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亞洲越南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 位於中南半島東岸,北與中國大陸接壤,西接寮國、柬埔寨及泰國灣,東、南濱南中國海的東京灣。 首都 河內(Hanoi)。 語言 越南語為官方語言,英語為第二語言,其他有法語、華語、高棉語等 面積 33萬1,051平方公里平方公里 人口 98,721,275人。(CIA 估計至July 2020) 宗教 佛教、天主教、道教、基督教 幣制 越盾(Dong) 政治制度 社會主義共產國家 匯率 1 USD = 23,170a Dong (EIU,2019.12.31) 主要輸出項目 電話和手機(23.0%)、紡織服裝(12.6%)、電腦及電子產品(12.6%)、鞋類(6.6%)。(2019年) 主要輸入項目 電子計算機及相關零件(19.7%)、機械設備與工具(14.4)、電話和手機及相關零件(7.5%)、面料(5.6%)。 (2019年) 主要出口國 美國(19.9%)、中國大陸(17.3%)、日本(7.9%)及南韓(7.9%)。(2018年) 主要進口國 中國大陸(28.3%)、南韓(20.5%)、日本(8.2%)及台灣(5.7%) (2018年)。 我對該國輸出 107.73億美元(2019年) 15.90億美元(2020年1-2月) 我自該國輸入 52.80億美元(2019年) 7.96億美元(2020年1-2月)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人口等資料取自CIA,The World Factbook。 3.匯率、主要進出口國家、主要輸出入項目資料取自EIU。 4.雙邊貿易資料來源為國貿局進出口貿易統計數據。
亞洲越南綜合評論越南政經概況
:::

