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亞洲不丹
:::

基本國情

+more
● 地理位置:不丹地處喜馬拉雅南坡。北部、東北、西北與中國大陸為鄰;南部與印度接壤。境內多山,北高南低。 ● 首都:辛布市。 ● 面積:約3萬8,394平方公里。 ● 人口:78萬2,318人(2020/07)。 ● 語言:宗卡語(Dzongkha)。 ● 宗教:藏傳佛教。 ● 幣制:那特倫(Ngultrum)。 ● 匯率:1USD=71.345那特倫(2019年底)。 ● 政治制度:君主立憲制。 ● 經濟結構:2017年產業結構,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產值分別約為18.3%、42.6%、39.1%。 ● 主要輸出項目(2018年):矽鐵(31.5%)、電力(25.5%)、巨礫(5.1%)、鐵製半成品(3.4%)等。 ● 主要輸入項目(2018年):柴油(11.1%)、鐵金屬產品(3.6%)、石油(3.3%)、木炭(3.1%)。 ● 主要出口國家 (2018年):印度(52.1%)、孟加拉(14.4%)及義大利(2.2.%)等。 ● 主要進口國家(2018年):印度(83.5%)、南韓(2.3%)及中國大陸(2.3%)等。 ● 我對該國輸出(2019年):88,890美元。 ● 我自該國輸入(2019年):41,650美元。 註: 1. 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 經濟結構、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取自EIU資料。 3. 匯率取自IHS Markit資料。 4. 人口數取自CIA資料。 5. 我國對該國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亞洲不丹綜合評論不丹政經概況(新南向國家之一:南亞六國)
:::

不丹政經概況(新南向國家之一:南亞六國)

編輯: 楊欣穎

2018/02/26列印

一、 政治概況
不丹皇室旺楚克王朝(Wangchuck)創立於1907年,採行世襲君主制。1972年登基的第四任國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決議推行民主制度,引領不丹往現代化國家發展。2001年國王下令起草憲法,2005年頒布不丹憲法,不丹成為一君主立憲國。根據不丹憲法,國王為國家元首,議會經三分之二多數支持可彈劾國王。國會採兩院制,上議院─國家委員會席次25席,不得為政黨成員,從20個行政區(宗)選出20席,另5席由國王指派,下議院─國民議會席次共47席,經兩輪投票直接民選選出。上下議院議員任期皆為5年,新憲政體制於2008年國民議會選舉後正式落實。
第二次國會大選於2013年5至7月進行,由5月第一輪投票得票數前兩名的繁榮進步黨(Druk Phuensum Tshogpa,英譯Bhutan Peace and Prosperity Party,DPT)及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PDP)進入第二輪投票,最終由人民民主黨取得下議院32席,擊敗前執政黨繁榮進步黨的15席,成為國會新多數黨,不丹進行首次政黨輪替。
不丹自2005年頒布實行憲法以來,僅經過兩屆國會選舉,多數政黨多於2007年才成立,多數選民政黨忠誠度偏低,當前執政黨PDP急切透過發展經濟、提高經濟成長率,以獲得選民支持。下一屆國會大選將於2018年7月舉行。
當前PDP政府設立若干經濟發展目標,預計於2018年前提高不丹實質經濟成長率至10%,同時兼顧國家對維護環境及社會福利的承諾,惟現任總理策林‧托傑(Tshering Tobgay)於2016年7月指出,受限於部分水電計畫實行進度延遲,致10%成長率目標難以達成,但長期而言,不丹發展水力發電計畫將有助其經濟自立,降低對外援的倚賴。2019年會計年度(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起將實施第12期五年計畫,施政重點包括維持總體經濟穩定性、促進經濟多樣性發展、分散中央政府資本支出至地方政府協助地方建設等。
二、 經濟現況與展望
(一)總體經濟
不丹為一位於南亞喜瑪拉雅山南側之內陸國,受限於地理限制,不丹全境3萬8,394平方公里,多為山勢地形、森林覆蓋率達70%以上,可耕地面積僅占國土面積2%,農業卻匯聚將近一半的就業人口。不丹蘊藏石灰岩、煤炭、石墨、石膏、白雲石等礦產資源,主要出口石灰岩及水泥,另目前多依賴山勢地形發展水力發電,輸出至印度北部,水電產業產值占GDP比率約為20%。農業及水力發電是不丹經濟兩大支柱,近年不丹為增加經濟多樣性,政府發展觀光業,希冀透過發展觀光賺取外匯、促進就業及發展。根據世界銀行資料,2016年農業、工業及服務業產值占GDP比例約為17.3%、43.5%、39.2%。
