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歐洲土耳其
:::

基本國情

+more
● 地理位置:位居歐、亞大陸交界,三面環海,東北與高加索諸國接壤,西北與東歐相接,東部及東南部與中東為鄰。境內亞洲部分稱為安那托利亞(Anatolia),約佔總面積97%;歐洲部分稱為色雷斯(Thrace)。 ● 首都:安卡拉。 ● 面積:779,452平方公里。 ● 人口:約8,201萬7,514人(2020年7月)。 ● 語言:土耳其語。 ● 宗教:大多數為伊斯蘭教,亦有基督宗教。 ● 幣制:土耳其里拉(Turkish Lira;TL)。 ● 匯率:1US$ = 5.79土耳其里拉(2019年12月)。 ● 政治制度:總統制。 ● 經濟結構:2019年經濟結構中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比重約為6.6%、30.4%、63.1%。 ● 主要輸出項目(2018年):運輸設備(18.2%)、紡織品和服裝(16.3%)、農產品加工(10.3%)、鐵和鋼(7.8%)等。 ● 主要輸入項目(2018年):燃料(19.3%)、化學製品(15.0%)、機械設備(8.5%)、運輸設備(7.9%)等。 ● 主要出口國家(2018年):德國(9.6%)、英國(6.6%)、義大利(5.7%)、伊拉克(5.0%)等。 ● 主要進口國家(2018年):俄羅斯(9.9%)、中國大陸(9.3%)、德國(9.1%)、美國(5.5%)等。 ● 我對該國輸出(2019年):10億2,173萬。 ● 我自該國輸入(2019年):3億3,651萬美元。 註: 1. 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匯率、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 人口數資料取自CIA資料。 3. 經濟結構、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資料。 4. 我國對該國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歐洲土耳其綜合評論土耳其政經概況
:::

土耳其政經概況

編輯: 張珮瑩

2019/07/30列印

一、政治現況
土耳其自1980年軍事政變以來,政局持續不穩定;2002年國會大選,由正義發展黨(AKP)脫穎而出,一黨獨大執掌政權,結束自1991年之聯合內閣,政局趨穩。2007年10月21日公投通過修憲,自2014年起總統選舉改由全民直選,總統任期由原訂7年、不得連任,變更為5年、可連任一次。
正義發展黨(AKP)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以推動經濟發展為口號,先後於2003年3月、2007年7月、2011年6月屢獲勝選,三度連任總理。政治、經濟局勢遇有動盪,即行干預,多次粉碎政變,艾爾多安總理政治權力鞏固。惟依規定,總理僅得連任3屆。艾爾多安於2014年8月10日參加首度總統直選,以51.71%得票率當選,為該國首位以總統直選方式先後擔任總理、總統職務之政治人物。
艾爾多安2014年擔任總統以來,憑藉在黨內、政壇強勢地位,隨著權力膨脹,2015年起,即擬更改政體為「總統制」;惟因正義發展黨(AKP)多年執政,貪腐案件層出不窮,2016年7月15日,反對正義發展黨(AKP)的軍人發動政變,意圖推翻政府,但8小時內迅即被平定。
2015年~2016 年土耳其國內恐怖攻擊事件屢起,周邊國家(如敘利亞、伊拉克)政局動盪,加上與俄羅斯交惡,經濟成長受阻。為增加外人投資信心,2017年4月16日全國公投修憲以51.3%低空通過,由「內閣制」改為「總統制」,於2018年7月9日生效廢除總理職務;總統無須國會同意,即有權任命、解任閣員,頒布行政命令和緊急狀態令。廢除總理後,總統獲更大授權,可提出系列改革措施,提高行政效率、發展經濟,土耳其擬藉此穩定動盪局勢,但亦引向強人總統獨裁專制之路。
2017年4月通過修憲,原訂於2019年11月舉行之總統暨國會議員選舉,提前於2018年6月24日舉行,總統選舉投票率高達86.2%,候選人得票率分別為艾爾多安52.6%、Muharrem INCE (CHP)30.6%、Salahattin DIMIRTAS (HDP)8.4%、Meral AKSENER (IYI)7.3%、其他1.1%等;尋求連任正義發展黨(AKP)艾爾多安總統在第一輪選舉獲選其第2屆總統任期。
2018年6月總統選舉期間,艾爾多安總統對傳媒嚴格控制,反對派候選人欠缺傳媒報導,人民民主黨(HDP)總統候選人Salahattin DIMIRTAS被囚禁於監獄,競選受到言論、結社自由等限制,選舉競選公平性受到爭議。下次選舉預訂於2023年6月舉行。
一院制國會,議員依政黨比例代表制產生,政黨需跨越得票率10%門檻,2017年4月修憲後、計600席議員,任期5年;提前於2018年6月24日辦理之國會選舉,由正義發展黨(AKP,295席)與民族行動黨(MHP,49席)結盟之「People’s Alliance」在國會選舉獲得多數約占53.7%、計344席,「National Alliance」由共和人民黨(CHP)、SP、良黨(IYI)等組成,約占33.9%、計189席,人民民主黨(HDP)約占11.7%、計67席;下次選舉預訂於2023年6月舉行。
