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亞洲烏茲別克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 位於中亞地區中部,北鄰鹹海與哈薩克,東接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南部與土庫曼、阿富汗接壤,為雙內陸國。 首都 塔什干(Tashkent) 面積 447,400平方公里 人口 30,565,411人 (July 2020 est.) 宗教 伊斯蘭教 幣制 索姆(Uzbekistani Som;UZS)。 政治制度 總統制。 匯率 1USD兌換9,522 UZS (EIU,20191231) 主要輸出項目 貴重金屬(34.9%)、礦物燃料,礦物油及其蒸餾產物(16.5%)、棉(8.7%)、銅及其製品(4.7%)等。(2019) 主要輸入項目 機械及機械設備(25.7%)、車輛及零配件(9.8%)、鋼鐵(6.5%)、電器機械設備及零件(6.1%)等。(2019) 主要出口國 俄羅斯 (13.6%)、中國大陸(11.8%)、哈薩克(8.1%)、土耳其(7.5%)及吉爾吉斯(4.2%)等。(2019) 主要進口國 中國大陸(23.1%)、俄羅斯(18.2%)、韓國(11.5%)、哈薩克(8.7%)及土耳其(5.9%)。(2019) 我對該國輸出 11.64百萬美元(2019年) 3.15百萬美元(2020年1-6月) 我自該國輸入 1.00百萬美元(2019年) 0.98百萬美元(2020年1-6月)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主要輸出入項目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匯率取自EIU資訊。 3.人口數取自CIA資訊。 4.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5.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輸出入國家等資料取自WTO附屬機構 INTERNATIONALTRADE CENTER (ITC)。

相關網站

亞洲烏茲別克綜合評論烏茲別克政經概況
:::