2015年Dagachhu水力發電廠完工投產,實質GDP成長率由2014年的5.75%續增至6.49%。2016年水力發電興建工程持續助益經濟成長,惟2016年因水流量少,水力發電量及出口收入皆較2015年減少,以及2015年尼泊爾強震後至喜馬拉雅山的遊客減少,不丹觀光業收入較2015年衰退,致2016年實質GDP成長率降至6.17%。2017年水力發電建設持續支持不丹經濟,惟受普納昌河(Punatsangchhu)1號及2號水力發電工程因地形限制增加施工難度致進度延遲影響,推延電廠投產挹注經濟成長效果,多家機構下調不丹經濟預測,另2017年7月起印度整合稅制實施商品及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 Tax,GST),印度出口產品稅務負擔降低,使印度產品更具出口競爭力,將使不丹對印度貿易逆差擴大以及不丹稅收減少,對不丹經濟造成負面衝擊,估計2017年不丹實質經濟成長率續降至6.10%。
展望未來,預期水電興建工程將持續助益不丹經濟成長,另預期2018年芒德曲河(Mangdechhu)水力發電廠試運行,以及對山區強震恐慌情緒消散助觀光業復甦,皆有助於不丹經濟成長,預估2018年及2019年不丹經濟成長率回升至7%以上。
(二)通貨膨脹
由於不丹對印度盧比採行1:1固定匯率制,且超過九成的進口食品來自印度,使得不丹國內物價易受印度物價及匯率波動影響。2015年由於國際油價下跌、國內農產產出增加、印度物價走低致進口物價下降等因素,致物價通膨壓力明顯放緩,不丹2015年平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由2014年的8.21%降為4.52%。2016年儘管暴雨推升國內糧食價格,部分物價受國際油價下跌降低運輸成本,使得2016年不丹平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續降至4.38%。2017年受印度因廢鈔措施(Demonetization)致現金緊縮、印度國內需求下降影響,印度物價年增率走低,不丹物價年增率亦續呈走低表現,另亦受印度2017年7月起實行商品及服務稅GST影響,印度對出口商品免徵GST,降低出口產品稅務負擔,助印度出口產品降價,致不丹進口物價隨之下降,估計2017年不丹平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續降至3.23%。
展望未來,預期隨國際油價回升以及新電價費率調漲,皆為未來不丹物價上升因素,預估2018年及2019年不丹平均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將逐年走升,增幅皆大於5%。
(三)財政情況
2014年會計年度起為不丹第11期五年計劃的起始年,受計畫初期資本支出執行度偏低、2014年流入援助款較多、政府檢視採行新稅率改善稅收影響,使得不丹2014年財政收支由絀轉盈,財政盈餘占GDP比率為2.7%,2015年為1.3%。IMF分析由於五年計畫初期資本支出執行度偏低,隨未來不丹加速執行資本支出,預期不丹財政收支將由盈轉絀,ADB《2017年亞洲發展展望》報告指出,2016年會計年度為第11期五年計劃的中間年,計劃預算執行達高峰,世界銀行估計2016年財政收支轉為赤字,占GDP比率為2.5%。2017年會計年度隨政府持續透過道路等基礎建設支出助益經濟成長,支出增幅大於稅收成長,世界銀行估計2017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續增為8.6%。展望未來,世界銀行預期不丹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將呈逐年改善走勢,2018年會計年度降為5.6%,2019年會計年度續降為3.4%。
