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歐洲克羅埃西亞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位處東南歐,巴爾幹半島西北部,接鄰中歐與南歐,國土狹長曲折,海岸線曲折,國境西鄰亞得里亞海,與義大利隔海相望,東北部屬多瑙河中游平原,最南端之杜布羅夫尼克市(Dubrovnik)區域被鄰國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之出海口與克國本土隔開。北與斯洛維尼亞、匈牙利為鄰,東鄰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及賽爾維亞。
氣候:沿海地區為地中海型氣候,山區有高原氣候特徵,北部內陸地區有溫帶大陸性氣候特徵。
面積:56,594平方公里。其中陸地為56,414平方公里,海岸線為6,278公里,有1,244個島嶼。
人口:4,270,480人(2018年7月, CIA估計)。
首都:札格雷布(Zagreb)
幣制:庫納(KUNA,簡稱HRK),1美元兌換5.97庫納(2018.12.31)
種族:克羅埃西亞人90.4%、塞爾維亞人4.4%、其他4.4%
宗教:86.3%天主教,4.4%東正教。
語言:主要為克羅埃西亞語95.6%,塞爾維亞語1.2%,其他3%,部分民眾通曉英語、德語或義語。
政治制度:議會民主制
政黨: 主要政黨有民主聯盟(HDZ)、社會民主黨(SDP)、「橋黨」(MOST)、人民黨(HNS)、工人黨(HL)、依斯特利亞民主聯盟(IDS)、退休者聯盟(HSU)等。
經濟結構:2018年農業、工業及服務業產值對GDP的貢獻度分別為3.6%、25.8%、70.7%。
主要出口產品(2018):機械與運輸設備(23.2%)、化學製品(16.7%)、製成品(15.0%)
主要出口國家(2018):義大利(14.4%)、塞爾維亞(13.1%)、斯洛維尼亞(11.0%)及奧地利(9.4%)。
主要進口產品(2018):機械與運輸設備(26.3%)、化學製品(13.9%)、燃料及潤滑油(13.6%)、食品、牲畜、飲料及煙草(11.8%)
主要進口國家(2018):德國(15.2%)、義大利(13.1%)、斯洛維尼亞(11.1%)及奧地利(7.6%)。

註:
1.地理位置、面積、首都、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政黨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人口、語言、幣制、種族、宗教取自CIA,The World Factbook。
3.匯率、經濟結構、主要進出口產品、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
歐洲克羅埃西亞綜合評論克羅埃西亞政經概況
:::

克羅埃西亞政經概況

編輯: 楊基源

2019/08/13列印

一、政治概況
克羅埃西亞原為南斯拉夫聯邦共和國(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之成員,1991年6月25日克羅埃西亞國會通過決議,宣布脫離南斯拉夫而獨立,獨立後領導獨立的軍事強人涂德曼(Franjo Tudjman)掌權期間,克國經濟衰退,外交孤立,迄1999年12月強人去世,人民要求民主改革的聲浪高漲,執政的社會民主黨(SDP)積極從事憲政改革,擴大國會職權與限縮總統權力,並立法保障少數族裔之參政權,政治情勢漸趨平穩,外交上終結遭國際社會孤立的局面。
克羅埃西亞獨立以來,政黨林立,較難有國會過半席次之單一執政黨,多黨組成聯合內閣成為該國的政治常態。目前主要政黨包括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HDZ)、社會民主黨(SDP)、橋黨(MOST)、克羅埃西亞人民黨(HNS)、克羅埃西亞工人黨(HL)、依斯特利亞民主聯盟(IDS)、退休者聯盟(HSU)及其他小黨等。
克羅埃西亞的政治制度為議會民主制,單一國會,共有151席議員,議員由人民選舉,其中有8席保留給境內少數族群,任期4年。2016年9月11日舉行國會選舉,選舉結果: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HDZ)取得61席、社會民主黨(SDP)與人民黨(HNS)組成的人民聯盟取得54席、橋黨(MOST)13席、少數民族8席、另其他小黨及獨立參選人計有15席。下次國會選舉日期於2020年12月23日舉行。
克羅埃西亞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在首輪投票中未有候選人得票過半,則由得票數領先的前兩名候選人進行第二輪投票,由得票率高者勝出,總統任期5年,任期不得超過兩屆。內閣總理由總統任命並經國會通過,通常由多數黨或多數黨聯盟的領導人組閣。最近總統選舉於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舉行,2015年1月11日由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HDZ)的吉塔若薇琦女士(Kolinda Grabar-Kitarovic)在第2輪投票以50.7%得票率贏得勝選,2015年2月19日就職。下次總統選舉日期於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舉行。
