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亞洲中國大陸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東鄰太平洋,接壤鄰國多達14個國家,東北隔鴨綠江與北韓為鄰,北與俄羅斯與蒙古相鄰,西與塔吉克、吉爾吉斯、哈薩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國為鄰,南與印度、尼泊爾、不丹、緬甸、寮國、越南為鄰。 ˙首都:北京(Beijing)。 ˙面積:9,596,960平方公里。 ˙人口:1,394,015,977人(2020 July,CIA估計)。 ˙語言:北京話(普通話);少數民族通常使用該族語言。 ˙宗教: 佛教18.2%,基督教5.1%,回教1.8%,民間宗教21.9%等。 ˙幣制:人民幣(Renminbi,CNY)。 ˙匯率:1 USD = 6.99CNY(2019年年底)。 ˙政治制度:一黨專政。 ˙主要輸出項目(2018年):電器及機械設備(13.3%)、通訊設備(13.1%)、資料處理設備(8.9%)、服飾及服裝(6.4%)。 ˙主要輸入項目(2018年):電器及機械設備(20.7%)、石油及礦物燃料(12.7%)、金屬礦石(7.1%)、專業工具(3.7%)。 ˙主要出口國家及地區(2019年):美國(16.7%)、香港(11.1%)、日本(5.7%)、南韓(4.4%)。 ˙主要進口國家(2019年):南韓(8.4%)、中華民國(8.4%)、日本(8.2%)、美國(5.9%)。 ˙我對該國輸出:918.18億美元(2019年);451.21億美元(2020年1-6月) ˙我自該國輸入:573.87億美元(2019年);293.34億美元(2020年1-6月) 註: 1.地理位置、首都、人口、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CIA。 2.匯率、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資料。 3.雙邊貿易額取自國貿局。
亞洲中國大陸綜合評論中國大陸政經概況
:::

中國大陸政經概況

編輯: 楊基源

2019/05/09列印

一、政治概況
中國大陸是實行一黨專政的共產主義國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國家正、副主席由其選舉產生,對外代表國家正、副元首;國務院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執行機關,係最高行政機關,國務院總理由國家主席提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表決通過任命。國家正、副主席及國務院總理的任期均為5年,得連選連任1次,惟2018年3月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修憲案,其中刪除國家正、副主席任期連選連任限制。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及總理李克強於2013年3月就職上任,習、李兩人將主導中國大陸未來10年之政局發展,預期中國大陸修憲刪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習近平可能於2023年後續任一屆國家主席。
2017年10月召開中國大陸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黨代表大會,選出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習近平續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及中央軍委主席等職務,李克強續任國務院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中國的主要決策機構,惟外界分析新任政治局常委名單,並未出現明確接班人,接班問題增添中國大陸政治不確定性。習近平集中權力雖將有助於施政,但同時亦為中國大陸政治增添獨斷決策及個人健康牽繫政治穩定度等風險因素。
習近平上台後展現其強勢領導風格,除打擊貪腐官僚外,亦倡導儉樸風格,主張依法治國,推動司法改革,並著重於改進政府效能,以促進經濟結構調整,計畫將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動能從投資導向,轉為國內需求及增加民間消費。經濟改革方面,政府將逐漸推動利率、匯率及資本帳之自由化,讓市場發揮機制。另從十三五(2016-2020年)五年計劃政策可知,政府將著重於增進社會福利,重視經濟成長品質及永續性,持續推動城鎮化、內陸發展、金融自由化、國營企業改革,以期促進民間投資、增加消費、減少社會或經濟不公、降低社會動盪的可能性。
習近平2018年至2023年第二任任期將著重金融業改革、消除貧窮及抑制空汙等三大面向,持續推動社會福利改革、重視經濟成長永續性、追求高品質發展而非高增速,製造業發展策略上,使用較安全及更潔淨的生產技術及能源,追求高附加價值產業,創造高薪資就業機會,產業往知識密集型服務業邁進。另2015年所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目標將中國大陸從製造大國轉變為製造強國,從低技術製造業轉型為高科技新創產業,預期未來中國大陸將對國內重點發展產業實行若干保護措施,並對該領域外資企業增加限制以助國內製造業升級。