2017年7月起,印度整合過去中央及地方政府層層套疊的間接稅制(包括關稅、中央/邦銷售稅、入市/入境稅、服務稅、消費稅等十幾項間接稅),改實施全國統一、以最終消費目的地為徵收基礎的商品及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 Tax,GST)。所有印度出口商品,由於最終消費地不在印度境內,所以無須繳納GST,與先前稅制相比,大幅降低印度出口產品稅負及出口價格,提升印度產品出口競爭力,以汽車出口價格為例,降幅達14-25%。印度實施GST,對不丹的影響,除了將刺激不丹進口需求,亦因自印度進口的產品價格變低,降低不丹進口關稅、消費稅等相關稅收計價基礎,衝擊不丹稅收。另過去印度所課徵之消費稅,僅對印度國內生產的產品課徵,故根據印度不丹兩國貿易協議,每年印度向不丹政府退回,針對來自不丹進口商品所課徵的消費稅稅款,每年退稅金額約占不丹GDP的2%(約為0.5億美元),惟實行GST之後,消費稅整合入GST,印度不再課徵消費稅,每年針對不丹進口商品的消費稅退稅亦將取消,將導致不丹稅收大幅減少。未來有待留意印度實施GST對不丹財政、貿易及經濟的影響。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印度為不丹主要貿易夥伴,根據CIA資料顯示,2016年對印度出口及進口之占比均超過九成,出口主要為水力發電及礦產,進口主要為燃料、機械設備及其零件、糧食等,惟對印度出口值遠低於進口值,致不丹貿易帳多呈現逆差。
2011-2012年不丹經濟過熱,進口需求增加,致外幣印度盧比支付需求大增,一度出現外幣印度盧比流動性緊縮現象,不丹政府透過限制進口降低印度盧比需求。2014年會計年度不丹政府為刺激經濟,移除部分進口限制,並伴隨水力發電工程計畫持續進行,致進口值較2013年會計年度回升,貿易逆差由2013年的3.79億美元增加為3.94億美元。2015年會計年度水力發電興建工程帶動相關進口,伴隨強勁內需消費助益下,再次推升不丹進口需求,貿易逆差續增為4.27億美元。2016年會計年度工程相關資本財進口需求及工業進口所需中間財,續使不丹貿易逆差擴大,2016年續增至5.33億美元。2017年會計年度受部分水電建設計畫進度延遲,抑制進口需求,估計2017年會計年度貿易逆差縮減為4.70億美元。同時也反映在經常帳收支上,2015至2017年會計年度經常帳赤字分別為5.72億、6.18億及5.87億美元,經常帳赤字占GDP占比分別為27.81%、27.61%及23.16%。
展望未來,隨水電建設工程相關設備及建料進口需求下,貿易帳收支仍將維持逆差走勢。預期2018年芒德曲河(Mangdechhu)水力發電廠試運行,將助益電力出口表現,惟普納昌河(Punatsangchhu)1號及2號水力發電工程進度延遲,挹注不丹出口大幅成長的情形,可能將推延至2019年之後才會出現。預期2018年及2019年會計年度貿易逆差將逐年縮減,帶動經常帳赤字小幅下降,經常帳赤字占GDP比率將逐年下降至20%以下。
印度實施GST後,印度產品出口價格降低,預期將推升不丹進口需求,惟同時不丹出口至印度之產品,因課徵GST後,致不丹產品價格較過去增加,將不利不丹產品出口表現,未來仍需留意印度GST對不丹貿易及外幣流動性的衝擊,不排除不丹政府將透過進口限制及限縮信貸等措施,以控管進口需求的可能性。
(五)匯率
印度長期為不丹第一大貿易對象,近年因水力發電建設工程及基礎建設等工程需要,以及伴隨人均所得增加刺激民間消費成長,帶動不丹進口需求,也增加不丹對印度盧比的支付需求。不丹貨幣努爾特魯姆(Ngultrum,簡稱努)自1974年即採行1:1固定匯率制釘住印度盧比,但實施匯兌管控、無法無限兌換,致2011-2012年不丹出現外幣印度盧比流動性不足問題。不丹皇家貨幣局(the Royal Monetary Authority,RMA)透過訂定金融機構放款基準利率及準備率等方式,增加借貸成本、抑制貨幣及進口需求,進而調整信貸增速及解決印度盧比流動性緊縮等目標。
2015-2017年底不丹努兌美元匯率分別為66.33努、67.95努及63.93努兌1美元,預期2018年及2019年底,不丹努兌美元匯率續呈走弱趨勢,分別跌破65努及67努兌1美元價位。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世界銀行於2017年發行的《不丹2015-2019年國家夥伴戰略表現及學習回顧》(Performance and Learning Review of the Country Partnership Strategy for the Kingdom of Bhutan)報告中指出,水力發電電廠建設計畫持續進行,將使得不丹外債持續攀升。估計不丹2017年外債為27.36億美元,較2016年的23.48億美元,增加3.88億美元,外債占GDP比重由2016年的104.97%攀升至107.93%,2017年外債占出口比率為493.37%,債負比率為17.49%,短期外債占總外債比重為4.38%,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比重為13.12%,外匯存底為9.13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8.88個月。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十八世紀英國勢力進入亞洲,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不丹實質上為英國保護國,英國雖不干預不丹內政,但主導指引不丹外交事務。1949年印度獨立後,不丹與印度簽屬《永久和平友好條約》,印度協助不丹國防及指引不丹外交,印度長期以來亦為不丹重要的經貿夥伴,儘管於2007年兩國修訂簽屬《不丹印度友好條約》,刪除印度指導不丹外交事務的條約,但仍與印度維持密切關係。