2017年6月保守派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HDZ)與橋黨(MOST)合組的聯合政府破局後,HDZ改與自由派系克羅埃西亞人民黨(HNS)合組新聯合政府,支持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HDZ)主席普倫科維奇(Andrej Plenkovic)續任總理,將繼續進行結構改革包括調整行政機關、退休金制度,以及降低公共債務、削減財政赤字等,作為加入歐元區的必要條件。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克羅埃西亞為原南斯拉夫聯邦中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經濟基礎良好,且自然資源豐富,蘊藏石油、煤、鐵、鋁等礦產,森林和水力資源亦豐。主要產業包括:農、林、漁、牧業、製造業、觀光、建築營造、運輸業及批發零售業等。另克羅埃西亞地理位置靠近地中海,觀光業之優勢在於擁有豐富的自然文化遺產,自然風景得天獨厚,故旅遊業是克羅埃西亞經濟的主要支柱之一,約占克羅埃西亞國內生產總值的19.6%,為重要創匯來源。
歷經多年經濟衰退後,克羅埃西亞的經濟依然脆弱。2015至2018年經濟恢復成長,但中期也面臨多種挑戰,包括公共債務與外債沉重,以及年齡老化與人口減少的問題。近期政府對國內造船公司uljanik的紓困可能對公共財政造成龐大壓力。
克羅埃西亞經濟規模不大,2018年GDP僅610億美元,人均所得14,630美元,其經濟體系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衝擊。2018年外人直接投資(FDI)淨額為8.4億美元,占克羅埃西亞GDP比重1.38%。2018年產業結構中,農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為3.6%、工業占25.8%、服務業占70.7%。
(一)、總體經濟
受到全球金融風暴衝擊,克羅埃西亞2008年經濟放緩;2009年至2014年間,經濟每年幾乎停滯或衰退,內部挑戰依然存在,包括區域發展不平衡、投資環境困難、司法效率不彰,以及國內赴歐盟地區尋求更高薪的年輕專業人才的流失問題。
克羅埃西亞經濟相當程度仍由國家控制,效率不彰。2016年克羅埃西亞修改稅法,以刺激國內消費和外國投資成長。2017年調降所得稅,2018年起各項營業成本可從所得稅計扣除。在2018年初政府公布其經濟改革計劃,計劃於2019年實施。
克羅埃西亞於2015年脫離多年之經濟衰退,GDP成長2.4%,2016年經濟成長更達3.5%。2017年初克國最大超市連鎖集團Agrokor出現經營危機,但政府採取紓困措施,避免該集團陷入財務困境而影響克國經濟,致2017年經濟成長率降為2.9%。雖然Agrokor經營危機案仍可能為克國經濟帶來負面影響,但在民間消費與固定投資驅動,加上旅遊業帶動服務出口成長,2018年經濟仍繼續成長2.6%,惟較2017年略低。
展望未來,薪資成長、就業率提升及赴海外工作的克羅埃西亞人匯回資金,將持續帶動消費。另整體來看,由於克羅埃西亞利用歐盟取得資金,使未來固定資本投資將較過去幾年強勁。預測2019年及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2.7%及2.5%。
(二)、通貨膨脹
克羅埃西亞物價尚屬穩定,由於全球能源價格下跌,2016年CPI年增率為-1.1%。2017年由於食品和燃料價格的上漲,CPI年增率升至1.1%。2018年由於全球油價持續上漲和國內工資增長,加深通膨壓力,CPI年增率再升至1.5%。展望未來,由於2019年1月初政府開始調降重要食品產品增值稅由25%降至13%,加上歐元區通膨疲弱,預測2019年克羅埃西亞CPI年增率為1.3% %。2020年勞動市場供給受限,推升工資上漲壓力,預測2020年克羅埃西亞CPI年增率升為1.6%,通膨仍屬溫和。
(三)、財政情況
經過長達十年的入盟申請與談判,克羅埃西亞2013年7月1日順利加入歐盟,成為歐盟第28個會員國後至2020年為止,將可自歐盟基金獲得117億歐元(約159億美元)之補助,然而克羅埃西亞相對劣勢之經營環境,將限制克羅埃西亞獲取資金的能力(大部分歐盟基金均附加相當嚴格的條件)。若克羅埃西亞盼經濟能快速成長(包括獲得歐盟較高比率之補助金),即須對政府結構和經營環境進行相對改革。克羅埃西亞制定加入歐元區的計劃,政府預計在2024年前採用歐元。財政整頓和改善商業環境是主要優先事項,公共債務占GDP比率必須從2018年74.6%降至2021年65.4%。
2016底國會通過稅改方案,2016年克羅埃西亞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1.0%,2017年克羅埃西亞政府削減支出,將公共債務占GDP比率從2014年的84%降至78%,使得財政由赤字轉為盈餘,占GDP比重為0.8%,創1991年獨立以來的首次財政盈餘,2018年財政盈餘占GDP比重略降為0.2%,並連續3年達成預算目標。展望未來,由於政府投資支出增加,加上舉辦國會選舉與總統選舉將帶來財政支出壓力,預測2019年及2020年將再轉為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0.3%及0.8%。
