金額1,826萬美元、進口259萬美元,貿易順差為1,568萬美元。
對坦尚尼亞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8年我國出口至坦尚尼亞主要產品為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28.77%)、塑膠及其製品(23.43%)、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11.73%)等,自坦尚尼亞進口主要產品為菸(包括菸葉及菸類)及菸葉代用品(52.19%)、棉花(31.61%)、鋁及其製品 (7.10%)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於2018年3月2日因該國由經濟規模、財富水準衡量,屬於小型經濟體,預估2018年~2020年經濟成長率平均6.7%,首度核予坦尚尼亞主權信用評等B1,未來展望負向;標準普爾(S&P)、惠譽(Fitch)截至目前均尚未核予坦尚尼亞主權信用評等。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坦尚尼亞在景氣指標為C,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屬於高風險(High Risk);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坦尚尼亞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3,中期評等為C屬於中高度風險,短期評等分為3,為易受傷害(Sensitive)之中高度風險。
世界經濟論壇(WEF)2018年10月公佈最新「2018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4.0」資料,坦尚尼亞在全球140個參評經濟體中,競爭力排名第116名(註1)。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坦尚尼亞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99名,與阿爾巴尼亞(Albania)、巴林(Bahrain)、哥倫比亞、菲律賓、泰國等列同一等級,較上一年度103名、進步4名。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布2019年經商容易度調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坦尚尼亞於評比190國中名列第144名,較上一年度137名、退步7名。
註1:隨著第4次工業革命(工業4.0)時代來臨,WEF更新若干衡量指標(98個指標更新64個),以期更能反應各國之競爭力,故2018 Index 4.0 排名,不宜與前年度比較。

六、綜合評述
坦尚尼亞位於非洲東部地區,天然礦藏豐富,總人口約5,545 萬,享人口紅利、中產階級迅速崛起,近年發現未開發能源,吸引外來投資(FDI),主要產業包含農業、礦業、林業、漁業及觀光業。
然而,發電和運輸網絡基礎建設不足,商業環境仍存在眾多缺點,桑吉巴(Zangibar)濱海區與坦噶尼喀(Tanganyika)內陸區間之政治、宗教緊張關係等,為其經濟發展需克服議題。
政府以多元化經濟,推動經濟成長,保護國內產業,加強吸引外國投資,2017年~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7.1% 、7.0%及6.5%。財政收入動員能力低,近年均呈財政赤字,2016/17財年~2018/19財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分別為1.9%、1.3%及1.7%。基礎建設方案所需資本品進口增加,2017年~2019年貿易逆差餘額、經常帳赤字餘額均呈遞增,經常帳赤字占GDP比重分別為3.3%、4.5%及4.4%。
坦尚尼亞2017年~2019年外債餘額分別為178億美元、190億美元、207億美元,外匯存底餘額分別為59.06億美元、50.45億美元、53.01億美元,外債餘額高於外匯存底,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7.41個月、5.57個月、5.39個月,外部流動能力尚可。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外貿協會全球資訊網、CIA、EIU、IMF、Global Insigh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WEF、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