根據我國外交部資料顯示,不丹於1971年加入聯合國,外交政策遵行「不與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之原則,維持中立之地位。惟前任總理吉美‧廷禮(Jigme Thinely)上台之後,在外交上採行積極擴張政策,2008年至2013年五年間,邦交國數量由21國增加為53國。
2015年6月不丹、孟加拉、印度及尼泊爾等四國簽訂機動車輛協議(Motor Vehicle Agreement,MVA),簽署成員國的貨車、客車將可以在其他成員國內行駛,不必重新裝載貨物,目標將交通走廊轉變為貿易走廊,降低跨境交易成本,惟不丹擔憂交通流量增加將對環境造成衝擊,2018年1月選擇退出,MVA僅於孟加拉、印度及尼泊爾三國生效。部份研究機構分析指出MVA除了降低不丹跨境交易成本,亦增加與南亞其他國家貿易往來機會,可降低不丹對印度的貿易依賴,預期未來不丹可能對MVA提出若干修改,在確保永續環境之下,限制進入不丹車輛數量後,可望加入MVA,往南亞區域經濟更進一步。
2017年6月起由於中國大陸於與不丹、印度三國交界處的洞朗高原修築道路,引發三國關係緊張,印度更基於與不丹的《友好條約》,派兵前往洞朗地區支持不丹,與中國大陸士兵於不丹及中國大陸兩國邊界對峙,僵持近兩個月,8月29日中印雙方才從洞朗地區撤兵。EIU分析,洞朗地區邊界問題雖暫時落幕,不丹與中國大陸仍維持複雜的兩國關係,如中國大陸持續於邊界進行相關工程,不排除再次激起邊界對峙事件的可能性。
對外貿易方面,不丹主要出口電力(對印度出口)、矽鐵、水泥、荳蔻、電石(碳化鈣)、銅棒、白雲石、石膏等,主要進口燃料及潤滑油、飛機、機械及其零件、米、摩托車等。2016年不丹主要出口國為印度(54.0%)、孟加拉(6.8%)及美國(0.5%);主要進口國為印度(81.8%)、泰國(2.2%)及中國大陸(2.2%)等。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貿易方面,根據國貿局資料顯示,2016年我國對不丹出口20.83萬美元,進口2.94萬美元,貿易順差為17.89萬美元。2017年1-11月對不丹出口10.48萬美元,自不丹進口1.85萬美元。對不丹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6年我國對不丹出口以機器機械及其零件(51.44%)、礦物燃料、礦油及其蒸餾產品(20.82%)、電機設備及其零件(9.34%)為主;進口以香水、化粧品或盥洗用具(29.86%)、雜項卑金屬製品(24.26%)、書籍、圖書及其他印刷品(22.24%)為主。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目前國際三大信評機構惠譽、標準普爾及穆迪對不丹均無評等,世界經濟論壇公布最新「2017-2018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不丹的競爭力在全球137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82位,較上年進步15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7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7)」報告,不丹在180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26名,排名較2016年進步一名,與智利列同一等級。另依世界銀行(World Bank)2018年經商便利度排名,不丹在190個國家當中列第75名,排名較上一年退步2名。另Coface與Euler Hermes目前對不丹無評等分析。
參考資料
中華民國外交部、經濟部國貿局、財政部關務署、CIA、WEF、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World Bank、EIU、Global Insight、Oxford Analytica、IMF、ADB。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