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北美洲墨西哥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 墨西哥位於北美大陸南部, 東臨墨西哥灣, 西濱太平洋, 南接瓜地馬拉與貝里斯。 首都 墨西哥市。 語言 西班牙語 面積 1,964,375平方公里 人口 128,649,565人。(CIA 估計至July 2020) 宗教 天主教 幣制 披索 政治制度 聯邦合眾國,總統制 匯率 1 USD ﹦18.8 Mexican Peso (EIU,2019.12.31) 主要輸出項目 小客車;原油;貨車;處理單元;電視機;交換器或路由器;點火線組;其他座車之零件;曳引車;其他自動資料處理機。 主要輸入項目 汽油;積體電路;小客車;儲存單元;無線網路電話;燃油或柴油;其他光學用具;交換器或路由器;天然氣。 主要出口國 美國(79.5 %)、加拿大(3.1%)、中國大陸 (1.6%)、德國 (1.6%)。(2018年) 主要進口國 美國(49.3%)、中國大陸(19.1%)、日本(4.2%)、德國(4.1%) (2018年)。 我對該國輸出 28.46百萬美元(2019年) 4.57百萬美元(2020年1-2月) 我自該國輸入 9.17百萬美元(2019年) 1.33百萬美元(2020年1-2月) 註: 1. 地理位置、首都、面積、宗教、幣制、政治制度、主要輸出入項目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 人口等資料取自CIA,The World Factbook。 3. 匯率、主要進出口國家資料取自EIU。 4. 輸出入貿易額取自國貿局,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
北美洲墨西哥綜合評論墨西哥政經概況
:::