越南政經概況

編輯: 黃薇華

2016/11/15列印

一、政治概況
越南為一黨專政之共產國家,越南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Vietnam;CPV)乃越南唯一合法政黨,直接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等各個部門與機構,並由CPV黨員擔任各部會的政務職位,各級地方政府重要領導職務亦皆由CPV黨員擔任。越南總理掌握行政實權,任期5年,得連選連任1次;越南立法部門之國會共500席次,國會議員任期5年,儘管國會議員選舉由普選產生,但候選人均由共產黨旗下控制之越南祖國陣線(Vietnam Fatherland Front, VFF)仔細審核並決定人選,故國會選舉並無實質政治意義。在2016年5月舉行之第14屆國會選舉中,越南共產黨囊括475個席次;下屆國會大選將於2021年5月舉行。
越南共產黨可概括區分為改革派及保守派,改革派著重GDP快速成長,而保守派則聚焦在維持總體經濟之穩定性。在2016年1月舉行之越南共產黨第12次全國代表大會(12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PV)中,決議由保守派的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續任越南共產黨總書記;同年3-4月舉行之第13屆國會第11次會議中,分別選出陳大光(Tran Dai Quang)、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及阮氏金銀(Nguyen Thi Kim Ngan)擔任下一任國家主席、國家總理及國會主席。改革派前總理阮晉勇(Nguyen Tan Dung)雖卸任,但預期越南仍將維持市場自由化的政策方向,而不會有大幅度改變。
越南政府政策將著重於經濟自由化及市場導向的體制發展,同時維穩改革開放速度,以避免重蹈2010-2012年經濟失衡的覆轍。2016-2020年越南將首重推動金融體系改革重建,整頓不良債權;另國際大宗物資價格走低,將有助於越南產業結構轉型及經濟多元化發展,惟越南技術性勞工之短缺可能限制該國經濟發展。
二、經濟概況及展望
越南憑藉本身充沛勞動力與豐富天然資源(石油、天然氣與煤),加上政治穩定因素,吸引外人投資,2014年隨整體經濟情況改善,FDI淨額由2013年的69億美元回升至80億美元,FDI占GDP比率亦由2013年的4.1%升至4.3%。2015年越南陸續完成與歐亞經濟聯盟(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歐盟、南韓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等四個貿易協定談判,推升2015年FDI淨額增至107億美元,FDI占GDP比率續增至5.5%,預估2016年FDI淨額及占GDP比率仍將續增。越南自改革開放,走上市場經濟導向之後,經濟結構中之農業產值占GDP比率逐年減少,轉為以服務業與工業為主,2015年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占GDP比重分別為17%、33.3%及39.7%。
(一)總體經濟
受全球經濟疲弱影響,越南央行為強化經濟成長力道,於2012年2月至2013年5月期間內降息八次,但2013年實質GDP成長率僅為5.4%,成長仍相對緩慢。受惠於低廉的勞工成本,加以越南近年積極推動區域經濟整合,吸引外資流入並促進產業轉型,主要出口商品遂由紡織品轉為較高價的電子產品。由於民間消費穩定成長、投資擴張、外人投資增加,以及出口導向之電子產業提升越南出口貿易表現,2014年實質GDP成長率增至6.0%。2015年因FDI淨額增加,促使製造業及營造業成長,該年度實質GDP成長率續增為6.7%。
展望未來,由於美國為越南第一大出口市場,美國經濟之逐步復甦將帶動其經濟成長,加以越南2016年第3季實質GDP年增率由第2季的5.8%上升至6.4%,非農部門表現亮眼,民間消費因實質所得增加及物價穩定而成長;又越南與全球經濟整合程度加深及相關投資法規開放,將刺激該國投資,預期越南2016與2017年實質GDP成長率可望成長至6-6.5%之間。
(二)通貨膨脹
越南平均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逐年走低,受全球大宗物資價格走低及油價下跌影響,2014年CPI年增率由2013年的6.6%降至4.7%;2015年CPI年增率續降至0.9%,創2001年以來新低,亦低於該國設定的5%通膨目標。
展望未來,2016年物價將續受國際大宗物資價格疲軟影響而走低,惟因越南政府計畫調高公部門薪水、教育及健保費用,加以貨幣貶值、比較基期較低等因素交互影響下,預期2016年CPI年增率將上升至2-3%之間,2017年則可望隨國際油價回升而續增。
(三)財政情況
越南向來實施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以政府投資帶動經濟成長,2013年及2014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分別為5.0%及4.4%。越南財政收入中,有10-30%來自原油出口收入,故國際油價波動影響其財政收入與收支平衡甚鉅。由於國際油價自2014年下半年走低而影響該國能源收入,加以個人所得、零售銷售及出口商品課徵之稅收尚不足以填補油價下跌造成之損失,導致2015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略增至4.6%。
ADB亞洲開發銀行於《2016年亞洲發展展望》報告中指出,越南過去五年因調降企業所得稅稅率、關稅減讓以及企業稅賦減免獎勵措施等,侵蝕該國財政稅基,加以近年國際油價走低而導致使能源收入減少,為維持財政永續性,未來仍有賴稅制改革以改善稅收占GDP比率逐年下降之問題。ADB預期,越南未來將採取逐步緊縮的財政政策,並維持促進經濟成長的政策目標,2016及2017年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可望下降。
(四)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由於越南近年進行出口商品結構調整,主力出口商品遂由紡織品、鞋靴等成衣產品,轉變為手機、平板電腦等電子產品,商品價值增加不僅有助該國出口值成長,亦促使2014年貿易順差由2013年的87億美元增加至121億美元,經常帳順差由77億美元增加至94億美元,經常帳盈餘占GDP比率由4.5%增至5.0%。