今(2019)年3月31日地方選舉,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候選人在伊斯坦堡市(Istanbul)、首都安卡拉市(Ankara)等均落選,其中伊斯坦堡市(Istanbul)正義發展黨(AKP)候選人與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候選人票數差距僅1萬3,000票,最高選舉委員會接受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所提出之異議,宣告選舉無效決定重新選舉。
今(2019)年6月23日伊斯坦堡市(Istanbul)市長重新選舉,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候選人再度勝選、與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候選人票數差距暴增為80萬6,000票。
艾爾多安總統擁戴者多為保守派人士及民族主義選民;正義發展黨(AKP)中與艾爾多安總統持不同意見者,預估可能於今(2019)年另組新的政黨。政府經濟改革議程將受到今(2019)年6月地方選舉爭議持續影響。
土耳其中央銀行(the Central Bank of Turkey)總裁Murat Cetinkaya今(2019)年6月貨幣政策委員會(MPC)會議維持利率不變決策,艾爾多安總統7月6日撤換任期僅剩10個月中央銀行總裁Murat Cetinkaya職務,由副總裁Murat Uysal升任,艾爾多安總統此舉干預中央銀行獨立性,增加政策不可預測性,損害外國投資者信心。

二、經濟現況與展望
2018年7月土耳其人口數約8,125萬7,239人;2018年平均每人GDP為9,330美元,2018年產業結構,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約為6.4%、31.2%、62.4%。
土耳其是全球最大榛果、無花果、杏仁、杏桃、葡萄乾等生產國,為少數不需要仰賴進口、可自給自足,並有多餘農產品可供外銷國家,出口農產品包括穀類、豆類、糖、堅果、乾果、橄欖油等。
硼礦藏量占全世界73%,亦為全球五大鉻礦供應國之一,藏量僅次於哈薩克、南非及印度,位居世界第4。
(一)總體經濟
土耳其主要工業包括車輛及零配件、紡織成衣業、化學製品業、及鋼鐵業等,服務業以觀光業、金融業、零售業及營建業為主,2016年7月歷經軍事政變,添增經商環境不確定性,削減外資投資意願,2016年實質GDP成長率3.3%。
2017年全球需求回升、政府刺激措施(如耐用消費品減稅、政府對中小企業提供之信用保證機制、提高基本工資刺激民間消費等)支持,提高出口競爭力,工業、服務業及營建業領域成長強勁,相對有利基數效應、2017年實質GDP成長率達7.3%。
2018年政府雖持續各項經濟刺激措施,但因大額外部融資需求,在全球流動性持續變化下,為能吸引外資流入,中央銀行持續採行相對緊縮貨幣政策,惟該政策亦限縮民間消費、投資;全球流動性緊縮、第1季~3季油價上漲,與美國政治緊張局勢等負面影響,8月份土耳其里拉(Turkish Lira;簡稱TL)顯著貶值,通貨膨脹加速,大額外幣計價債務成本提高,9月中央銀行調升基準利率625個基點,國內利率上升和風險溢價進一步削弱經濟前景,2018年全年實質GDP成長率驟降至2.8%。
土耳其里拉(TL)貶值效應持續對2019年經濟表現產生負面影響,國內高利率影響民間投資,製造業產出放緩,工資增幅低於通貨膨脹率、抑制民間消費,2019年7月24日中央銀行調降基準利率425個基點,期以寬鬆貨幣政策,刺激土耳其疲弱之經濟。預估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為-1.7%,2020年實質GDP成長率為4.1%。
(二)通貨膨脹
2016年7月政變未遂,政治不穩定性、致土耳其里拉(TL)持續走弱,伴隨油價及其他商品價格溫和復甦,2016年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為7.8%。2017年土耳其里拉(TL)貶值蘊生輸入型通貨膨脹,加以調升法定基本工資(調幅8%),對物價上漲推波助瀾,2017年CPI年增率平均為11.1%。
2018年第1季~3季油價回升,6月份因食品、非酒精飲料、蔬菜、交通運輸、電信通訊等價格上漲,單月CPI升至15.4%;9月中央銀行為遏止土耳其里拉(TL)跌勢,將基準利率由17.5%上調至24%,10月單月CPI飆升至25.2%,在高通膨預期對訂價及消費者行為影響下,持續對物價指數產生連鎖效應,2018年CPI年增率平均為16.3%。
2019年上半年國內利率政策維持不變,6月消費者物價指數較上(2018)年同期增加15.7%,為上(2018)年6月以來之最低增幅,與2019年5月單月CPI為18.7%相較,通貨膨脹已略呈改善。7月24日中央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MPC)調降基準利率425個基點,由24%調降為19.75%,預期因國內需求降低,通膨減緩過程將可持續,預估2019年、2020年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平均為16.1%、10.2%。