墨西哥政經概況

編輯: 張峰斌

2019/03/21列印

一、政治概況
墨西哥政體為總統制,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任期6年,終身不得連任。墨國政治制度中,無副總統一職,當總統被彈劾或無法行使職權時,由國會選舉一名臨時總統代為行使其職權。墨西哥國會分為參、眾兩議院,參議院共128席,任期為6年,眾議院則為500席,任期3年。
目前墨西哥的執政黨為左派之國家復興運動黨(Movimiento Renovacion Nacional,Morena),主要在野黨有革命建制黨(Partido Revolucionario Institucional, PRI)、國家行動黨(Partido Accion Nacional, PAN)、民主革命黨(Partido de la Revolucion Democratica, PRD)、綠色生態黨(Partido Verde Ecologista de Mexico, PV)、工黨(Partido del Trabajo, PT)、新黨聯盟(Partido Nueva Alianza, Panal)及社會會議黨(Partido Encuentro Social, PES)等。
2018年7月墨西哥舉行總統選舉,Morena黨候選人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以過半得票率當選總統,並於2018年12月1日就職,下次總統選舉將於2024年7月舉行。2018年7月墨西哥同時舉行國會選舉,在參議院方面,Morena獲得58席、PAN取得22席、PRI獲得14席、PRD獲得9席,其他黨派25席;在眾議院方面,Morena取得193席,PAN取得79席、PT取得61席、PES獲得58席、PRI獲得42席,其他黨派67席。總統羅培茲所屬政黨Morena亦為國會第一大黨,下次國會眾議院選舉將於2021年7月舉行,預估未來選舉結果將取決於總統羅培茲執政的前三年成效,以及在去年的選舉中遭受重大損失的PRI和PAN等傳統政黨是否能成功恢復形象而定。
墨西哥新政府上任以來主要政策要擴大社會支出和打擊貪腐並根除墨西哥的許多長期弊病,如貧富不均和暴力問題。近期阻止燃料竊盜雖引發汽油短缺,但得到廣泛支持並採取其他早期措施如調降政府薪資、最低工資加薪16%以及提議設立打擊毒品販運的國家警衛隊等。預期總統羅培茲將持續採取保守的貨幣和財政政策以穩定墨西哥的總體經濟,雖Morena在國會為多數,但未來制定政策仍須三分之二國會同意;如果未來經濟衰退超過預期,風險將上升並被迫採取更多的擴張性財政政策。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一)總體經濟
墨西哥天然資源豐富,產石油、天然氣、銀等,目前係全球第12大產油國,也是美國的原油主要供應國之一,原油出口收入為墨國重要的外匯來源。由於墨西哥憲法過去禁止私人公司探勘與開採石油,因此國家石油公司PEMEX必須自行籌措營運資金,其石油收入也必須上繳聯邦政府。前政府於2013-2014年通過修憲推動能源改革,重組PEMEX公司並提高經營效率,並將開放民間或外資投資石油產業,結束長達76年之石油獨占事業。墨西哥雖為全球第13大天然氣生產國,但相對於該國龐大的需求及國營企業對天然氣的投資不足,導致產能下降,反成為天然氣淨輸入國。
自1994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開始生效後,墨西哥加工出口業快速成長,加工出口區多設於墨國北部,靠近美國邊界地區,方便從美國進口零組件,利用墨西哥廉價勞工生產,完成品以零關稅再出口至美國市場,加工出口業亦成為墨國外匯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
依據世界銀資料,墨西哥2017年為全球第15大經濟體並為全球汽車生產大國之一,汽車工業吸引外人直接投資持續成長,包括Chrysler、Ford、GM、KIA、Honda、Mazda、Nissan、Toyota及Volkswagen皆在該國設立分支廠,利用該國廉價的生產成本,墨西哥2017年生產的汽車較2016年成長8.9%,主要銷往美國,因此墨西哥汽車製造工業高度受到美國需求波動的影響。2018年墨西哥產業結構中,服務業占GDP比重64.3%、工業占32.0%、農業僅占3.6%。
墨西哥2017年受到工業連續3年衰退及服務業表現疲弱影響,致實質GDP成長率為2.1%較2016年之2.9%衰退。川普上台後,美國對墨國立場強硬,不僅退出TPP,亦要求重新談判NAFTA,最終於2018年11月30日簽署並改名為美、墨、加協定(USMCA),惟仍須三方國會之核准,USMCA消除區域貿易的不確定性,美國的需求將支撐墨國出口成長,然而新政府的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將抑制國內及國際商業的信心,將使產出遞延,預估未來墨西哥實質GDP成長率將酌降。
(二)通貨膨脹
墨西哥央行(Bank of Mexico,簡稱Banxico)將通膨目標訂為3.0%,其浮動區間為上下各1%,並將其作為貨幣政策的目標,預期未來墨國央行之貨幣政策目標將維持不變。
2017年因能源、食品、印料及飲品等物價上漲,致2017年CPI年增率達6.0%較2016年之2.8%大幅增加,並創2000年以來新高。2017年因汽油大漲基期較高,隨著國際油價漸趨穩定,預估墨國2018年CPI年增率將下降;由於油價下跌,惟食品價格的上漲將抑制CPI降幅,預估未來CPI年增率將下降,中期而言,限制名目薪資增加及大量閒置產能將可以紓解國內需求成長帶來的價格壓力。
(三)財政情況
在2014年油價大幅下滑後,墨國政府必須改善其公共財政狀況,由於過去三分之一的政府收入來自於石油部門收入,在收入下降後,當局大幅削減基礎建設投資且承諾縮小財政缺口。新政府將在2019年繼續致力於縮小財政缺口,持續採行緊縮性財政政策。
墨西哥2016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為2.5%。2017年雖受油價上漲及經濟成長放緩影響,惟政府緊縮財政,在持續縮減財政支出下,導致財政赤字減少,財政赤字占GDP比率降為1.1%。2018年國會及總統大選,執政黨為爭取選票,採行較寬鬆的財政政策,導致財政赤字增加,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升為2.0%。在新政府承諾擴大社會支出和反貪腐,預測墨西哥未來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將上升。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2016-2017年墨西哥商品貿易帳赤字由2015年的146億美元分別降為131億美元及110億美元,主要是受出口增幅大於進口所造成。受到貿易帳赤字減少影響,經常帳赤字由2016年240億美元降至2017年191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由2016年2.2%降至2017年1.6%。2018年由於石油出口減少及進口成長,貿易帳赤字增至144億美元,經常帳赤字亦增至206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升至1.7%。
雖然貿易帳和服務帳赤字將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略有縮小,但將被主要所得收支赤字增加和移轉帳戶盈餘下降所抵消。預測未來美國經濟成長可能趨緩,未來墨國經常帳赤字及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將上升。
(五)匯率
自2014年後美元兌大多數全球貨幣走強,依據Bloomberg數據顯示,墨西哥幣PESO短期雖有波動但長期呈現貶值趨勢,受益於選舉利多行情墨西哥幣兌美元匯率由2016年底20.7兌換1美元升至2017年底19.8兌換1美元,2018年7月墨西哥幣PESO受羅培茲選舉勝利而回升,2018年底墨西哥幣兌美元匯率略升為19.70兌換1美元。
墨西哥政府政策前景不確定性依然存在,雖美國聯準會升息速度已減緩,短期內貨幣波動性仍高,預期墨國央行會干預市場避免波動過大,預測未來巴西幣兌美元匯率將呈現貶值趨勢。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墨西哥2017及2018年外債總額分別為4,551億美元及4,749億美元,外債占GDP比率分別為39.3%與38.9%,外債占出口比率分別為95.4%及90.6%,債負比率分別為13.2%及13.3%,短期外債占整體外債比率分別為21.08%及21.20%,外匯存底金額分別為1,704.58億美元及1,690.96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分別為4.47個月及4.05個月。整體而言,墨西哥外債雖高於外匯存底,但其占GDP及出口比率不高,債務結構尚屬正常,債務負擔不高且短期外債仍低,短期流動性亦屬正常。