貿易商品結構之調整不僅反映外人增加對於電子產品製造業之投資,亦帶動出口與資本財進口需求增加;2015年因進口增幅大於出口,導致貿易順差縮減至74億美元,經常帳盈餘亦下降至9億美元,占GDP比率降至0.5%。展望未來,越南2016-2017年貿易收支可望續呈順差,惟經常帳盈餘及其占GDP比率可能略為減少。
(五)匯率
越南採取與美元掛鉤的匯率政策(crawling-peg system),令越南盾(Dong)兌美元匯率隨市場情況進行調整,加以越南國家銀行(SBV)近年透過促貶越盾以振興出口,導致越盾兌美元匯率由2013年底的21,095:1,貶至2014年底的21,373:1。2015年受中國大陸匯改影響,周邊國家匯率波動,亞洲貨幣競貶,越南央行為維持出口競爭力,三度調降越南盾兌美元參考匯率,每次調降1%,並於同年8月放寬匯率交易區間,由1%放寬至3%,導致2015年底越南盾兌美元匯率貶至22,485:1。
2016年1月越南央行為維穩匯市,參考與其貿易及投資活動頻繁的國際主要外幣走勢,每日訂定越南盾兌美元參考匯率,不僅可適時反映市場行情,亦有助減輕越南盾貶值壓力。展望未來,為維持其出口競爭力,越南盾兌美元匯率可能持續走弱。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越南2015年外債為730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為38.1%,占出口比率為39.7%,債負比率為5.1%;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率為17.70%,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率為52.28%;外匯存底為282.5億美元,低於總外債金額,差額達447.5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1.99個月。綜合而言,整體外部流動能力稍嫌不足。
三、對外關係及主要貿易國家占比
越南自1989年從柬埔寨撤軍後,其與中國大陸的關係雖已大幅改善,然兩國在南海島嶼之主權爭端仍持續。2014年5月中國大陸將深海鑽油井運往南海海域過程中,與越南巡防艦爆發衝突,導致兩國關係緊張及南海主權爭議升溫,越南更爆發大規模排華暴動。為爭取南海潛在的石油及天然氣資源,越南與東南亞各國間之領海主權衝突日趨升溫,尤其面對中國大陸積極主張南海主權,越南與菲律賓兩國更締結「戰略夥伴」關係以抗衡中國大陸,惟因越南對中國大陸的經濟依賴度甚高 (中國大陸為越南第一大進口國及第二大出口國),故越南可能以較謹慎的態度,處理與中國大陸間的領海爭議問題。
為減少對中國大陸經濟的倚賴程度,越南積極與其他國家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FTA)。2015年越南先後分別與南韓及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EEU)簽署FTA,俾利縮減越南對韓國的貿易逆差,並拓展出口至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及吉爾吉斯等國;越南亦於同年完成與歐盟FTA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之談判,加以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AEC) 於2015年底正式生效啟動,皆為越南帶來廣大投資及貿易商機。
另一方面,越南亦持續加強其與西方國家關係,尤其近年來美國與越南在外交、軍事和經濟關係方面發展迅速,美國不僅於2014年10月解除部分對越南實施的武器銷售禁令,亦於2015年6月簽署《越美國防合作願景聲明》,同意在2011年國防合作關係備忘錄基礎下,推動拓展兩國軍事合作關係。此外,美、越間的經濟合作關係亦將持續發展,惟越南的人權問題及其與俄羅斯間密切之合作關係,可能造成美越兩國關係緊張。
進出口方面,2015年越南之主要出口國為美國(21.2%)、中國大陸(13.3%)、日本(8.4%)、南韓(5.5%)及德國(4.1%);主要進口國為中國大陸(34.1%)、南韓(14.3%)、新加坡(6.5%)、日本(6.4%)、香港(5.1%)及泰國(4.5%)。
四、與我國雙邊貿易
與我國雙邊貿易方面,2015年我國對越南出口94.72億美元,進口25.14億美元,貿易順差達69.58億美元。對越南進出口貨物結構方面,2015年我國對越南出口以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14%)、塑膠及其製品(11.13%)及機器與機械用具(10.71%)為主;進口主要為電機與設備及其零件(27.06%)、鞋靴(7.69%)及鹽、硫磺、土及石料(5.74%)。
五、外部評等及排名
國際三大信評機構惠譽、標準普爾及穆迪目前分別給予越南BB-、BB-及B1之主權債信評等,三家信評機構之評等展望均為穩定。信評機構認為越南近年經濟表現穩健,在多個貿易協定完成簽署及談判下,將有助該國未來經濟展望,惟政府負債及財政赤字偏高、銀行體系存有不良貸款風險及外匯存底偏低等因素,仍為越南評等的下行風險。
世界經濟論壇公佈之「2016-2017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越南的競爭力在全球138個經濟體中排名第60位,較上年退步4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5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5)」報告,越南在168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12名,較2014年進步7名,與宏都拉斯、馬拉威、茅利塔尼亞及莫三比克等國列同一等級。

參考資料:中華民國外交部、經濟部國貿局、CIA、Fitch、Standard & Poor’s、Moody’s、WEF、EIU、Global Insight、ADB、World Bank、COFACE、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