(四)、就業情況
克羅埃西亞的就業保護法規是歐洲最嚴格的法規之一,因克國相關勞工法令之修改,均需由勞資雙方進行協商,解僱職工較為困難且須付昂貴的代價,就業保護法規具有約束性,因此工人的離職率不高,平均工作期間較長。高度的工作職位保護同時也提高了受僱人員的談判地位,導致工資水準工資高於其競爭對手國。較高的勞動力成本可能會繼續約束現有企業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也可能會影響新企業的市場進入,導致企業的成長速度不快,就業水準較低勞動市場缺乏彈性,亦阻礙克國經濟發展的因素之一。
受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所引發的經濟危機衝擊,克國失業率急劇上升,接著歐債危機,更使得克國經濟雪上加霜,失業率持續攀升。克羅埃西亞自2015年經濟表現回溫,持續的經濟成長使失業率下降。2016年失業率15%,2017年失業率降至12.4%,2018年失業率再降至9.8%。預測2019年及2020年失業率分別為9.5%及9.3%,失業問題持續改善。
(五)、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克羅埃西亞主要貿易夥伴為歐盟會員國,而歐盟會員國經濟之復甦亦帶動與克羅埃西亞雙邊貿易。羅埃西亞商品貿易收支一向失衡,近幾年由於旅遊收入增加,服務帳帶來順差,經常帳獲得改善。2017年克國商品出口131.94億美元,成長13.42%;商品進口224.87億美元,成長13.53%,貿易收支逆差92.92億美元。由於觀光客人數強勁成長13%,達1850萬人,其中來自德國觀光客人數成長15.3%,達260萬人,使得經常帳盈餘由2016年12.49億美元升至2017年18.67億美元,占GDP比率由2016年2.4%升至2017年3.4%。2018年由於貿易收支逆差擴大至110.3億美元,經常帳盈餘占GDP比率降為2.4%。展望未來,由於歐元區經濟疲弱,旅遊收入減少,預測2019年經常帳盈餘降為7.88億美元,占GDP的比率降為1.3%,2020年因商品進口增加,貿易收支逆差持續擴大,經常帳轉為赤字1.32億美元,占GDP比重0.2%。
(六)、匯率
克羅埃西亞貨幣與歐元密切關聯,克羅埃西亞央行採行管理式浮動匯率制,定期干預外匯市場,維持克羅埃西亞幣庫納匯率的穩定。由於旅遊業強勁成長以及歐盟資金流入銀行體系帶來克羅埃西亞幣庫納升值壓力,2016至2018年底克羅埃西亞幣庫納(Kuna)兌美元匯率分別為7.17、6.27、5.97,呈現升值趨勢。2018年間克羅埃西亞央行4次在外匯市場進行干預,最後1次是在12月17日在外匯市場購入4.577億歐元(約合5.187億美元),防止克羅埃西亞幣庫納(Kuna)兌美元過度升值。展望未來,2019年由於貿易赤字擴大,預測2019年底克羅埃西亞幣庫納(Kuna)兌美元匯率將貶為6.41:1。預測未來匯率走勢仍將與歐元密切關聯,2020至2023年庫納(Kuna)匯率大致維持穩定的狀態。
(七)、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克羅埃西亞2018年外債較2017年減少42億美元至439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為72.2%,占出口比率為67.2%,債負比率為30.8%,整體債務負擔不輕,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重為10.86%,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重為24.30%,外匯存底為198.8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7.8個月,外部流動性尚可。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克羅埃西亞於1991年獨立後,以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及歐盟(EU)為外交政策主軸。在加入北約部分,克國與阿爾巴尼亞於2009年4月1日同時加入。在歐盟方面,克國與2003年正式提出入盟申請,於2013年7月1日順利加入。克羅埃西亞預定2020年中加入申根區,其會員資格將可取消該區域內國家之間的邊境管制,有利於觀光業、運輸業、商品與服務貿易。
克羅埃西亞的外交政策偏重前南斯拉夫鄰國,受到過去歷史因素驅使,希望能保護僑居鄰國的克羅埃西亞族人的地位。自2017年起克羅埃西亞與鄰國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osnia and Herzegovina)關係有惡化跡象,主因波士尼亞穆斯林領導人指控克羅埃西亞政府企圖干預波士尼亞國內事務。另2018年8月克羅埃西亞接受中國大陸財團投資,開始興建連接克羅埃西亞陸地與克國位於佩列沙茨半島(Peljesac peninsula)的大橋,波士尼亞對該計畫提出反對,稱該計畫將影響波士尼亞進入公海航線,雖然克羅埃西亞政府強調該橋樑足夠高,不會影響波士尼亞的航運路線。
