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非洲奈及利亞
:::

基本國情

+more
地理位置:位於西非,南濱南大西洋幾內亞灣,東鄰查德及喀麥隆,西接貝南,北連尼日。 ˙首都:阿布加(Abuja)。 ˙面積: 923,768平方公里。 ˙人口: 214,028,302 (July 2020 est.)人 ˙語言:英語為官方語言。 ˙宗教:回教(50%)、基督教(40%)、傳統宗教(10%)。 ˙幣制:奈拉Ninerian Naira(NGN)。 ˙匯率:1美元約兌換306.5奈拉 (2019年年底)。 ˙政治制度:聯邦共和/總統制。 ˙主要輸出項目:石油、石油製品、可可、橡膠。 ˙主要出口國家:印度、美國、西班牙、法國、南非、加拿大。 ˙主要輸入項目:機械、化學產品、運輸設備。 ˙主要進口國家:中國大陸、美國、比利時、英國、荷蘭。 ˙我對該國輸出 236.52百萬美元(2019年) 55.69百萬美元(2020年1-7月) ˙我自該國輸入 120.32百萬美元(2019年) 162.65百萬美元(2020年1-7月)。 註: 1.地理位置、語言、首都、面積、宗教、幣制、政治制度、國會、主要進出口國家及主要輸出入項目等資料取自外交部,國家相關資訊。 2.人口資料取自取自CIA 3.匯率資料取自取自EIU。 4.我國對奈及利亞輸出入貿易額取自國貿局。
非洲奈及利亞綜合評論奈及利亞國情摘要
:::