總理李克強於2019年3月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工作報告中提出,改善中小企業經營環境、採行財政擴張政策與審慎貨幣政策。在2019年經濟目標方面,考量經濟成長趨緩壓力與調結構要求,如市場預期下調經濟成長目標,由2018年6.5%下調至6%至6.5%之間;因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提高財政支出至23兆人民幣,財政赤字亦增加0.38兆人民幣,至2.76兆人民幣,財政赤字率提高0.2%至2.8%;消費者物價年增率3%、城鎮登記失業率4.5%以內、城鎮新增就業人口1100萬人以上、居民收入年增率與GDP增長同步。
中國大陸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政治局勢在未來短、中期內不會改變,但對大多數人民而言,社會民生問題才是最讓他們關注的。從中國大陸對經濟成長目標之設定來看,2019與2020年繼續採行貨幣寬鬆與審慎財政政策,避免經濟失衡。習、李經濟發展藍圖將更強調社會保障,不再不惜一切代價來促進經濟成長,而是放緩經濟成長目標,推動經濟結構調整,追求更高的經濟附加價值,著重經濟成長永續性。此外中國大陸經濟快速發展之後,面臨城鄉差距、貧富不均、勞動爭議、環境污染等問題,因此除反腐肅貪外,社會民生問題能否改善亦是影響政局穩定的重大因素。然而,經濟成長放緩和美中貿易爭端未解將增添未來變數。儘管有政府的承諾,但國有企業部門的計劃改革仍然保守,市場自由化進程緩慢。此外,習近平尋求擴大在中國大陸的國際角色,以“一帶一路”倡議為重點,但這將加劇中國大陸與西方列強關係的緊張局勢。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一)、總體經濟
中國大陸幅員遼闊、資源豐富、人口眾多,為全球第一大人口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大陸經濟結構以服務業與工業為主,2018年農業、工業及服務業產值占GDP比例約為7.2%、40.7%及52.2%。
2016年受到全球景氣復甦不如預期,中國大陸經濟結構調整,從過去著重投資、製造業及出口,轉為由內需消費及服務業驅動經濟成長,進入經濟成長重質不重量的新常態,使得2016年經濟成長率放緩至6.7%。2017年儘管財政及貨幣政策逐漸收緊,但在強勁內需消費及出口支持下,2017年經濟成長率增為6.8%。2017年收緊信貸政策效果顯現,對2018年投資產生遞延影響,另加上管控房市措施將使民間消費成長放緩,2018年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率降至6.6%。
展望未來,ADB《2019年亞洲發展展望》報告指出,由於美中貿易緊張局勢的不確定性,繼續對國內消費與投資構成壓力,以及對影子銀行的限制仍然存在。政府將支持基礎建設投資,以及提高家庭支出,如補貼和稅收減免,更寬鬆的貨幣政策降低投資成本,並為房地產市場提供更穩固的資金,預期2019年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率將放緩至6.3%,仍在政府的目標範圍6%至6.5%以內。由於政府持續管控金融體系的風險,2020年經濟成長率續降至6.3%。
(二)、通貨膨脹
中國大陸2016年年初寒害致糧食價格上升,另伴隨服務類價格及行政費用增加,2016年平均CPI年增率上升至2.1%。2017年受惠於天候因素良好,糧食供給改善,食物價格較2016年下降,儘管勞工成本上升帶動服務類價格增加,交互影響下2017年平均CPI年增率仍較2016年下降,降為1.5%。2018年糧食價格上升、薪資調升、放鬆價格管制及消費者需求增加等,皆將進一步推升中國大陸物價上漲平均CPI年增率上升至1.9%。
展望未來,ADB預期未來隨糧食價格與健康醫療支出增加,皆將進一步推升中國大陸物價上漲,非洲豬瘟加劇豬肉價格的上漲,將推升2019年的通膨,加上租金價格上漲,預期2019年平均CPI年增率升為2.5%,2020年為2.4%。
(三)、財政情況
近年面對經濟成長持續放緩,透過若干財政刺激方案維持經濟成長,包括小型企業稅收減免、加快實施基礎建設投資計畫及社會住宅建造,另搭配2011年至2015年的十二五計畫,促進城鎮都市化、製造業轉型升級及加強鄉村地區基礎建設。2016年透過降稅措施刺激經濟,稅收成長放緩,使2016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續增為3.8%。2017年受惠於個人所得增加,助益2017年稅收較2016年成長,使2017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維持為3.8%。2018年下半年中國大陸政府維持積極的財政政策,舉債支應基礎建設支出,使2018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升為4.0%。