(三)財政情況
過去,土耳其經濟在國內政治不穩定、全球金融市場動盪期間呈現復甦動能,除具備資金充足及監管完善銀行業、多元化民營企業外,該國財政穩健亦為主要原因之一。2016年政府財政維持審慎措施,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1.2%。
2017年全球緊縮貨幣政策、國內政治不確定性、土耳其里拉(TL)匯率貶值等,土耳其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1.5%,公共債務占GDP比重為28.3%、低於2016年之29.2%,在此情況下,政府為應預算赤字、償還債務等需求籌措之舉借,面臨之困難度相對較低;然而,寬鬆赤字財政政策影響民眾對政策制定者信心。
為增加財政收入,政府自2018年1月起,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由原20%、調升至22%;6月國會及總統選舉支出加速,8月土耳其里拉(TL)貶值,財政部部長Berat Albayrak(艾爾多安總統女婿)雖再度承諾控制財政政策,然為協助對抗通貨膨脹,政府亦承諾減少數項稅收,致削弱降低財政赤字能力,同時,政府採行新的支出、擔保,2018年公共債務占GDP比重28.9%,2018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2.0%。
土耳其財政部公布,2019年上半年稅收3,077億里拉,較上(2018)年同期增加4.4%,預算總收入4,030億里拉,較上年同期成長14%;利息支出507億里拉,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50%,預算總支出4,816億里拉,較上年同期增加20.5%。2019年1月~6月預算赤字786億里拉(約138億美元)。持續財政缺口,政府並未進一步推動擴張性財政活動,預估2019年、2020年公共債務占GDP比重為28.0%、27.3%,預估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2.3%、2.1%。
(四) 就業情況
2017年勞動人口約3,164萬人,較2016年增加111萬人,勞動參與率增加0.8%、達52.8%,2017年失業率為10.9%。
2018年勞動人口約3,227萬人,較上(2017)年增加63萬人,創造549,000個工作機會,勞動參與率為53.2%,較上年成長0.4%,2018年失業率10.9%。
近年因國內、周邊地區動盪政經情勢影響,致土耳其觀光、營建產業頗受波及,土耳其東南部省份因公部門無法提供足夠就業機會,民間部門因欠缺儲蓄進行投資以創造就業,使得民眾湧向大城市覓職,但部分大城市生產及投資活動未能相應提升,失業率居高不下,預估2019年、2020年失業率為14.1%、13.1%。
(五)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土耳其製造業以組裝(Assembly)為主,即進口原物料、機器設備等中間財,在地組裝為成品,銷售國內市場或出口。2016年受益於景氣復甦、國際油價下跌,經常帳赤字331億美元,占GDP比重為3.8%。
2016年俄羅斯逐步解除對土耳其經濟制裁等因素,有助提振土耳其2017年出口,商品出口額達1,662億美元,但因黃金進口增加、全球能源價格上升、國內需求成長等因素,進口額達2,251億美元,商品貿易逆差由上(2016)年409億美元擴大為590億美元,經常帳赤字473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比重擴大為5.6%。
2018年全球流動性緊縮、第1季~3季油價上漲,因8月份土耳其里拉(TL)顯著貶值,有利商品出口,全年出口額達1,746億美元、進口額減為2,165億美元,商品貿易逆差降至419億美元,經常帳赤字降至271億美元,占GDP比重為3.5%。
因土耳其里拉(TL)兌美元和歐元貶值、提高出口競爭力,國內需求下降、抑制進口,預估2019年因貨幣危機帶來競爭力使出口增加為1,834億美元,進口額2,075億美元,商品貿易逆差縮減為242億美元,里拉貶值亦使土耳其已成為國際遊客更能負擔之旅遊目的地,旅遊收入將增加,預估2019年、2020年經常帳赤字分別惟54億美元、227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0.7%、2.7%。
(六)匯率
2015年因經常帳赤字持續提升、國內政治不確定性升高、國際投資者資金撤出新興市場等因素,年底里拉兌美元匯率貶至TL2.91:US$1。2016年7月軍方政變失敗,政局持續不穩定,年底里拉兌美元貶值逾20%,兌美元匯率為TL3.52:US$1。
2017年政治不確定性、外國投資者信心下降,里拉續貶,年底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TL3.78:US$1。2018年8月全球流動性緊縮、油價上漲,與美國政治緊張局勢等負面影響,里拉匯率大幅貶值,8月13日短暫觸及TL7.2:US$1低點,9月中央銀行調升基準利率625個基點,里拉匯率回升、在2018年9月~12月大致維持穩定,年底兌美元匯率為TL5.27:US$1。