三、對外關係
墨西哥是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WTO)、二十國集團(G20)、亞太經合組織(APEC)、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美洲國家組織、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拉美“太平洋聯盟”、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等成員國。墨西哥與美國雙方無論在政治或經貿上關係十分緊密,美國為墨國主要的貿易與投資夥伴,美國有3,300萬以上墨裔僑民,因此外交政策將美墨關系列為優先事項,美國移民改革為兩國政府的重要課題,但由於美國總統川普欲修築美墨邊境圍牆及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使得兩國關係緊張,雖然NAFTA重啟談判最終於2018年11月30日簽署並改名為美、墨、加協定(USMCA),但美、墨兩國總統均為衝動型之民族主義者,川普執意於美墨邊境築牆圍堵,以及緊縮移民之政府,兩國往來仍有衝突之風險。
由於美國占墨西哥出口高達四分之三以上與進口的一半,為促使貿易多元化,墨西哥積極加入國際經濟整合,並已與全球46國簽署12個自由貿易或關稅優惠協定,並將加強與拉丁美洲以及亞洲國家的關係,除了包含墨西哥與其他11會員國持續推動TPP,並更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外,亦加入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成員國包括智利、祕魯、哥倫比亞與墨西哥),並強化與亞太地區國家及中國關係。
對外貿易方面,2017年墨西哥主要出口國為美國(79.8%)、加拿大(2.8%)、德國(1.7%)、中國(1.6%)等;主要進口國為美國(49.1%)、中國(18.7%)、日本(4.6%)、德國(4.1%)。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2018年我國對墨西哥貿易順差為16.92億美元,我國出口至墨西哥主要產品包括電機設備及零件(占33.12%)、機器及機械用具(占17.46%)塑膠(占8.36%)等,自墨西哥主要進口產品包括電機設備及零件(占28.58%)、機器及機械用具(占15.74%)、車輛及零件(占9.96%)等。

五、外部評等與排名
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及惠譽(Fitch)給予墨西哥主權債信評等皆為BBB+,穆迪(Moody^s)給予墨西哥主權債信評等為A3,評等展望除穆迪給予穩定外,餘皆為負向。主要原因為新政府上任後的貨幣及財政政策不確定性以及較高的政府或有負債及較低的經濟成長的展望可能會削弱國家的財務狀況。
世界經濟論壇近期公布改採Index4.0衡量之「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資料顯示,墨西哥的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0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46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8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8)」報告,墨西哥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38名,較上一年度退步3名,與幾內亞、伊朗、黎巴嫩、巴布亞紐幾內亞及俄羅斯同名次。依據世界銀行公布的全球經商容易度調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2019年墨西哥在全球190國中排名54名,較上年退步5名。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墨西哥在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B,景氣指標為A4,屬中度風險國家。依據Euler Hermes經濟研究分析,墨西哥國家評等為BB2,屬中度風險國家。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