烏茲別克政經概況

編輯: 吳文傑

2018/07/24列印

一、政治現況
烏茲別克於1991年8月31日經公民投票通過脫離蘇聯獨立建國,1992年通過憲法,政體採行總統制,成為民主共和國。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任期七年。國會分上下兩院,上院有100席,其中84席由各州議會選出,16席由總統指派;下院有150席,其中135席由普選選出,另15席為生態運動黨(Ecological Movement of Uzbekistan,EMU)保留席,上下院國會議員任期皆為五年。
前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於2015年3月以90.4%得票率贏得連任,惟卡氏於2016年9月因病逝世,總統職由總理米爾濟約耶夫代理,米氏並於2016年12月舉行總統補選後,正式當選烏國總統。烏茲別克於2014年12月21日舉行國會投票,4個競選政黨都支持前總統卡里莫夫的政策。前總統卡里莫夫近年已將部分權力移交國會,包括對政府不信任投票的機制,也允許擁有多數席次的政黨提名總理。角逐135個席次的4個政黨分別獲得下列席次: 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獲得53席次、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獲得27席次、民族復興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 Milly Tiklanish)獲得36席次、以及正義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 Adolat)獲得20個席次。剩下15席則自動分配給2008年成立的生態運動黨( Ecological Movement),該黨由親政府的環保組織和衛生部門行動主義者組成。前總統卡里莫夫連續掌權24年,沿襲前共產政權的獨裁作風,使烏茲別克形式上雖擁有自由民主體制,實無民主可言。西方國家及國際觀察組織對其總統及國會選舉評價不高,認為選舉缺乏真正的民主競爭,以最近一次國會大選為例,下院135席普選席次皆由親政府政黨瓜分。下一屆國會大選則預計將於2019年末或2020年初舉行。
2017年2月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批准2017-2021年的發展策略,主要優先政策有五:1.改善公共建設2.確保法律的至高無上地位3.維持經濟成長及經濟自由化4.改善社會安全網5.確保安全等。
二、經濟現況與展望
(一)總體經濟
烏茲別克自然資源豐富,是世界上重要的棉花、黄金產地之一。國民經濟指標產業是「四金」:黄金、白金(棉花)、烏金(石油)、藍金(天然氣)。其棉花產量居世界第5位、黃金儲量居世界第4位,鈾資源儲量居世界第7位,天然鈾產量居世界第5位,是工業原料和農牧產品供應地,但經濟結構單一,製造業和加工業落後,企業虧損嚴重,目前國內經濟依然處於困境。CIA估計2017年農業、工業及服務業產值占GDP比例約為18.5%、34.4%、47%。
近年受到俄羅斯及哈薩克經濟衰退,以及國際商品價格疲弱影響,烏茲別克經濟成長逐漸趨緩,2015-2017年實質經濟成長率分別為8.0%、7.8%及5.3%。展望未來,在俄羅斯及哈薩克經濟溫和復甦,加上主要出口商品如黃金、棉花及銅的價格可望回升下,且政府亦持續推動經濟改革,烏茲別克經濟將呈溫和成長,預估2018-2019年實質GDP成長將略減緩。
(二)通貨膨脹
物價方面,2017年受到政府推行貨幣匯率自由化影響,烏茲別克索姆大幅貶值,增添輸入性通膨壓力,2017年平均CPI年增率由2015年的5.5%大幅升至14.4%。展望未來,隨烏茲別克索姆持續溫和貶值,加上國內需求成長,輸入性通膨壓力仍大,預估2018年及2019年平均CPI年增率仍偏高。
(三)財政情況
近年來受到主要出口商品價格持續走低,影響財政稅收,2015-2017年財政收支均為赤字,占GDP比率分別為0.9%、1%及0.8%。展望未來,預期政府將實行擴張財政政策,提高公共投資支出以促進民間消費,預估2018-2019年政府赤字占GDP比率將略升。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對外貿易方面,2015-2016年因國際景氣放緩、能源及商品價格持續下探,不利出口表現,使得貿易盈餘及經常帳盈餘減少,經常帳盈餘占GDP比率分別下滑至3.39%及0.46%。2017年受惠國際景氣復甦及商品價格回升,出口表現強勁,貿易盈餘增加,經常帳盈餘占GDP比率升至2.98%。展望未來,出口仍有機會維持強勁,但進口需求成長加速,導致貿易盈餘減少。
(五)匯率
烏茲別克央行過去採行管理浮動匯率政策(crawling-peg system),釘住美元匯率,並實行若干外匯管制措施,2015年底及2016年底索姆兌美元匯率分別為2809.98及3231.48。2017年9月5日烏茲別克央行宣布結束管理浮動匯率,實行匯率自由浮動制度,進而使索姆大幅貶值超過50%至接近黑市價格,2017年底索姆兌美元匯率貶至8120.07。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烏茲別克2017年外債較2016年增加5.4億美元至168.2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為34.63%,占出口比率為103.07%,債負比率為8.51%,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率為3.55%,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率為4.37%,外匯存底為136.6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11.27個月,綜合而言,外債高於外匯存底,但整體短期流動性尚屬穩健。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目前烏茲別克亟需引進外資以提振工業,而主要外資來源仍侷限於中國大陸及俄羅斯,其中俄羅斯為烏茲別克最主要的貿易夥伴,政治及經濟上與俄羅斯關係密切。烏茲別克獨立初期,外交政策以維繫與獨立國協的政經關係為主,自1994年後積極與美國、歐盟交好,並曾公開支持北約東擴。烏國亦重視發展對美關係,美國曾於2001年在阿富汗反恐戰爭時在烏國設立空軍基地,2005年在烏國要求下撤出,惟2012年烏茲別克提出「外交政策構想」,規定烏茲別克不參加任何軍事政治集團,不允許在本國領土上設立外國軍事基地和設施,但烏美關係於2012年明顯走近,美解除對烏軍援禁令,更擬向其提供一定軍事裝備。
隨著米爾濟約耶夫總統於2016年12月正式掌權,烏茲別克政府在追求外交政策目標方面採取的策略明顯改變。烏國外交變得積極主動,更加務實且注重結果,主要著重在該國能否從發展雙邊和多邊關係中獲得經濟利益。米爾濟約耶夫總統親自參與執行外交政策議程,旨在提高烏茲別克在中亞地區及其他地區的地位和影響力,與前任形成鮮明對比,僅在2017年米爾濟約耶夫就進行了16次外國訪問,自2016年9月以來,他在烏茲別克共接待了10個國家的領導人。
揮別過去卡里莫夫統治下與中亞鄰國多年孤立和緊張關係,中亞地區目前是烏茲別克外交政策的主要優先事項。米爾濟約耶夫於2017年與其他中亞國家的首腦舉行了17次會談和15次電話交談,已帶來了重大的外交突破,這可以被認為是米爾濟約耶夫的外展工作取得勝利的一年。烏茲別克成功解決了過去與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的複雜邊界和水資源糾紛(例如他們同意共同建設水電站並分享電力,減少地區衝突的根源),並與哈薩克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
2017年,米爾濟約耶夫前往俄羅斯、中國大陸和美國尋求商業貿易,外交支持和安全合作夥伴關係;在其前往土耳其及韓國的訪問中,帶回數十億美元的合同和貸款,以及與這些主要大國增進更強大的政治關係。
經貿方面,2017年烏茲別克主要出口國家為瑞士(38.4%)、中國大陸(15.3%)、俄羅斯(10.7%)、土耳其(8.6%)及哈薩克(7.6%)等,主要進口國家為中國大陸(23.9%)、俄羅斯(22.7%)、哈薩克(10.8%)、南韓(9.9%)及土耳其(5.9%),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為烏茲別克最主要的貿易夥伴。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雙邊貿易方面,2017年我國對烏茲別克維持貿易順差8.38百萬美元,出口主要為鋼鐵(51.87%)、機器及機械用具(20.02%)及化妝品(15.01%);進口主要以塑膠及其製品(74.71%)、油料種子(12.77%)及棉花(7.28%)為主。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依據世界銀行公布的2018年全球經商容易度調查,烏茲別克在全球190國中排名74名,較上年度87名進步13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7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7)」報告,烏茲別克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57名,較上一年度156名退步1名,與蒲隆地、海地及辛巴威等國列同一等級。依據Coface經濟研究評比,烏茲別克國家風險評估等級為C,景氣指標為C,屬風險偏高之國家。
參考資料:中華民國外交部、經濟部國貿局、經濟部投資業務處、CIA、Fitch、Standard & Poor’s、Moody’s、WEF、EIU、Global Insight、ADB、World Bank、COFACE、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