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善列印
日期:2013/7/4
一、政治現況
烏克蘭政體屬總統制,總統由人民直選產生,任期5年;國會為單一國會,共有議員450席,其中225席由單一選區直接選出,另225席依政黨得票比例產生,惟需跨過得票率3%的門檻,任期4年。
烏克蘭之政黨眾多,在國會較難有過半席次之單一執政黨,自2004年橘色革命以後,政治局勢形成寡頭政治(Oligarchs),主要勢力包括季莫辛科(Yulia Tymoshenko)領導的「季莫辛科集團」(BYT)、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領導的「我們的烏克蘭人民自衛集團」(NUNS)、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領導的「區域黨」(PoR)。在歷經2010年總統選舉及2012年國會改選後,各黨派政治影響力互有消長,目前主要政黨包括區域黨、季莫辛科集團、烏克蘭民主改革聯盟(UDAR)、自由黨(Svoboda)、烏克蘭共產黨(KPU)。

二、經濟現況
烏克蘭天然資源豐富,蘊藏鐵、煤、錳、石灰、鈦及鋅等礦產,另木材及水力資源亦豐沛,主要工業有鋼鐵、化學、機械及木材加工等。2012年產業結構中,農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為10.2%、工業占31.6%、服務業占58.2%。
烏克蘭經濟規模不大,2012年GDP為1,763億美元,人均所得3,880美元;經濟結構過度仰賴單一產業,鋼鐵業為其主要經濟命脈,鋼鐵出口占總出口收入將近百分之四十,烏克蘭的經濟發展極易受到國際鋼鐵價格波動的衝擊。
烏克蘭過去幾年仰賴外來資金推升經濟成長,外債負擔日趨沉重,企業亦因過度擴張信用從事高風險的業務,違約風險升高,加上貪污問題嚴重,影響外資對烏克蘭的投資意願。依Global Insight數據顯示,2012年外人直接投資淨額為66億美元,占烏克蘭GDP比重約3.8%,為近年低點,尚未回復至全球金融風暴前的投資水準。
(一)總體經濟
烏克蘭經濟對俄羅斯依賴甚深,近幾年隨著俄羅斯金融動盪情況止穩及國際經濟景氣止跌後緩步回升,2010及2011年經濟分別成長4.1%及5.2%;2012年由於國內政策不確定性升高,高利率壓抑私人投資,加上疲弱的全球經濟導致外部需求減少,經濟成長下滑至0.2%。展望未來,國內政局時有紛擾,外匯存底不足危機仍在,且俄羅斯經濟趨緩與歐洲經濟衰退壓抑主要商品鋼鐵與化學產品的出口,2013年第一季工業生產衰退達5%,經濟成長改善幅度有限,EIU預測2013及2014年實質GDP成長率分別為1.1%及3.3%。
(二)通貨膨脹
烏克蘭通膨一向嚴重,2010及2011年CPI年增率分別為9.4%及8%,2012年由於政府採行緊縮貨幣政策與補貼能源價格、烏克蘭幣穩定以及食品價格滑落,物價水準大幅下跌,CPI年增率僅0.6%,為近年低點;展望未來,由於能源價格補貼政策屢遭質疑,烏克蘭幣面臨貶值壓力,物價恐再走揚,EIU預測2013及2014年CPI年增率將回升至2.5%及7.5%。
(三)財政情況
烏克蘭在2010年獲IMF金援後,為符合融資條件,推動撙節政策,減少財政支出,財政狀況略有改善,2010至2012年財政赤字占GDP的比率分別為6%、4.1%及5%。展望未來,若政府無法減少對退休基金赤字及天然氣價格的補貼,財政狀況改善幅度恐將有限,EIU預測2013及2014年財政赤字占GDP的比率分別為4.6%及4%。烏克蘭政府債務負擔日趨嚴重,政府負債占GDP的比率由2008年之20%增加至2012年的36.6%,且短期流動性出現不足的現象,恐需再度仰賴IMF的融資協助。
(四)就業情況
全球金融風暴後,烏克蘭就業市場與中東歐其他國家的處境相近,失業情況惡化,2010至2012年失業率分別為8.1%、7.9%及7.4%,由於主要貿易往來國家經濟前景不佳,歐元區經濟持續衰退,俄羅斯經濟走疲,影響烏克蘭就業市場,高失業問題短期內恐難改善,EIU預測2013及2014年失業率分別為7.6%及8.3%。
(五)對外貿易及國際收支
烏克蘭近幾年貿易及國際收支惡化,由於全球經濟疲弱與國際鋼鐵價格下滑,加上進口能源成本上升,導致進口成長幅度大於出口,貿易赤字增加,經常帳逆差因此逐年上升,2010至2012年經常帳逆差占GDP的比率分別為2.2%、6.3%及8.4%;展望未來,烏克蘭主要出口國之經濟依然疲弱,匯率貶值導致進口成本增加,貿易逆差改善幅度有限,EIU預估2013及2014年經常帳逆差占GDP的比率分別為6.6%及6.2%,經常帳逆差比率仍屬偏高。