奈及利亞國情摘要

編輯: 楊基源

2014/11/19列印

一、政治現況
奈及利亞政體屬總統制,總統經由直接民選,任期4年,總統為國家元首兼三軍統帥,並掌握行政權。國會為兩院制,參議院共有109席,由全國36州各選出3名及首都選出1名參議員,任期4年;眾議院共有360席,按照各州人數的多寡選出一定比例的眾議員,任期4年。
2011年4月奈及利亞舉行總統與國會大選,總統選舉方面,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簡稱PDP)鳩納騰(Goodluck Jonathan)以得票率59%對32%擊敗議會改革進步黨(Congress for Progressive Change,簡稱CPC)布哈利(Muhammadu Buhari),當選總統,任期至2015年。在國會選舉方面,人民民主黨在參眾兩院的得票率均減少20%,僅勉強維持過半席次,政治影響力下滑。
奈及利亞北方多信奉回教,南方為基督教,南北兩方常因宗教種族問題發生衝突,為求政治上公平以避免衝突,南北雙方達成默契總統應由南北兩方輪流執政兩屆,但前任總統雅阿杜瓦(屬北方)在其第一任期內去世後,依往例應由北方人再出任一屆總統,但2011年總統大選結果卻由南方的鳩納騰繼任,違反雙方默契,引發北方反對派的不滿,目前鳩納騰總統將於2015年2月繼續尋求參選連任,一旦參選可能再度引發南北對立。
奈及利亞政黨林立,目前正式登記的政黨約有30個,人民民主黨自1999年開始執政,一黨獨大。2013年人民民主黨內部發生嚴重分裂,部分州長及參、眾議員不服總統鳩納騰之領導出走,另外成立新人民民主黨(New PDP),使得人民民主黨在議會喪失多數的席次。另外4個主要在野黨亦成功整合成立新的在野黨全民進步黨(All Progressives Congress,簡稱APC),將與人民民主黨角力較勁,爭取2015年大選執政權。
奈及利亞將於2015年2月舉行下屆總統選舉,預期將面臨與選舉有關的緊張局勢,造成政治風險升高。人民民主黨由於內部發生分裂,將遇到執政以來最大的挑戰。EIU認為,人民民主黨握有執政的優勢,掌控石油收入與競選機器,有可能贏得勝利,滿足大多數奈及利亞人民的期望,然而考量選民普遍不滿,社會情勢不穩定與國家經濟的低度開發,朝野雙方得票率可能相當接近。
奈及利亞境內的穆斯林極端分子持續製造流血叛亂,影響國內政治與社會穩定。2014年4月15日奈國東北部Chibok地區有276名女學生遭伊斯蘭極端組織Boko Haram綁架,並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美國、英國、法國及以色列等國均派遣特種部隊與反恐專家來奈協助拯救遭綁之人質。儘管奈國政府宣佈Boko Haram組織危害最烈之東北三州Bomo、Yobe及Adamawa進入緊急狀態,加派軍隊清剿恐怖分子,仍無法遏止叛亂,Boko Haram組織於5、6月間在首都Abuja與Jos地區持續進行恐怖攻擊及殺戮,造成至少300人以上傷亡。由於奈及利亞恐怖組織攻擊、宗教種族仇殺及綁架搶劫等事件頻傳,我國外交部維持該國「橙色」旅遊警示燈號,建議國人倘非必要避免前往。
在政策趨勢方面,奈及利亞將於2015年2月舉行大選,帶來政治不穩定,伊斯蘭極端組織動亂與暴力事件頻傳,影響社會安全與穩定,東北三州成千上萬難民流離失所,致鳩納騰政府的民意支持度下滑。未來鳩納騰總統依然面臨諸多挑戰,包括積習已久的官僚與貪瀆文化,影響政府政策推動,而未來執政黨在國會可能不再占有多數席次,透過國會推動立法將造成困難,例如為了增加透明度、提高經營效率與增加政府收入而推動的石油工業條例(Petroleum Industry Bill,簡稱PIB),迄今仍在國會懸而未決,將影響外人投資。另外,部分強勢州政府仍繼續阻礙國家政策之宣導與執行,而國內龐大的工會組織亦強力抵制亟待市場化的改革政策,均是造成奈及利亞政治不穩定的重要因素。
二、經濟現況
奈及利亞境內礦產資源豐富,富藏石油、天然氣、煤、鐵、錫、鉛、鋅等,其中石油與天然氣為奈國最重要的礦產,石油蘊藏量有372億桶,大部分位於南部沿海與尼日河三角洲,奈國在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排名第7大石油生產國,天然氣蘊藏量有5.1兆立方英尺。奈及利亞位於西非,擁有肥沃的土地,主要農產品包括木薯、小米、高粱和玉米。2013年產業結構上,農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21%、工業占26%、服務業占53%。
奈及利亞為非洲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南非,為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2013年GDP規模為5,150億美元,但人均所得僅2,951美元,南部石油產地尼日三角洲,因經濟利益分配不均,動亂多年,南北貧富不均日益嚴重,被世界銀行列入全球低所得國家。奈及利亞能源工業一向由政府壟斷,經營績效不彰,貪瀆索賄情況嚴重;加以國內宗教種族之紛亂與衝突不斷,社會動盪,基礎建設不足,治安問題惡化,亦被外人投資視為高風險的地區。
(一)總體經濟
奈及利亞為非洲最大產油國,對能源的依賴頗深,石油收入占GDP比重近14%,占出口收入卻高達98%,因此國際能源價格的高低攸關奈及利亞經濟的榮枯。
近年全球受到金融海嘯波及與歐債危機影響,經濟成長緩慢,奈及利亞經濟卻能維持穩定成長,2011至2013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4.9%、4.3%及5.4%。展望未來,雖然國際油價下跌,Global Insight預期奈及利亞石油產量仍將溫和成長,維持每日200萬桶以上,而非石油產業將是驅動經濟成長的主力,主要包括服務業、製造業、農業等。EIU則認為2015年選舉期間,政治動亂將削弱消費者信心,政府政策與投資受到阻礙,隨後民間消費將逐漸恢復,但因經營環境不利,投資仍有不足,進口因國內需求帶動略有成長,但出口則呈衰退現象。EIU預估,2014及2015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6.2%及5.8%。
(二)通貨膨脹