2019年3月份地方選舉激烈言論,加以與美國緊張關係再次出現、伊斯坦堡市(Istanbul)市長重新選舉等國內政治不確定性,7月24日中央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MPC)調降基準利率425個基點,由24%調降為19.75%。預估2019年底、2020年底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分別為TL5.67:US$1、TL5.83:US$1。
(七)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土耳其為協助經濟成長及為其龐大結構性經常帳赤字取得融資,長期仰賴外部借款,2016年底外債餘額約4,090億美元,占GDP比重為47.5%。2017年第2季土耳其以歐元計價外債餘額約占總餘額之32%,因歐元兌美元升值、致轉換為美元後餘額提高,2017年年底外債餘額4,547億美元,外債占GDP比重為53.6%。
2018年全球金融市場緊縮政策,債權人持續關注債務餘額與政治風險,2018年8月里拉疲弱、經濟活動減緩,2018年底外債餘額4,436億美元,外債占GDP比重為58%,外債占出口比率為152.1%,短期外債占外債比重為26.14%,債負比率34.2%,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3.64個月。
預測2019年、2020年外債總額分別為4,329億美元及4,691億美元;預測2019年、2020年外匯存底分別為702.85億美元及662.62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分別為4.37個月及4.18個月,外部流動能力欠佳。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土耳其位居亞、歐大陸交界,有東西橋樑之稱,境內亞洲部分約為總面積97%、歐洲部分約為總面積3%。土耳其為北約會員國,與西方國家關係密切,國際地位重要。蘇聯解體後,土耳其在中亞及高加索五個突厥語系國家中之影響力遽增。土耳其與希臘、亞美尼亞分別因賽普勒斯族裔糾紛及第一次大戰時之種族屠殺問題而關係不佳,另外土耳其亦於敘利亞內戰中支持反政府勢力,而與敘利亞政府關係失和。
近年土耳其政府與美國關係局勢緊張,在2016年7月軍方發動政變失敗後,政府認為西方國家欠缺對土耳其政府之聲援表示;美國軍方支持庫爾德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其為附屬於敘利亞之庫爾德團體,土耳其譴責對其領土完整性造成威脅;2018年8月美籍牧師安德魯·布倫森(Andrew Brunson)因恐怖主義罪名於土耳其被拘留、美方對土耳其官員實施制裁等(該部分制裁在布倫森牧師於2018年10月獲釋後解除);土耳其與中國大陸、俄羅斯及伊朗等國關係趨於密切,土耳其對俄製S-400導彈防禦系統採購決策,將持續於2019年測試與美國關係發展。
對外貿易方面,2018年土耳其主要輸出項目為運輸設備(18.2%)、紡織品和服裝(16.3%)、農產品加工(10.3%)、鐵和鋼(7.8%)等;進口主要輸入項目為燃料(19.3%)、化學製品(15.0%)、機械設備(8.5%)、運輸設備(7.9%)等。
2018年土耳其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為德國(9.6%)、英國(6.6%)、義大利(5.7%)、伊拉克(5.0%)等,主要進口來源國家為俄羅斯(9.9%)、中國大陸(9.3%)、德國(9.1%)、美國(5.5%)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貿易往來方面,2018年我國對土耳其出口13億7,119萬美元,進口3億7,031萬美元,貿易順差10億88萬美元。2019年1~6月我國對土耳其出口金額5億7,109萬美元、進口1億9,151萬美元,貿易順差為3億7,934萬美元。
對土耳其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8年我國出口至土耳其主要產品為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29.70%)、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24.36%)、塑膠及其製品(11.51%)等,自土耳其進口主要產品為鐵道及電車道車輛以外之車輛及其零件與附件(29.28%)、鋼鐵(8.70%)、泥土及石料、石灰及水泥(8.43%)等。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於2018年8月17日因里拉匯率極端波動,通貨膨脹率增加,國際收支赤字對經濟有負面影響,調降長期主權信用評等由BB-調降為B+,未來展望穩定。
穆迪(Moody’s)於2018年8月17日因里拉匯率貶值,通貨膨脹率高,延遲制定全面性有效經濟計畫,顯示土耳其政策可預測性、有效性下降,調降土耳其主權信用評等由Ba2調降至Ba3,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向。於2019年6月14日因經濟結構高度依賴外部資本,政府政策有效性持續下降,影響投資者信心,外匯存底下降致易受經濟、金融劇烈波動影響,再度調降土耳其主權信用評等,由Ba3降至B1,未來展望為負向。