展望未來,中國大陸政府仍將維持積極的財政政策,2019年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強調擴大財政政策,包括擴大減稅降費、擴大基建投資等措施,製造業增值稅將由16%降至13%。隨著經濟的增長,稅收收入減緩,這些稅收削減將使增加政府預算面臨額外壓力,另地方政府提高舉債上限2018年1.35兆人民幣提高至2019年2.15兆人民幣,以支應基礎建設支出。預估2019年中國大陸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續升為4.5%,2020年再升至4.6%。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2016年進出口貿易值連續第二年下降,貿易順差降為4,889億美元,伴隨服務帳赤字擴大,經常帳盈餘縮減至2,022億美元,占GDP比重降為1.8%。2017年受惠國際需求復甦,帶動中國大陸出口表現,出口值年增11.41%,惟受進口亦大幅成長15.97%影響,貿易順差降為4,761億美元,另伴隨服務帳赤字逐年擴大影響,經常帳盈餘續減為1,649億美元,占GDP比重亦續降為1.4%。2018年中期以後美國與歐洲對大陸商品出口需求減緩,貿易順差降為3,961億億美元,服務帳赤字持續擴大,經常帳盈餘續減為485億美元,占GDP比重亦續降為0.4%。
ADB預期未來續受主要工業國家─美國、歐盟經濟成長減緩,國內需求同時減緩,進、出口成長持續減緩。預期2019年及2020年貿易順差分別為4,157億及4,323億美元,但受到赴外觀光支出影響,將使服務帳赤字逐年擴大,預期2019年經常帳順差347億美元,占GDP比率為0.2%,2020年經常帳轉為逆差48億美元。
(五)、匯率
2016年10月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SDR一籃子貨幣比重分別為美元41.73%、歐元30.93%、人民幣10.92%、日圓8.33%及英鎊8.09%。市場分析人民幣納入SDR,將增加國際對人民幣資產的需求,有助於人民幣國際化及自由化,使人民幣匯率更貼近市場。2016年末隨美國升息、美元走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反向走弱,2016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續降至6.95人民幣兌一美元。2017年受美元走弱影響,2017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值為6.51人民幣兌一美元。2018年美國升息及進行稅改,吸引資金回流美國,增添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行壓力,2018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至6.85人民幣。
展望未來,預期未來美中貿易戰不確定與貿易順差縮小,人民銀行將維持資本管制,並干預外匯市場來減緩貶值步伐,避免資金外流,預估2019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至6.98人民幣,2020年底再回升為6.55人民幣。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中國大陸2018年外債較2017年增加2,369億美元至1兆9,471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為14.6%,占出口比率為66.7%,債負比率為6.5%,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率為61.69%,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率為42.19%,外匯存底為3兆727.1億美元,高於總外債金額,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13.78個月。綜合而言,整體外部流動能力尚可。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習近平上台後積極拓展中國大陸在國際的角色地位,於外交事務上展現較強硬的立場,預估未來中國大陸仍將因領土爭議問題,導致與鄰國間的緊張氣氛。2015年菲律賓於東協會議表示中國大陸在南海島嶼填海造陸,引發周邊國家關注。菲律賓向荷蘭海牙國際常設仲裁庭提出南海主權仲裁案,2016年仲裁認定,中國大陸所主張之歷史主權沒有法律依據,且中國大陸在南沙群島不能享有200海浬經濟海域。惟中國大陸表示不會接受不公平的結果,預計透過「一江一海」機制,邀請瀾滄江流域和南海沿岸國加入,涵蓋中國大陸及東協國家,落實《南海行為宣言》及協商《南海行為準則》,以解決南海領土問題。
成為具世界影響力之國家為中國大陸主要目標,預估未來五年將積極參與多項國際事務,在氣候變遷、經濟發展及國際維安上爭取更多話語權,另一帶一路政策亦是中國大陸主導的重點政策,將持續透過協助發展軟硬體基礎建設計畫,以支持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關係。2019年4月北京舉辦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共有37國領袖參加,共簽署總額640多億美元的項目合作協議。國際媒體認為中國大陸推動一帶一路目的是輸出過剩產能、外匯和勞工,但有貸款和招標條件不透明問題,因此部分國家對於中國大陸過度投入的影響力感到擔憂而對一帶一路計畫有所保留。
與美關係方面,2018年2月起美國政府推動「美國優先」政策,根據美國貿易法201條款防衛措施、232條款特定報復措施及301條款全面報復措施,對全球太陽能模組及電池、大型洗衣機、鋼鐵、鋁及來自中國大陸的1,300項商品分別課徵防衛性關稅、報復性關稅及懲罰性關稅,中國大陸除了訴諸WTO協商仲裁機制外,亦對美232條款及301調查結果實施報復措施,總計對美國234項商品加徵530億美元關稅反擊。短期課徵報復性貿易關稅對兩國經濟影響可能有限,預期中美雙方角力範圍可能擴及投資等非關稅議題,中美經貿摩擦可能催化兩國在其他國際議題─南海領土爭議、北韓及兩岸關係上表態不同立場,為中美關係投下新變數,仍存惡化的可能性。中國大陸希望減緩美中貿易摩擦,但2019年仍不太可能取消雙方之間的所有關稅。此外、未來為降低對美國和歐盟市場的依賴,中國大陸將改善與東協各國的經貿關係。