奈及利亞通膨率一向偏高,2011-2012年因國際原物料價格升高、政治動盪及政府採行寬鬆財政政策,通膨壓力加深,CPI年增率分別為10.8%及12.2%,均超過奈及利亞央行(CBN)通膨目標上限10%;2013年底由於政府對油電補貼,CPI年增率下滑至8.5%。2014年因國際油價大幅下跌,非石油商品價格僅溫和成長,抑制進口通膨,2015年將因為舉辦選舉,政府支出增加,同時消費者需求成長,恐助長通膨壓力,EIU預測2014及2015年CPI年增率分別為8.3%及10.1%,通膨依然嚴重。
(三)財政情況
奈及利亞政府2011至2013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分別為1.6%、1.3%及1.4%,政府債務負擔尚屬輕微。展望未來,國際油價下跌、石油收入減少,將導致財政收支惡化,EIU預測2014及2015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分別升為2.0%及2.1%,惟奈及利亞政府債務負擔仍然輕微,2013年公共負債占GDP的比率僅12%,相當低。
(四)就業情況
奈及利亞人口為非洲第一、全球第七,人力供給豐沛,但工作機會少,因此高失業率始終為政治及社會上的難題,亦為經濟發展的隱憂,依據Global Insight資料顯示,2012及2013年失業率分別高達21.0%及19.6%,短期間失業情況難獲改善,如何降低失業率為奈及利亞政府未來施政重點。
(四)對外貿易
奈及利亞擁有豐富的石油收入,貿易帳及經常帳維持順差,2011至2013年經常帳盈餘占GDP比率分別為3.0%、4.4%及4.2%;展望未來,受到全球油價下跌影響,石油出口收入減少,國內基礎建設及消費品進口需求增加,進口成長大於出口,造成貿易順差縮減,同時勞務與所得帳逆差依舊,使得經常帳盈餘隨之減少,EIU預測2014及2015年經常帳盈餘占GDP的比率下降至3.1%及1.7%。
(五)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奈及利亞2013年外債餘額186億美元,較2012年增加45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重為3.6%,占出口比率為15.3%,債負比率為0.6%,短期外債占總外債比重為44.12%,短債占外匯存底之比重為10.22%;外匯存底為698.31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可維持在9.65個月。綜合而言,奈及利亞整體外部流動能力佳。
(六)匯率
近幾年,由於奈及利亞國內通膨嚴重,奈及利亞幣奈拉(Naira)呈現貶值趨勢,奈及利亞央行加強外匯管制以穩定幣值,避免因貨幣貶值造成輸入性通膨,以及加重國內企業及金融機構之外幣計值債務負擔,2011至2013年底奈拉兌美元匯率分別為158.3、157.3及157.3。EIU預測,2014年底奈拉兌美元匯率仍為157.3,2015年底因受到通膨大增影響,奈拉兌美元匯率將貶至174.5。
(七)評等
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S&P)、穆迪(Moody’s)及惠譽(Fitch)分別給與奈及利亞主權信用評等BB-、Ba3及BB-。標準普爾認為奈及利亞人均所得偏低與基礎建設不足,2015年總統大選將帶來政治動盪,測試該國政府之財政應變能力,而東北部伊斯蘭極端組織將持續製造動亂。奈國經濟將持續成長,主要來自非石油行業與服務業,外債與財政赤字低,預期石油出口將提供政府主要收入來源。
世界經濟論壇公佈最新「2014-2015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奈及利亞的競爭力在全球144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127位,與前次評比退步7名。奈及利亞貪汙問題嚴重,各級政府官員貪汙普遍,常為人所詬病,根據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2013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3)」報告,奈及利亞在177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排名第144,與喀麥隆、中非共和國、伊朗、巴布亞紐幾內亞及烏克蘭等較落後國家列同一等級。
三、對外關係
奈及利亞為聯合國、非洲聯盟及大英國協之成員,亦是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創始會員國。1999年回歸民主政體後,奈及利亞奧巴山約總統(Olusegun Obsanjo)即積極參與非洲國家事務,並至美國訪問,戮力提升奈國之國際地位。奈及利亞鳩納騰總統更加強與中國大陸的經貿往來關係。1960年奈及利亞加入大英國協(Commonwealth),成為英國在非洲的第2大出口市場,英國為奈及利亞最大投資國之一,投資金額超過10億英鎊。2014至2015年擔任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
與鄰國關係方面,奈及利亞為西部鄰國貝南的主要貿易夥伴,雙方經貿往來關係良好。與東南部鄰國喀麥隆關係則蒙上陰影,兩國均聲稱擁有巴卡西(Bakassi)半島的主權,主要是為了海上石油的開發與漁業常起爭端。與東北鄰國查德邊界短,僅隔查德湖相望,由於常有伊斯蘭Boko Haram組織越境尋求庇護,2014年5月查德政府已同意加強邊界巡邏。北方鄰國尼日為奈及利亞最大鄰國與合作夥伴,雙方邊界長達1,500公里,尼日為內陸國,在西非有重要的影響力,以奈及利亞港口為轉運港,奈及利亞提供尼日電力供應,以興建邊界橋樑與高速公路,最近兩國同意加強邊界巡邏,打擊伊斯蘭Boko Haram組織。
奈及利亞之主要出口國有印度(12.8%)、美國(11.1%)、巴西(10.0%)及西班牙(7.1%);主要進口國有中國大陸(20.8%)、美國(11.2%)、印度(4.5%)及法國(3.4%)。我國與奈及利亞雙邊貿易方面,奈及利亞係我國在非洲地區重要的原油供應國,2013年我對奈及利亞貿易逆差達4.51億美元,主要進口項目為原油(99.77%),主要出口項目為鋼鐵(23.97%)、機械(21.33%)、塑膠及其製品(12.85%)等。

中國輸出入銀行版權所有 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視窗建議寬度1920*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