惠譽(Fitch)於2019年7月12日,因執政黨6月伊斯坦堡市長重選遭更大挫敗,總統於7月6日撤換中央銀行總裁,損害投資人信心、影響外國資本流入,經濟成長疲弱、選舉支出使公共財政狀況惡化,調降長期外幣評等由BB調降至BB-,未來展望為負向。
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土耳其在景氣指標為A4,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屬於High Risk(高風險);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土耳其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3,中期評等為C屬於中高度風險,短期評等分為3,為易受傷害(Sensitive)之中高度風險。
世界經濟論壇(WEF)2018年10月公佈最新「2018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 4.0」資料,土耳其在全球140個參評經濟體中,競爭力排名第61名(註1)。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2019年5月公布「2019 世界競爭力報告World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19」,土耳其在63個參評經濟體排名第51名,較上一年度46名、退步5名。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土耳其在180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78名,與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迦納(Ghana)、印度、科威特(Kuwait)、賴索托(Lesotho)、千里達及托巴哥(Trinidad and Tobago)列同一等級,較上一年度81名、進步3名。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布之2019年經商容易度調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土耳其於評比之190國中名列第43名,較上年之排名60名、進步17名。
註1:隨著第4次工業革命(工業4.0)時代來臨,WEF更新若干衡量指標(98個指標更新64個),以期更能反應各國之競爭力,故2018 Index 4.0 排名,不宜與前年度比較。

六、綜合評述
土耳其自然資源豐富,採政教分離,經濟發展相較鄰近其他回教國家自由、開放與進步,工業基礎發達,策略性地理位置,具發展成歐洲、中東和北非、亞洲間區域中心之潛力。
土耳其持續經常帳赤字,經濟須仰賴外部投資流入,易受到投資者信心不穩定變化影響。2017年~2019年經常帳赤字占GDP之比率5.60%、3.50%、0.70%;失業率上升和通貨膨脹率上升,2017年~2019年失業率10.90%、10.9%、14.1%,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平均11.10%、16.3%、16.1%。
2018年8月匯率波動,9月中央銀行採緊縮貨幣政策吸引資本流入並減緩里拉對美元匯率貶值;維持總體經濟穩定、穩定里拉匯率為土耳其面臨政策挑戰,2018年實質經濟成長率2.80%。2019年7月24日中央銀行調降基準利率,期以寬鬆貨幣政策,刺激土耳其疲弱經濟,預估2019年、2020年實質經濟成長率為-1.70%、4.10%。
土耳其外債遠高於外匯存底,2017年~2019年外債餘額分別為4,547億美元、4,436億美元、4,329億美元,外匯存底餘額分別為841.93億美元、728.98億美元、702.85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4.06個月、3.64個月、4.37個月,外部流動能力欠佳。
綜合而言,土耳其位處重要地緣戰略地位,銀行體系發展成熟;惟近年政府政策不確定性高,政權改為總統制後、降低政府政策之透明度和可預測性,近年里拉貶值,消費者物價指數高,影響投資人信心,持續經常帳、財政雙赤字,外匯存底餘額下降,外債占GDP之比率上升,整體償債風險仍高,加以地緣政治風險,需觀察日後政局表現。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外貿協會全球資訊網、CIA、EIU、IMF、Global Insigh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WEF、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IMD、COFACE、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