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亞洲科威特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科威特位於阿拉伯灣(亦稱波斯灣)之西北角,南鄰沙烏地阿拉伯,西北接伊拉克,東濱阿拉伯灣,並與伊朗遙對。
●首都:科威特市。
●面積:17,818平方公里。
●人口:2,916,467人 (2018年7月)。
●語言:阿拉伯語為官方語言,英語亦通用。
●宗教:伊斯蘭教為國教,居民中76.7%信奉伊斯蘭教,其中約70%屬遜尼派,30%屬什葉派。
●幣制:科威特幣科鎊(Kuwait Dinar,簡稱KD)。
●匯率:KD 0.304:US$1 (2018年年底)。
●政治制度:君主立憲政體。
●經濟結構:2018年經濟結構中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比重約為0.4%、57.6%、41.5%。
●主要輸出項目(2018年):石油和相關產品(86.6%)、非石油產品(13.4%)等。
●主要輸入項目(2018年):消費財產品(48.0%)、中間產品(26.5%)、資本財(25.0%)等。
●主要出口國家(2018年):中國大陸(18.8%)、韓國(15.5%)、印度(9.6%)、日本(8.9%)等。
●主要進口國家(2018年):中國大陸(16.7%)、美國(8.7%)、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6%)、日本(5.9%)等。
●我對該國輸出(2018年):1億4,630萬美元。
●我自該國輸入(2018年):51億3,436萬美元。
註:
1.地理位置、首都、面積、語言、宗教、幣制、政治制度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人口數資料取自CIA資料。
3.經濟結構、匯率、主要輸出入項目、主要進出口國家等資料取自EIU資料。
4.我國對該國輸出入貿易額取自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亞洲科威特綜合評論科威特政經現況
:::