對外貿易方面,2018年中國大陸主要出口電器及機械設備(13.3%)、通訊設備(13.1%)、資料處理設備(8.9%)、服裝及服飾(6.4%);主要進口電器及機械設備(20.7%)、石油及礦物燃料(12.7%)、金屬礦石(7.1%)、專業工具(3.1%);主要出口國有美國(19.2%)、香港(12.1%)、日本(5.9%)、南韓(4.4%)等;主要進口國為南韓(8.1%)、日本(7.2%)、台灣(7.1%)、美國(6.2%)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雙邊貿易方面,我國與中國大陸多年來貿易關係一直處於順差局面。2018年我國對中國大陸出口967.58億美元,進口537.86億美元,貿易順差為429.72億美元。2019年1-3月對中國大陸出口203.51億美元,自中國大陸進口131.96億美元。對中國大陸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8年我國對中國大陸出口以電機設備及其零件(46.71%)、機器與機械用具及其零件(10.56%)、光學精密儀器及其零件(9.46%);進口以電機設備及其零件(45.21%)、機器與機械用具及其零件(15.72%)、鋼鐵(3.10%)為主。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2019年4月30日查詢,國際三大信評機構惠譽、標準普爾及穆迪分別給予中國大陸A+、A+及A1投資級之主權債信評等,評等展望皆為穩定。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中國大陸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B,景氣指標為B,屬風險顯著之國家。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中國大陸國家評等為B2,屬六個等級中,中度風險之國家。
世界經濟論壇公布最新「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資料顯示,中國大陸的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0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28位,排名較上年退步1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中國大陸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87名,排名較2017年的77名退步10名,與塞爾維亞列同一等級。依據世界銀行公布的2019年全球經商容易度調查,中國大陸在全球190國中排名46名,排名較上年進步32名,主要在基礎建設、總體經濟穩定、金融體系等方面評比較上年改善。
六、綜合評述
中國大陸目前為全球第一大人口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為許多國家的主要出口市場,挾人口紅利、具消費潛力。過去為追求高經濟成長率,經濟快速發展之後,面臨城鄉差距大、貧富不均、環境污染等問題,更因產能過剩問題衝擊國際鋼價、煤價以及國際經濟走勢。中國大陸政府近年已放緩經濟成長目標,推動經濟結構調整,由過去著重投資、製造業及出口,轉為由內需消費及服務業驅動經濟成長,目標追求更高的經濟附加價值,著重經濟成長永續性。此外,繼續推動一帶一路政策,擴大國際政經影響力,尤其對有債務危機的開發中國家。
近期中美貿易戰,引發各界關注,短期課徵報復性貿易關稅對兩國經濟影響可能有限,但預期中美雙方角力範圍可能擴及投資等非關稅議題,中美經貿摩擦可能催化兩國在其他國際議題─南海領土爭議、北韓及兩岸關係上表態不同立場,為中美關係投下新變數、續存惡化可能性。
預測2019年中國大陸實質經濟成長率降為6.3%,CPI年增率升至2.5%,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升為4.5%,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為0.2%,人民幣兌美元年底匯率貶為6.98兌1美元。預測2019年外債續增為2兆666億美元,債負比率為7.6%,外匯存底預計為2兆9,352.8億美元,支付進口能力為12.63個月。總體而言,中國大陸支付進口能力及償付外債能力尚可,惟如果中國大陸持續倚賴信貸擴張支撐經濟成長,推延處理企業債務及資產泡沫等問題,恐不利未來中國大陸長期經濟表現。

參考資料:外交部、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CIA、WEF、EIU、IMF、Global Insight、World Bank、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世界經濟論壇、Standard & Poor’s、Moody’s、FITCH、COFACE、Euler Hermes、Asian Development Outlook (ADB)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