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南美尼加拉瓜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 位於中美洲中部,東瀕加勒比海,西臨太平洋,北與宏都拉斯接壤,南與哥斯大黎加交界。 首都 馬納瓜(Managua) 語言 西班牙語 面積 130,668平方公里 人口 6,203,441人 (CIA 估計至2020年7月) 宗教 天主教 幣制 戈爾多巴 (Cordoba) 政治制度 總統制,任期五年。 匯率 1美元 = 33.84 Cordoba (2019.12.31,EIU) 主要輸出項目 咖啡、黃金、冷凍牛肉、冷藏牛肉、蔗糖、起司、花生、蝦及龍蝦、菜豆、濃縮及調味乳 (2018)。 主要輸入項目 汽油、原油、醫藥製劑、殺菌劑及除草劑、通訊設備(含手機)、載貨用機動車輛、塑膠製包裝材料、液化石油氣、其他食物調製品、麵包與餅乾 (2018)。 主要出口國 美國、薩爾瓦多、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墨西哥、宏都拉斯、英國、中華民國、中國大陸 (2018)。 主要進口國 美國、中國大陸、墨西哥、哥斯大黎加、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哥倫比亞、巴西、印度 (2018)。 我對該國輸出 20.25百萬美元(2019年) 4.60百萬美元(2020年1-3月) 我自該國輸入 125.65百萬美元(2019年) 49.51百萬美元(2020年1-3月)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幣制、政治制度、宗教、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人口資料取自CIA。 3.匯率資料取自EIU。 4.雙邊貿易金額取自國貿局,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
中南美尼加拉瓜綜合評論尼加拉瓜政經概況
:::

尼加拉瓜政經概況

編輯: 楊基源

2019/04/12列印

一、政治概況
尼加拉瓜為總統制,總統由公民普選產生,任期5年。尼加拉瓜為單一國會制,國會議員共92席,任期5年。執政黨為現任總統奧德嘉(Daniel Ortega)所屬左派之桑定解放陣線黨(Frente Sandinista de Liberacion Nacional,FSLN),主要在野黨有獨立自由黨(Partido Liberal Independiente,PLI)、自由憲政黨(Partido Liberal Constitucionalista,PLC)、自由派聯盟黨(Alianza Liberal Nicaraguense,ALN)及桑定改革運動黨(Movimiento de Renovacion Sandinista,MRS)等。
2016年11月6日尼加拉瓜舉行正、副總統及國會議員選舉,總統奧德嘉以壓倒性的72.5%的得票率再次贏得總統選舉,任期至2021年,第一夫人穆里略(Rosario Murillo,奧德嘉的妻子)則獲選為副總統。在國會議員選舉方面,總統奧德嘉所領導的執政黨桑定解放陣線黨(FSLN),取得國會總席次92席之中的71席,囊括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席次,對於奧德嘉總統在法案的推動與執行頗有助益。尼國其他主要在野黨國會席次分配如下:憲政自由黨(PLC)聯盟14席、獨立自由黨(PLI)與尼加拉瓜自由聯盟(ALN)各2席,保守黨(PC)及共和聯盟(APRE)各1席,惟美國國務院認為此次選舉過程有缺陷,美國國會可能考慮對其實施制裁。
美國眾議院於2017年10月3日通過「2017尼國融資限制法案(Nicaraguan Investment Conditionality Act of 2017,簡稱NICA Act 2017)」,該法案規定美國應於各國際組織運用其投票權及影響力,使尼國政府無法獲得或運用國際組織貸款,直到美國國務院向國會外交委員會提交報告,說明尼國已採取有效步驟辦理公正自由透明選舉、司法及選舉獨立、強化法治及尊重結社及言論自由等為止,以期限縮尼國政府取得跨國貸款能力。
IMF等國際組織曾多次建議尼加拉瓜社會保險局(Instituto Nicaragüense de Seguridad Social, 簡稱INSS)儘速減少退休給付及延後退休年齡以避免破產。為挽救INSS財務,尼國政府邀集企業及勞工研議社會保險改革方案,惟尼國企業界堅持同時進行稅賦改革,在歷經四次會談未達協議下,2018年4月INSS爰逕宣布改革方案以解燃眉之急,未料因此引爆抗爭,使尼國陷入近年最大之政治經濟危機。迄2018年5月21日尼國已舉辦2次全國對話,惟政府與民間幾無共識,民間要求總統下台負責,政府則要求解除各地之路障,並互指應為犯罪負責,互信蕩然無存。
因2018年4月奧德嘉和副總統穆里略因社會保險改革,引爆該國自1980年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尼國執政黨FSLN利用其在國會的多數立法優勢取消總統任期限制,擴大總統權限,以及對政府機構、公營事業之影響力。尼加拉瓜的政治環境風險高,雖國內和國際反對聲浪日益增長,預期執政黨(FSLN)仍將繼續執政,直至現任總統奧德嘉2022年任期結束。
美國政府已對尼加拉瓜五位政府高級官員進行制裁,其中包括副總統與第一夫人穆里略(Rosario Murillo),未來制裁範圍可能繼續擴大,以削弱尼國獲取國外借款來源。此外,2019年1月30日美國宣告對委內瑞拉和尼加拉瓜兩國國有石油公司PDVSA與Petronic的合資企業Albanisa實施制裁,展望未來,美國對尼加拉瓜的政治立場將日趨強硬。
尼加拉瓜下次總統與國會選舉將於2021年11月舉行,政府對於持續的政治衝突缺乏協商解決的機制,面對反對派系與國國際社會奧德嘉總統可能對選舉制度改革做出讓步,惟許多改革仍將只是表面功夫,主因執政黨仍掌控選舉委員會及司法機構。預期未來奧德嘉總統或其指定之繼任者仍將持續掌控政府的權力核心。隨著下一次選舉的臨近,存在著更大的社會和經濟不穩定的風險,如果政治和經濟狀況急劇惡化,不排除提前舉行選舉的可能性。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一)、總體經濟
2018年尼加拉瓜人口約有608萬人,人均所得2,094美元,雖為中南美僅優於海地之第2貧窮國家,但據聯合國2018年人類發展指數報告,尼加拉瓜全球排名居189國家地區之124位,優於瓜地馬拉(127位)及宏都拉斯(133位),顯示民眾生活漸有改善。尼加拉瓜以農立國,農產品向為出口大宗,享有中美洲穀倉盛譽。因國內工業及技術基礎薄弱,民生用品多賴進口,對外國投資至為歡迎,尤其重視紡織成衣、皮革皮鞋、汽車零配件、食品加工等項目。2017年外人投資(FDI)總額為14億6,620萬美元,較2016年14億3,020萬美元成長2.5%。
尼加拉瓜主要產業中農業產值約占GDP 15.5%,主要農產品包括咖啡、香蕉、蔗糖、玉米、稻米與棉花,其中咖啡是最重要的農作物,約占出口總值20%,居第1大出口產品,牛肉約占16%,為第2大出口產品。製造業約占GDP15%,約占出口總值35%,製造業以食品加工業為主,包括肉類產品與精製糖。水力與地熱雖有助於尼國的電力供應,但尼加拉瓜常面臨電力不足問題,原油則需依賴進口。礦產資源方面,尼加拉瓜擁有銅、鉛、鎢和鋅,大多未開採,僅在北大西洋沿岸地區開採黃金和白銀等貴金屬,近年積極發展礦業,黃金已成為第3大出口項目,約占出口總值16.03%。以2017年產業結構而言,CIA預估農業占GDP比率15.5%、工業占24.4%、服務業占60%。
由於尼加拉瓜經濟與財政部分仰賴已開發國家之捐贈與援助,若已開發國家之捐贈減少,將造成政府中期財政計畫的不確定風險升高。近年因委內瑞拉經濟衰退加上美國通過2017 NICA法案,財政援助劇減,所幸外國投資增加得以彌補尼加拉瓜投資支出。
受惠於國際市場需求暢旺及氣候良好,農牧產品產量提升,加以僑匯匯入及觀光興盛,尼加拉瓜連續8年經濟正成長,2017年經濟成長率由2016年4.66%升為4.86%。2018年4月尼國因社會保險改革爆發陳抗活動後,國際觀光及外人投資均大幅減少,對尼國經濟發展帶來極大的負面衝擊。預期尼加拉瓜短中期將受到政治危機與美國通過2017 NICA法案影響,民間消費、商業信心,觀光及外人投資均將受重創,預估2018年實質GDP衰退4.0%,因負面效應繼續延宕,預測2019年實質GDP將衰退3.2%,2020年衰退1.0%,受衝擊較大行業為醫療業、商業與營建業。
(二)、通貨膨脹
尼加拉瓜由於工業不發達,且缺乏石油資源,民生消費財及石油須仰賴進口,故進口商品價格對尼加拉瓜物價影響甚鉅。受惠於國際物價平穩及對外匯率穩定等因素,2017年前3季通貨膨脹率僅2.7%,然因第4季因氣候影響糧食生產,該季農業部門通膨率跳升至8.68%,全年CPI年增率由2016年3.13%升為2017年5.68%。
由於需求面壓力疲弱,商品價格低迷,尼加拉瓜商品通膨壓力減緩,預估2018年CPI年增率降為4.95%。預測2019年再降為4.72%,低於央行設定之目標範圍5.0-6.0%。2020年尼加拉瓜經濟環境回溫,以及國際油價回升,預測CPI年增率將升至5.39%,整體而言,通膨水準略高。
(三)、財政情況
尼加拉瓜財政狀況不佳,除稅收之外,已開發國家之援助亦是尼國財政重要來源。近年政府債務逐漸擴大,對政府財政帶來龐大壓力,而國內反政府示威遊行,可能影響尼國取得國際貸款與外人投資。
2017年底尼加拉瓜政府債務為64.87億美元,較2016年底之59.31億美元增加9.38%,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亦自45%升至47%。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由2016年1.98%升至2017年2.04%。2018年受經濟衰退、稅收減少影響,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再升至3.22%,財政持續惡化。預估2019年及2020年尼加拉瓜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分別為3.31%及2.90%。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尼加拉瓜自然資源缺乏,工業基礎薄弱,各項產品幾全賴進口,加上其主要產業為農業及食品加工業等中低階產業,對外貿易競爭力較弱,爰長期處於貿易逆差,連帶經常帳亦常年呈赤字狀態。
2017年尼加拉瓜貿易逆差達24.7億美元,較2016年之26.1美元略減,扭轉國際貿易逆差自2009年起連續8年惡化之情形。經常帳赤字由2016年9.9億美元降為6.9億美元,占GDP之比率由2016年7.5%降為5.04%。2018年因出口表現維持佳績,而國內需求疲弱對進口大幅縮減,貿易逆差減為18.8億美元,惟因政治危機造成觀光收入銳減,經常帳赤字占GDP的比重擴大為5.78%。
受惠於出口產品價格回溫,預測2019-2020年貿易逆差分別略降為17.7億美元及18.5億美元,觀光收入受到政治危機影響而持續下滑,經常帳赤字分別升為8.7億美元及8.7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的比重分別再升為6.85%及6.94%。
(五)、匯率
尼加拉瓜金融體系高度美元化,政治危機導致外匯存底急速流失,尼加拉瓜央行須依賴外國直接投資流入支撐尼加拉瓜幣,政府如果無法確保取得多邊貸款管道,將使釘住美元的貨幣機制無法持續,央行必須加大貶值幅度因應。
2016-2017年底尼國匯率分別為1美元兌換29.32、30.78尼加拉瓜幣。2018年受到資本外流與存款擠兌,銀行體系流動性惡化,尼國匯率續貶至1美元兌換32.33尼加拉瓜幣。尼國央行將勉力維持釘住美元機制,預測2019年及2020年底匯率分別為1美元兌換33.96及35.67尼加拉瓜幣,預期貶值幅度保持在央行的目標範圍。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2018年尼加拉瓜外債餘額為113.2億美元,較2017年114.6億美元略減,外債占GDP的比重達86.01%,占出口比率為268.88%,債負比率為12.24%,短期外債占總外債比重為12.33%,短債占外匯存底之比重達64.42%,整體外債負擔偏高。2018年外匯存底較2017年增加1.55億美元至32.33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由2017年4.39個月降至3.28個月,主要外匯收入除來自出口部門、觀光收入、國際援助及外國直接投資外,海外僑匯亦占重要比率。綜合而言,尼加拉瓜外匯存底偏低,整體外部流動能力較差。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尼加拉瓜政府對外維持務實的外交政策,繼續深化與玻利維亞聯盟(ALBA,由玻利維亞、古巴和委內瑞拉左派政府成立的政府間組織)的外交關係,但是已無法持續取得這些國家的財務支持。尼加拉瓜政府承諾繼續遵守「多明尼加-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DR-CAFTA),美國是尼加拉瓜的主要貿易與投資夥伴,也是簽署國之一,然而美國日益強硬的外交政策,使尼加拉瓜與美國的緊張關係升高。雖然美國政府通過尼國融資限制法案(NICA Act),可封鎖尼國自世界銀行與美洲開發銀行等多邊機構取得優惠貸款,EIU認為尼國仍可自中美洲經濟整合銀行(CABEI)取得其他融資來源。
尼加拉瓜與委內瑞拉簽有PetroCaribe石油融資協義,惟近期委內瑞拉經濟嚴重衰退,對尼援助減少,已自2012年之5億5,630萬美元高峰大幅衰退至2017年上半年之2,110萬美元,但尼國仍為委國重要政治盟友,在美洲國家組織中為其發聲,反對對委內瑞拉的譴責。另尼加拉瓜與中美洲鄰近國家因尼國難民問題產生摩擦。