科威特政經現況

編輯: 張凱喻

2014/11/20列印

一、 政治現況
科威特採君主立憲制,國王(Emir)為國家元首並兼全國最高行政首長,總理由國王任命,閣員由總理提名,經國王批准後宣誓就職。科國歷任國王皆來自阿薩巴赫(Al-Sabah)家族,現任國王薩巴赫(Sheikh Sabah Al-Ahmed Al-Jabr Al-Sabah)亦為阿薩巴赫家族成員。阿薩巴赫家族自1750年治國以來,迄今皆居主導地位,王室成員並多居要職。惟長久以來,王室成員久居要職卻缺乏有效監督,導致貪瀆與用人唯親等弊端日顯,每成為國會新興派議員攻伐對象,爭執衝突時起,府會對立已久,但科國政治尚稱穩定。
科威特國會為立法機構,由50名經全國選舉產生的議員與16名現任內閣官員組成,每屆任期4年。內閣須向國會負責,國會對內閣閣員不滿意時,可提出不信任案投票迫其去職,如對總理不滿,亦得請求國王撤換總理之職,國王不同意國會決議時,亦可宣布解散國會。2009年5月科威特21名新議員名單中,首次出現4名女性議員名單,創該國政壇新局。惟內閣總理來自國王直接任命而非由議會推舉選出,往往讓內閣不易獲得議會支持,加上前述王室親貴久任要職等弊端,更使得政壇屢屢爆發議員長期挑戰閣員等衝突。家族官僚文化與民主議會的參雜並行,讓科國部長級官員常因議員提出質詢與不信任議案而被迫辭職下台,並常發生倒閣或解散國會等情事,綜計過去數年內,科國國會面對遭解散情事已達6次之多。
2012年12月,憲政法庭針對國會選舉修改選舉法,將原本1人可投4票,改為1人只能投1票,此舉受到高度爭議。而最近一次國會選舉於2013年7月舉行,係因憲政法庭宣布2012年12月舉行的國會選舉結果無效。鑒於科威特政治環境動盪特性,國會提早改選時有所聞,EIU評估新國會順利完成四年任期可能性不大,科威特下一屆選舉定於2017年7月舉行。
儘管面對反對派有關憲法改革之壓力,EIU認為國王在接下來幾年間仍可保有最大的行政權力,同時立法和行政部門間緊張關係依舊存在,加上反對陣營未能團結一致,恐加大政局不穩風險。
儘管科威特國王及總理對社會大眾有經濟改革的承諾,EIU認為結構性經濟改革,特別是自由化,僅有緩慢進展。政府將持續主導經濟發展,提振私人部門的長期目標仍將取決於政治氛圍。
二、 經濟現況與展望
2013年服務業、工業與農業占科國GDP比重分別為49.2%、50.5%與0.3%。科威特境內石油與天然氣儲量豐富,係其財政收入主要來源和國家經濟的支柱,因此,科國政府致力發展石油與石化工業,但也強調經濟多元化發展,以減輕對石油相關產業的依賴。目前科國政府在境內係以石油開採、冶煉與石油化工為主,並增加國外投資;至於農牧業方面,主要依賴進口。政府並在2010~2014的5年計畫中,規劃投入1千餘億美元,用來發展多元化經濟。
(一)總體經濟
2014年1-8月份科威特石油產出較去年同期減少1%,而6月份信貸成長年增率為8.3%,EIU指出2014年科威特受國內消費及公共投資所驅動,非石油部門將會微幅成長,可抵銷部分石化部門相對疲弱的表現。雖然全球石油供給前景上升,2014-2015年間科威特的石油產能卻不太可能提升至往常水準,EIU預測石油產能疲弱將使得2014年實質經濟成長率由2013年3%減緩至2.5%。
(二)通貨膨脹
由於食物價格下滑,2014年7、8月份科威特CPI年增率為2.71%,通膨維持穩定,EIU預估2014年科威特CPI年增率為3%,而2015-2016年CPI年增率將受到抑制,呈溫和上升,分別為3.7%與4.1%,因薪資上漲可能會提升通膨的壓力,但全球糧食價格溫和、穩定的信用擴張及廣泛的補貼措施將會限縮整體通膨。
(三)財政情況
豐沛油源收入是科國政府維持良好財政盈餘的最大憑恃,但過去曾因油價走低,以及政府為降低通膨壓力,採取增加補貼的擴張性財政政策,亦導致其政府財政盈餘占GDP比例一度下降至2008財政年度的6.9%。所幸受惠油價回升,2011財政年度科國政府財政盈餘占GDP比例已由2010財政年度的14.8%大幅提高至29.8%,為1979年來最高值。2012及2013財政年度,科威特財政盈餘占GDP比例亦有25.9%及26.1%,財政收入約為預算目標2倍,而實際支出大概是預算之90%。EIU預估2014及2015財政年度科國政府財政盈餘占GDP比例仍可分別保持約24.5%與21.8%的高水準。
(四)對外貿易
2011-2013年科威特經常帳盈餘分別是671、803及708億美元,占GDP比例各為43.3%、45.9%及40.8%。展望未來,EIU認為科威特經常帳仍可維持大量順差,但盈餘幅度將會縮小。科國原油輸出收入約占總出口收入的93%,但受到全球油價疲弱,整體原油收入將下降,另一方面,政府及私人部門投資提升將導致進口穩定成長;與其穩健之商品貿易盈餘相反,非商品部門持續維持逆差,由於在科威特之外國工作者所得匯出增加,經常移轉帳逆差擴大。EIU預估2015~2019年的經常帳盈餘占GDP平均比例,將由2014年37.5%降低至28.9%。
(五)匯率
科威特於2007年5月宣布取消科幣第納爾(Dinar)釘住美元之匯率政策,改為釘住包括美元在內的一籃子國際主要貨幣。過去基於通膨壓力不大,科國央行立場傾向科幣走貶,但2011年為緩解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原物料商品價格走揚壓力,科幣兌美元價位呈現小升,由2010年底的0.281:1:微升至0.279:1,自2012年起,再度回復以往小貶態勢,2012及2013年底科幣兌美元價位分別為0.281:1及0.285:1。EIU預估2014年底科幣兌美元價位續微貶至0.286:1。未來科威特受經常帳盈餘豐沛、龐大的外國資產基礎及財政收支狀況良好,貶幅將有限,EIU預估2015~2019年科幣兌美元價位約在0.285~0.288:1間盤整。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科威特2013年底外匯存底為321.8億美元,其外債為340億美元,2013年外債占GDP比率、外債占出口比率分別為19.6%及30.17%,短債占外匯存底比重為24.6%,債負比率為5.3%,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8.1月。科國石油收入豐碩與海外資產雄厚,流動性佳。
(七)綜合評估
整體而言,科威特國內政局尚稱穩定,豐沛油源收入使科國政府財政及外部收入狀況良好,儘管科國擁有石油天然資源以及龐大海外資產等優勢,但難以預測的政治環境、經濟結構上產業缺乏多樣性及身處高地緣政治風險的中東地區,地緣政治風險須慎防。國際三大信評機構標準普爾、惠譽及穆迪目前分別給予AA、AA及Aa2之主權債信評等,評等展望皆為穩定。
世界經濟論壇公佈最新「2014-2015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科威特的競爭力在全球144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40位,較前次評比退步4名。另依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3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3)」報告,科威特在177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69名,與義大利、羅馬尼亞等國家列同一等級。
三、 對外關係
科威特自1961年獨立以來,即揭示中立與不結盟外交政策,其間因1990年曾遭鄰國伊拉克武力併吞,1991年復國後,外交重點即置於防堵伊拉克對國際禁運之突破。2003年美伊戰爭結束以及伊拉克威脅解除後,更致力協助伊拉克重建,繼續維持並加強與美英大國、阿拉伯友邦及重要國際區域組織等友好合作關係,其中並將科、美關係列為首要,其次為與英、法及波灣阿拉伯地區等回教國家之關係,另並與俄羅斯、中國大陸分別訂有軍事合作協定。此外,也致力改善與約旦、蘇丹、葉門等回教阿拉伯國家因波灣戰爭期間偏袒伊拉克而致彼此交惡之雙邊關係。
科威特外交政策將持續與美國維持長期戰略聯盟之關係,然而,美國譴責由於科國失察而對恐怖分子提供融資,雙邊關係因而有所緊張,而科威特財政部長面對國際打擊恐怖分子壓力,立誓遵守“反恐承諾”。此外,科威特與美國同一陣線,卻對伊朗採取較為溫和的態度,依然容易受到任何海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GCC)成員國或美國與伊朗關係惡化的影響。科威特對於阿拉伯世界的暴動大多遵循GCC的決議,然而對於GCC進一步安全性整合,由於事涉主權等疑慮,科國仍審慎看待。
2013年與我國經貿關係方面,我國對科威特出口以汽車及其零配件(占44.68%)、塑膠及其製品(占17.21%)、電機設備(占6.24%)等為主;進口則以礦物燃料、礦油及其蒸餾品(94.85%)、有機化學產品(4.77%)為主。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