2018年克羅埃西亞主要出口產品:機械與運輸設備(23.2%)、化學製品(16.7%)、製成品(15.0%),主要出口國家:義大利(14.4%)、塞爾維亞(13.1%)、斯洛維尼亞(11.0%)及奧地利(9.4%)。主要進口產品:機械與運輸設備(26.3%)、化學製品(13.9%)、燃料及潤滑油(13.6%)、食品、牲畜、飲料及煙草(11.8%),主要進口國家:德國(15.2%)、義大利(13.1%)、斯洛維尼亞(11.1%)及奧地利(7.6%)。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我國與克羅埃西亞雙邊貿易長年維持順差,2018年我國對克羅埃西亞出口6,184萬美元,進口409萬美元,順差5,775萬美元。在貿易產品項目方面,2018年我國出口至克羅埃西亞主要產品為鋼鐵(29.12%)、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23.61%)、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20.02%)等:我國自克羅埃西亞進口主要產品為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19.54%)、鞋靴、綁腿及類似品(13.90%)、電機設備及其零件(12.67%)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由於克羅埃西亞財政預算穩健,即使GDP成長率放緩,政府債務仍持續減少,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2019年3月22日調升克羅埃西亞長期主權信用評等,由BB+調升為BBB-,未來展望為穩定。因克羅埃西亞2018年已連續三年達成預算目標,政府以限制財政支出、增加財政收入、降低利息成本和有利的總體經濟條件支撐其財政發展,惠譽(Fitch)亦於2019年6月7日調升克羅埃西亞長期外幣評等,由BB+調升至BBB-,未來展望為正向。穆迪(Moody’s)於2019年4月26日維持克羅埃西亞的長期外幣評等Ba2,未來展望由穩定調為正向。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克羅埃西亞景氣指標為A3,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A4,屬於可接受風險(Acceptable Risk)等級;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克羅埃西亞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B2,中期評等分為B(中等風險)、短期評等為2(中等風險Medium)。
世界經濟論壇公布最新「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資料顯示,克羅埃西亞的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0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68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克羅埃西亞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60名,較上一年57名退步3名。世界銀行公布的2019年經商容易度在全球190國排名第58名,較上年度51名退步7名。
六、綜合評述
克羅埃西亞獨立以來,政黨林立,較難有國會過半席次之單一執政黨,多黨組成聯合內閣成為該國的政治常態。2017年以來,聯合執政之兩黨之間紛爭不斷,內閣成員異動幅度頗大,對克國政治與經濟埋下不可測之變數,是否將對克國經貿發展有不利之影響,有待後續密切觀察。
克羅埃西亞地理位置靠地中海,為往來東南歐之交通樞紐,優越的地理位置,交通基礎建設和運輸部門帶動經濟和社會發展,觀光業亦蓬勃發展;惟克國政府債務問題,原為克國經濟一大隱憂,在歐盟援助下近年經濟逐漸恢復成長,預期外債問題可望減緩。克國行政及司法體系效率低,工業發展薄弱,缺乏競爭力。
預測2019年實質經濟成長率2.7%,經濟成長率放緩,CPI年增率1.3%,物價溫和,財政赤字占GDP的比率0.3%,失業率偏高為9.5%。2019年克羅埃西亞幣庫納兌美元匯率為6.41:1。2019年由於歐元區經濟疲弱,旅遊收入減少,經常帳順差降至7.88億美元,占GDP的比率為1.3%。2019年外匯存底遠低於外債,惟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9.81個月,整體外部流動能力尚可。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CIA、WEF、EIU、IMF、Global Insigh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