對外貿易方面,尼加拉瓜主要出口咖啡、牛肉、黃金、乾酪、蔗糖、花生、蝦類、煙草等產品,主要進口消費性商品、機械及設備、原料、原油等產品。美國為尼加拉瓜最大貿易夥伴,2017年尼加拉瓜主要出口國為美國占44.2%、薩爾瓦多占6.4%、委內瑞拉占5.5%、哥斯大黎加占5.5%;主要進口國為美國占20.8%、中國大陸占14.3%、墨西哥占11.1%、哥斯大黎加占7.9%、瓜地馬拉占7%、薩爾瓦多占5.6%。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尼加拉瓜為我國邦交國,和我國簽有自由貿易協定,2018年我國出口至尼國產品以人造絲(20.24%)、機器及其零件(19.24%)、塑膠及其製品(10.06%)等為主,我國自尼國進口產品以魚類(58.26%)、肉品(17.14%)、糖及糖果(9.74%)等為主,2018年我國對尼國貿易逆差為8,958萬美元。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目前國際信評機構惠譽(Fitch)、標準普爾(S&P)及穆迪(Moody’s)分別給予尼加拉瓜的國家主權債信評等B-、B-及B2,評等展望皆為負向。
依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018年全球競爭力指標資料顯示,尼加拉瓜於140國家中排名第104名,排名較上年度退步3名。依據世界銀行公布的2019年全球經商環境報告(Doing Business 2019),尼加拉瓜在全球190國中排名132名,較上年度下滑1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尼加拉瓜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52名,與亞塞拜然、喀麥隆、馬達加斯加、塔吉克等國家列同一等級,貪腐問題嚴重。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尼加拉瓜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D,景氣指標為C,屬高度風險國家。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尼加拉瓜國家評等為D4,屬高度風險國家。
六、重大訊息
2018年6月22日惠譽(Fitch)調降尼加拉瓜長期外幣評等由B+至B,未來展望為負向,主要原因為政治不確定性增加,投資、經濟成長及公共財政展望惡化。2018年11月27日惠譽再調降尼加拉瓜長期外幣評等由B調降至B-,未來展望為負向,主要原因為尼加拉瓜財政赤字持續惡化,外部流動性減弱。
2018年7月23日標準普爾(S&P)亦調降尼加拉瓜主權評級由B+降至B,未來展望為負向,主因為國內衝突升高及持續的暴力抗爭,弱化政府治理能力及政策執行的可預測性及有效性。2018年11月9日標準普爾再調降尼加拉瓜長期主權信用評等,由B調降為B-,未來展望為負向,主要原因為2018年尼加拉瓜經濟疲弱,政府可運用之金融操作工具有限及外匯存底下降,財政、金融情勢惡化。
七、綜合評述
尼加拉瓜以農立國,人均收入偏低,屬貧窮國家,經濟及財政多需仰賴舉債及國外援助,產業發展落後。奧德嘉總統於2016年總統大選中連任,並持續取得執政優勢,惟因社會保險改革引發群眾動亂,嚴重影響經濟成長。整體而言,尼加拉瓜過度倚賴國外援助,近年來國外援助逐年減少,債務負擔偏高,而尼國政府預算常年入不敷出,均須由舉債及援助資金支應,導致政府負債隨之攀高。執政黨利用國會多數優勢取消總統任期限制,並擴大總統及政府權力,引發國內外質疑。美國通過NICA法案進行對尼國制裁,將可能限縮其舉債來源。
預估2019年實質GDP成長率降為-3.2%,通膨則因商品價格走勢溫和略降至4.72%。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升至3.31%,經常帳赤字占GDP升為6.85%,匯率貶至33.96兌1美元,債負比率為12.30%,債負比率尚可。外匯存底為22.9億美元,支付進口能力為3.3個月,綜合而言,尼加拉瓜外債占GDP比重高,整體財政狀況偏弱,過度倚賴外部資金。

參考資料:中華民國外交部、經濟部國貿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CIA、Fitch、Standard & Poor’s、Moody’s、WEF、EIU、Global Insight、ADB、World Bank、COFACE、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Euler Hermes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