(六)外債情況及外匯存底
烏克蘭2012年外債較2011年增加68億美元至1,335億美元,外債占GDP的比率為75.7%,占出口比率為137.8%,債負比率為25.9%,短期外債占總外債之比率為24.7%,短期外債占外匯存底之比率為136%,外匯存底為226.5億美元,外匯存底支付進口能力為2.9個月。綜合而言,整體外部流動能力仍嫌不足。
(七)匯率
近幾年烏克蘭貨幣荷林夫納(Hryvnya)匯率尚屬穩定,2010至2012年底兌美元匯率分別為7.962、7.99及7.993;烏克蘭央行(NBU)雖持續干預匯市以穩定烏克蘭幣值,但由於烏克蘭經常帳逆差無法有效改善,加上資金外移,致出現外匯短缺,烏克蘭幣貶值壓力續增,EIU預估2013年底烏克蘭幣兌美元匯率為8.695,2013年底為8.675。
(八)IMF融資計畫
近幾年,烏克蘭面臨外匯短缺的困境,2010年總統大選後,亞努科維奇政府與IMF重啟融資協商,7月獲IMF同意提供151.5億美元的融資計畫,期限至2012年底,有利紓解烏克蘭短期流動性壓力,並穩定烏克蘭幣匯率及增加外國投資者對烏克蘭的信心。IMF所提供的融資協助往往附帶條件,要求借款國財政與經濟改革,由於烏克蘭遲遲未能達成既定的要求,故該計劃於2011年底被凍結。
2012年11月烏克蘭政府再度向IMF提出紓困要求,希望獲得150億美元的融資協助。IMF代表團分別於2013年1月及4月赴基輔進行談判,但均未獲得共識。IMF要求烏克蘭應削減財政赤字與經常帳逆差,加快能源與銀行部門的改革,以確保經濟持續成長及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但烏克蘭政府為兌現國會選舉承諾,維持能源補貼政策,故未能達成IMF所提逐步削減能源補貼的貸款條件,雙方代表仍持續進行談判。彭博社(Bloomberg)評估,如果烏克蘭無法獲得IMF融資協助,違約風險將升高。
(九)評等
考量烏克蘭政治時有紛擾、財政及外部流動性仍有不足、經濟下行風險升高,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於2012年12月5日調降烏克蘭的國家債信評等,由B2降至B3,評等展望為負向(Negative),顯示未來仍有降等的可能;標準普爾(S&P)亦於2012年12月7日調降烏克蘭的國家債信評等,由B+降至B,評等展望為負向;惠譽(Fitch)目前仍維持對烏克蘭國家債信評等為B,評等展望為穩定(Stable)。
世界經濟論壇公佈最新「2012-2013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烏克蘭的競爭力排名在全球144個參評經濟體中排名第73位,較前一年排名進步9名。
三、對外關係
親俄的亞努科維奇當選總統後,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逐漸改善,2010年4月與俄羅斯達成軍事協議,展延俄海軍在烏克蘭黑海Crimea港的使用期限25年,2011年10月參與俄羅斯領導的自由貿易區協定(Free Trade Zone Agreement),其他參與的成員包括白俄羅斯、哈薩克、亞美尼亞(Armenia)、摩爾多瓦、吉爾吉斯、塔吉克等國。
烏克蘭與西歐關係略受亞努科維奇總統親俄政策的影響,2010年6月國會決議暫緩進行加入北約(NATO)之計畫,未來加入歐盟的機會更低,但亞努科維奇總統亦了解烏克蘭仍需美歐資金協助與貿易往來,因此與歐盟將持續保持友好關係。
2011年烏克蘭之主要出口項目依序為非貴重金屬(32.3%)、食品及農產品(18.7%)、機械設備(17.4%)、天然氣及原油(15%)等,主要進口項目為天然氣及原油(36.4%)、機器設備(24.3%)、化學產品(9.7%)、食品及農產品(7.7%)等。2012年烏克蘭主要出口國依序為俄羅斯(24.1%)、土耳其(6.1%)、中國大陸(4.2%)、義大利(4%)、印度(3.5%),主要進口國為俄羅斯(19.6%)、中國大陸(10.3%)、德國(9.7%)、白俄羅斯(7.8%)、波蘭(7.2%),俄羅斯為烏克蘭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國與烏克蘭雙邊貿易方面,2012年我國對烏克蘭貿易逆差11.6百萬美元,主要進口鋼鐵,主要出口機械設備。



編輯:
林定遠  
參考網址: